飛燕外傳

華燈初上,繁華的長安城更加熱鬧了,城西一帶,更是人頭湧湧,走江湖的賣藥郎中,打拳賣藝的江湖好漢,唱戲唱曲藝的姑娘,賣糖葫蘆的老頭,專賣各種假古董的奸商,鬥蟋蟀的睹檔,賣淫的土妓館,唱戲的小戲院,你喊我唱,人聲鼎沸,一派興旺景象……

御林軍將軍韓森,穿著一身府綢的便服,嘴上叨看一根牙簽,悠游自在地散步著。

韓森是將軍,手下有八十萬禁軍,駐守在朝廷,作為宮廷御林軍的統帥,韓森負文保護漢成帝的安全,地位十分重要。

整個長安的人都認識韓森,他來這裹,吃東西不要錢,買東西不要錢,誰不爭著討好他?特別是城西一帶的妓館,簡直把韓森當財神,他出手闊綽,對妓女特別揮霍……

別忘了,身為御林軍將軍,他的一身武功自然出神入化,曾經一人力鬥惡虎山七俠客,以一把青鋒劍作武器,在十個回合之內,便斬下七俠首級。

一句話,韓森是個大人物,走起路來,真是八面威風,但是,他停步了。

在他面前,站著一位少女。

少女站在一家妓館的門口,很明顯的,她也是一位妓女。

妓女都是塗脂抹粉,打扮得非常妖艷。這個少女當然也不例外,hhhbook.com但是,在眾多的妓女中,獨有這個少女,深深吸引著韓森。

這個少女名叫趙飛燕,她不是妓女,而是一個小官吏的女兒。不過,她假扮妓女,卻另有目的,她的目的便是當今的皇上漢成帝。

要接近成帝,首先要掌握他的行蹤,身為御林軍將軍的韓森是最佳對象。

趙飛燕已經在城西等侯了好多天,今晚,終於見到了韓森。

趙飛燕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美人,你看她,隨隨便便當街一站,渾身上下便散發著無比的誘惑力,使得韓森立刻被吸引了。

韓森走到趙飛燕面前,趙飛燕做微一笑,媚眼之中射出兩道勾魂的目光,和韓森那兩道貪婪的目光交織在一起……

韓森生平不知嫖過女少妓女,但是今天見到趙飛燕,卻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

這個妓女不僅是漂亮,而且有著很淫蕩的氣息,使他產生了強烈的性慾、很想跟她到床上去狂歡。

「將軍大人……」

趙飛燕親熱地叫了一聲。

韓森不由洋洋得意:「這妓女都認識我!」

他決定今晚嫖完她之後,加果滿意,就把她納為小妾,日後慢慢享受。

「走吧﹗」韓森親熱地摟著她。

趙飛燕這女子,天生一身絕代妖嬈的功夫,她把高聳的胸脯,輕輕地在韓森肩上一擦,人就像小鳥似地依偎在他懷中,頭髮散發出陣陣香氣,一直鑽入韓森的鼻孔中,韓森不由一陣心動……

兩人走入妓館。妓館老駂自然認得韓森,見他帶了一個不是本館的妓女進來,心中很不高興,但又不敢得罪這個成帝手下大紅人。

「將軍大人!」老駂笑險相迎。

「我要一間上房。」

「是,是,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聽老駂這麼一說,韓森便更加相信趙飛燕就是這家妓館的妓女。

妓館的房間,每一間都佈置得非常精緻,而且其中更有幾間佈置得美侖美奐,專門要來招待王孫公子,韓森這一間便是如此。

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去欣賞房中的佈置了,那怕是一間柴房,只要有趙飛燕躺在裹面,便覺得充滿享受,無比舒服。

趙飛燕早有準備,一進房,便迫不及待地脫下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

韓森睜大眼睛,望著這具美妙的胴體,心中的慾火燃燒得更旺了……

趙飛燕兩條雪白的大腿疊在一起,形成一個極具挑逗性的姿勢……

她的秀髮披垂素肩,娉婷婀娜,有如柳楊醉舞春風,玉貌花容,艷色照人,眉淡拂青山,杏目凝聚秋水,朱唇綴一顆櫻桃,皓齒排兩行碎王,玲瓏嘴角,噙著歡笑,一雙明眸,卻是水光流轉……

她已經一絲不掛,赤裸袒呈,酥胸如脂,玉峰高聳,那峰尖上的兩顆紫色的葡萄,那圓圓的小腹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迴腸蕩氣的茸茸芳草,蓋著迷人魂靈的神妙之境……

