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行浴愛

文如伸手將蓮蓬頭關了起來, 沒了水聲, 此刻浴室寂靜得連根針掉到地上都聽得見, 使原本兩人的靜默更加尷尬. 只見女兒眼帶殺氣的瞪著他, 還皺起了眉頭.

偉田心裡正想著完蛋了, 大概被發現了吧. 正要啟口解釋之際, 下體忽然傳來一劑刺癢. 低頭一看, 女兒竟然用手套弄著他的龜頭, 肥皂泡沫讓文如的手掌滑潤, 一會兒將手心蓋在龜頭上繞圈子, 一會兒十指姑娘握住陰莖本體反覆地從根部拉搓到龜頭頸, 還用食指搓洗龜頭頸下的溝槽和馬眼筋. 偉田驚得嘴都合不攏, 身體顫抖著根本壓抑不住.

這個氣氛實在是太詭譎了, 整個浴室除了他不規律的呼吸聲, 剩下的就只有女兒雙手搓揉他的陰莖時肥皂泡沫引發的「嘰茲, 嘰茲」聲響. 女兒始終不敢與父親的眼神接觸, 地著頭默默的做著. 望著女兒的秀髮, 鎖骨, 又瞥向香肩與纖細的臂膀, 再到玲瓏的十指. 隆起的雙乳有著挺立的粉紅乳頭, 在自己的陰莖襯托之下顯得更加平坦.

「嘰茲, 嘰茲」的聲響持續了好一會兒, 連偉田都不敢肯定女兒到底是真心的在替他清洗, 還是有心的逗弄. 刺癢的快感已漸漸累積成強烈的痠麻, 每次的痠麻過後, 偉田都必須非常使勁地克制住肌肉的收縮, 避免啟動洩精的連鎖反應. 但這股想要突進的衝動只增不減. 照這樣下去, 他知道自己遲早要把持不住. 他不禁懷疑女兒是不是想藉此報復他. 就算如此, 他仍舊感覺到女兒態度上有所軟化. 也許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但他覺得女兒的動作變得比較細膩且溫柔, 不再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

偉田想起了前妻, 想起了從前巫山雲雨時的歡愉. 他感受到了, 女兒玲瓏的巧手一陣陣的擠壓著他的陰莖, 像是要把他的精液給擠出來似的. 他相信女兒原來是愛慕著他的, 他願意不顧一切的回報女兒的這份愛意, 赴湯蹈火, 在所不惜. 什麼世俗禮教, 倫理道德, 都無所謂了. 現在的衝擊才是一切, 這股兇猛的愛潮才是真實的. 閉起雙眼, 擡頭仰面, 他張大了嘴, 喉頭發出低沈的嗷吼, 準備把所有的愛, 一股腦全射給女兒.

突然, 女兒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第四章 破釜沈舟

就在偉田正要一洩而快的時候, 文如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張眼一看, 發現女兒睜睜的瞧著自己. 顯然剛剛那副無恥陶醉的模樣, 都被女兒看在眼裡.

文如也沒說什麼, 只是靜靜的把手抽離父親的陰莖, 幽幽的轉身跨出了浴缸. 偉田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女兒要突然收手. 原來女兒根本不是在取悅父親嗎? 女兒嫌惡了父親無恥的模樣了嗎?

只見文如一句話也不說, 只顧著在洗手台邊沖洗著剛剛替父親搓揉陽具的雙手. 只見女兒還是不願說話, 擦乾手就要往浴室門口走去. 從洗頭台的鏡中, 偉田瞧見了女兒眼神中的一絲的輕蔑.

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假象? 什麼愛與傾慕, 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產物? 偉田再也無法承受這種羞辱的感覺, 他現在不只是憤怒, 還帶著憎恨.

偉田跨出浴缸, 一個箭步上前, 扯住了文如的右手, 將她奮力的拽了個回身. 另一手掐上女兒的脖子, 將她往洗手台牆上的鏡子壓過去. 文如掙扎著想要掰開父親的手卻徒勞無功, 整個人被壓得坐上了洗手台. 她順勢擡起膝蓋頂向父親的鼠蹊部, 可惜距離不夠, 只輕輕的擦過偉田的陽具.

文如被壓得一屁股坐在洗手台上, 掙扎著卻無法起身. 他改試著推開父親, 無奈纖細的雙臂根本無法撼動父親一分一毫. 父親左手壓著文如的肩膀, 右手把她的左腿擡到了右肩上. 文如推不開父親, 急得用拳頭捶打, 慌亂中還有幾拳打在了偉田的臉上. 這一點點痛感反而激得偉田更加粗暴, 伸出右手勾住文如的後頸, 用力地把文如的頭往自己的胸口壓. 左手把文如的右腿也擡上了自己的左肩, 正好構成了鐵路便當的體位. 父親的下體脹滿, 龜頭與陰莖完全勃起而正好抵觸在文如的外陰唇上, 嫌惡感使文如伸手推向父親的腰際, 卻正好觸碰到龜頭, 又羞又怒的把手收了回胸前.