韓森已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湧般衝擊著小腹,他已控制不住了。

「小美人!」

他爬上來,急迫地抱著她,如雨點般地吻其嬌容,兩唇相合,熱烈的吻……

趙飛燕一步一步,實行著她的計划,首先就要怔服這個韓將軍,然後再利用他的關系,進入官中,接近成帝,用自己的姿色再征服成帝。

她熱情加火,騷浪現形,完全像一個淫蕩下流的老練妓女……

韓森彷彿進入另一次決鬥,他的青鋒劍再次出鞘,堅硬無比……

二人如猛虎搏鬥,戰得天翻地覆……

趙飛燕發現自己一顆心亂跳,在男人的攻擊下,她的體內也產生了反應……

她的王乳被一雙粗大的手搓揉著,搗得魂飛魄散,又酥、又麻……

臉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心房急跳,不停地顫抖,酸軟無力的呻吟……

韓森漸覺她情動,他很喜歡挑動妓女,滿足自己的怔服感,於是,他一點一點慢慢往裹送……

趙飛燕此時春上眉梢,慾焰高昇,淫液狂流,顧不得征服大計了……

她嬌羞扭動,似迎似拒,婉轉嬌喘……

韓森緊緊摟抱著她,甜言蜜語,恩愛依依,仔細研磨,作進一步挑逗……

趙飛燕遍體酥麻,奇痒鑽心,如蟻咬蟲叮,心火如焚,實在按捺不住……

她輕搖慢晃,雙腿環繞其腰,不停地挺,又夾又轉,承迎轉合,盡其所能……

韓森在嬌媚浪態之下,拿出渾身本領,以其巨大堅硬的青鋒劍,挺、撞、插,時而疾風掃落葉,時而在洞口輾磨……

趙飛燕被韓森的攻擊征服了……

迅速快捷,凌厲無比,猛力抽插,玩得她酥麻奇痒,暢快瘋狂,骨酥精疲,神魂飄蕩,淫浪不絕,盡濕床褥,逗發了天賦女人的騷楣……

「好哥哥……你……太壯了……」

她手撫摸他的面,注視著他,一對修眉舒展得像柳葉,一張大小適度的嘴,展露出一絲蜜樣的徵笑,兩鬢和額角,留著一些汗珠……

他壯實健美的身體壓著她,那男性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隨著他均勻的呼吸,一起一伏……

她情不自禁,抱著韓森的頭一陣狂吻,一股男性氣息誘怒,使之心中一陣神蕩……

韓森更加抖嫩悄神,提起寶劍,狠抽猛插,才攻數下,她已經欲仙欲死……

「好哥哥……親哥哥……不能再插了……我沒命了……哎唷……親丈夫……」

趙飛燕的浪叫,更激越韓森的瘋狂,他又兇猛地插了數次……

「親爹……饒命……我……被你……玩死了……舒服啊……哎唷……我……全身散了……」

一陣陣的淫叫,激起韓森像野馬一樣,在草原上盡力馳騁,他緊摟著她癱瘓似的嬌軀,也不管她的死活,用足氣力,一下下很衝進去,急風舷雨,劍頭像雨點般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點……

趙飛燕死去活來,不住的寒噤,顫抖著,櫻口張開,直喘氣,連「哎唷」都叫不出來……

韓森感覺她的小洞緊急的收縮,內熱加火,一陣燙滾,知她洩了……

「我……又丟了……冤家呀……你……饒命……情哥哥……心肝哥哥……小婊子不行了……」

韓森也控制不住了!

「小婊子……妳夾得……好緊……臭婊子……我要……射出來了……」

「親爹……快射……射死我……燙……啊……舒服……臭婊子舒服死了……」

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地洩了,躺著喘息,誰也不願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

「我嫖了那麼多婊子,從來沒像這一次那麼舒服,妳真是天生的蕩娃!」

趙飛燕靜靜躺著,低低地喘息著,臉上不由泛起一陣羞紅……

「我怎麼動了真情?我的目標在漢成帝啊!」趙飛燕文備自己。

當性愛的瘋狂漸漸平靜,當仙人洞內恢復安寧,她又清醒了。

這時,她才真正開始她的行動步驟:必須再引誘韓森再次性交!

她滾下床來,跪在韓森面前,把頭埋在他的大腿之中,伸出了舌頭……

「心肝,妳這寶貝使我又愛又怕。」

她專心致志地含看,吸吮著……

「啊……啊……小娘子……妳……」韓森的寶劍又慢慢出鞘了……

趙飛燕像個清潔工人,仔細舔著寶劍,舔去上面之液體,舔著劍尖……

「啊……臭婊子……我饒不了妳!」

他口中喊著,心中卻慼謝趙飛燕,她使他的寶劍又堅硬地舉起來了。

趙飛燕又爬上床去,把兩條大腿架在韓森的肩上,淫蕩地分開。

「情哥哥……快來……好丈夫……小婊子又空虛了……好哥哥……給我止癢吧!」

韓森低吼一聲,又把寶劍插入洞中!

趙飛燕這時頭惱完全冷靜,她使出渾身魅力,收縮著肌肉……

「小婊子……妳夾得好緊……磨擦得……好舒服……」韓森情不自禁叫喊著……

趙飛嚥一收一放,目的在使韓森的寶劍更加更,越硬越跪弱!

韓森的第二次攻擊持續了二百下,整把寶劍又燙又大,已經到了白熱化……

「嗨!」一聲!

趙飛燕的十指長甲內,早就藏看一種毒藥,她猛地用指甲括入韓森的陽具中,毒藥滲入肌肉,產生了一種奇癢的效果!

「啊!」韓森慘呻!

他有全身功夫,但這個部位卻是不設防的。癢起來比疼痛更要命。

「我有靈藥!」趙飛燕安慰著他:「只要你聽從我的安排,我包你平安無事,而且日後榮華宮貴。」

於是,趙飛燕便提出了自己的條件,韓森一聽,不由目瞪口呆,這女孩實在太大膽了。

究竟趙飛燕提出的是甚麼樣的條件呢?究竟韓森有沒有答應呢?趙飛燕會不會把解藥給韓森呢?

欲知後事加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趙飛燕和韓森在顛倒雲月之際,趙飛燕的指甲突然猛插……

她的指甲縫內塞著毒藥,這種毒藥並不會致人於死地,但是滲入於皮膚內,卻會產生奇癢!

癢,有時侯比疼痛更難受。

尤其是在那種部位癢。

韓森兩手掩著下體,癢得連連慘叫……

趙飛燕傚微一笑,站了起來。

「我有解藥。」

「快!快給我!」

「不過……」趙飛燕慢條斯理道﹕「我有條件……」

「我答應,快,快給我……」

「真的答應?」趙飛燕微笑。

「真的!真的!」韓森再也顧不得御林將軍的身份了,連聲哀求著。

「好。」趙飛燕笑著說:「我要妳把我帶進宮去,推薦給皇上……」

「甚麼?」韓森忍著可怕的奇癢,吃驚地問道:

「難道妳想行刺?」

「傻瓜!」

趙飛燕戳著韓森的額頭笑著說:「行刺皇上對我有甚麼好處?」

「那妳見皇上幹甚麼?」

「我想當皇后。」

「妳做夢!」

韓森雖然刺癢難熬,卻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為甚麼?」

「姑奶奶,求求妳,快給我解藥!」

「好!」趙飛燕說著,便站了起來,跨了過去,像騎馬一樣騎在他身上。

反正兩個人都是赤身露體,方便得很,趙飛燕一套,便套了進去。

說來奇怪,趙飛燕這麼一套,韓森陽具上的那股奇癢便潮漸消失了。

「妳的解藥呢?」

「我的解藥就在我的體內。」趙飛燕解釋著:

「我體內的分泌物,天然就是一種解藥。」

韓森身上的痕癢消除,心中暗想:「地媽的,我得殺了這女子!」

不料趙飛燕卻鎮定自如地告訴他:「不要以為得了解藥,你就可以反悔,或者想殺我。告訴你,這種解藥只能解一時之癢,不能斷根。」

「甚麼意思?」

「也就是說,毒藥每半年發作一次,你必須每半年來找我,我們雲雨一番,你也就得到解藥了。否則的話,你就會癢得難受,甚至發瘋而自殺。我的解藥不是丹藥,你殺了我,也拿不到解藥。我的分泌才是你唯一的救星,我要是死了,沒有分泌物,你也要奇癢而死,加果不死,你只有自己用刀割下陽具……」

韓森一聽,不由毛骨悚然:「妳到底是甚麼人?怎麼想出這種可怕的手段?」

「我只不過是想當皇后而已。」

「妳做夢。」

「為甚麼?」

「皇上後宮三千粉黛,比妳漂亮的美女大有人在,妳想當上皇后?難!」

「我自有妙計。」趙飛燕很有把握:「再說,我如果當上皇后,一定不會虧待你,我會有辦法,將你提升為兵馬大元帥。」

這句話果然打動了韓森的心。

「好,我們一言為定。」

趙飛燕果然達到了征服韓森的目的,她興奮得一上一下套動起來……

韓森再次嘗到了瘋狂的快感……

夜,未央宮內,一片寧靜。

一盞紅燈在黑夜中閃出光芒。

太監擎著紅燈,引著路。在他的身後就是名震中外的漢成帝劉徹。

夜深人靜時分,又到了漢成帝尋找美人的時侯了。

說實話,漢成帝後宮三千佳麓,加上成千上萬名的宮女,個個如花似玉,漢成帝根本眼花繚亂。

除了皇后和三五個妃嬪之外,其他人他根本分不清楚。

所以,每天晚上,漢成帝都是由太監帶路。太監把他帶到哪個美人的房間去,他就在那裡過夜,所以,宮中的女人,都爭相用金錢來賄賂太監,希望他把皇帝帶到自己的房間來。

今晚,這個太監卻是早已得到韓森的賄賂,所以故意把漢成帝帶到一座精緻的小紅樓。

趙飛燕就住在這小紅樓中。她混入後宮,冒充妃子,完全是韓森一手包辦的,幸好宮中人太雜,真正管理女人的,只有少數幾個老太監而已。

韓森身為御林軍統領,自然和他們都有交情。更主要的是,趙飛燕是個女人,後宮中多個女人,自然沒有威脅,同時也可以說是司空見慣了。

此刻,小太監把漢成帝引到紅褸之上,趙飛燕早有準備,濃裝艷抹,身上特別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紗衣,隱隱約約的透出一身白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