父親看出了文如的嫌惡, 頓時燃起了一股怒火, 左手握住整隻陰莖, 對準文如陰道的入口, 一個挺腰把整隻陰莖全部送了進去. 還因力道過重, 震得整個洗手台上的瓶瓶罐罐落得一地.

這一送簡直要了文如的命, 原本陰道已被父親玩弄得濕潤無比, 現在加上父親的陽具上有肥皂沫的潤滑, 龜頭輕易的就一口氣頂到了子宮口, 子宮內的空氣被擠壓得無處口去, 只好「噗」一聲, 混著淫水一起從陰道口噴濺出來, 噴上了父親的睪丸.

只聽文如「哎」的一聲輕嚎, 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痛苦. 內心充滿了羞恥感, 文如奮力的想挺直腰桿以便使陰莖滑出陰道, 卻幾次都被父親蠻橫的抓著後頸, 硬生生的壓了回來, 不但無法逃脫, 還因此被深深的插了好幾下.

「啪! 啪! 啪! 啪!」連續四下, 每下間格大約一秒. 每一下都是強力的抽出, 又強力的插入. 睪丸拍打陰戶發出清脆的拍響聲. 猛烈的力道把文如一次又一次的頂得騰空飛起, 再跌回洗手台中.

一股腰間痠軟的感覺使文如雙手反射性地往兩旁撐住. 父親不插還好, 一插入才體會到, 文如的體內別有洞天, 有著新天地般的妙美難言. 藉著陰莖傳來文如的體熱, 讓他更完整的體會到女兒的胴體. 快感擊碎了父親最後一絲理智, 只見他雙眼直視著兩人交合之處, 口中呼出沈重的氣息, 右手從後頸制伏文如奮力挺腰的抵抗 左手抱在文如後腰, 改成用整個身體壓住女兒, 兩人的身體正面完全的貼在一起.

這下子文如明白自己完全沒有希望逃脫了, 父親身體的重量根本不是她一個弱女子可以推動的. 自己修長纖細的雙腿從父親的身體前筆直的延伸到父親的腦後. 文如心想, 就這樣貼著, 你也就沒辦法大力抽插我了吧. 豈料父親不眷戀強力的抽插, 改成扭動自己的腰臀, 利用身體的重量以及陰莖上不規則的肉疣, 反覆刮弄著女兒的陰道壁. 陰道的皺褶毫不同情主人的遭遇, 極力的迎合外來的賓客, 與肉疣共舞, 如觸電般地顫抖著.

文如感到彷彿全世界的人都與她做對, 連自己的陰道也要背叛自己. 強烈的委屈讓她僵硬著身子, 不肯發入一絲一毫的聲音. 但父親一下又一下的肏弄, 讓每一下的羞恥都夾帶著快感. 自己都不禁懷疑, 是不是放縱一下也無所謂? 自己是不是愛上了父親? 否則每一下的羞恥又怎會那麼的銷魂?

偉田一下又一下扭刮著, 享受著女兒的陰道皺褶為他提供的私人服務, 起先洗澡時被中斷的快感這下子又被喚醒. 得逞獸慾的父親完全放棄倫理與羞恥.

「如如, 你的裡面好燙喔~!」

「如如, “把拔”在幹你剛剛尿尿的地方耶~!」

「如如, 你那裏怎麼那麼緊, 夾得把拔好爽喔. 當年在幹你”馬麻”的時候都沒你的這麼爽耶~!」

「如如, 被把拔幹很爽對不對.」

文如羞怒的轉過頭去, 索性閉上眼睛, 但淚水卻不爭氣的滾下了臉頰.

「如如, 把拔這可是在疼妳啊~!」

再次見到女兒的淚水, 偉田竟回復了些許人性, 放鬆了對女兒的壓制, 讓文如的雙腿從自己的肩膀滑了下來. 文如一得到喘息的機會, 立刻轉身想要從洗手台邊爬走. 怎知放下腿來才發現, 雙腿及腰部早已因為剛才被高舉壓迫而麻痺, 使不出力來, 一腳還來不及踩到地上, 就被父親輕輕一撥肩膀, 又成大字型地癱坐回了洗手台上.

對偉田來說, 這倒是兩人裸裎相見之後, 頭一次見到女兒如此毫不遮掩的身形, 就算女兒的胸部不是很大, 但俏皮挺立, 乳暈紛紅, 乳頭更是堅挺. 說不得, 雙手往前一抓, 還用拇指撥弄乳頭, 弄得女兒整個背都向後弓了起來.

即便如此, 偉田的陰莖也沒閒著, 持續的對女兒的性器官做動力輸出. 女兒哀怨地瞪著父親, 看著父親執著的模樣, 明白父親今天無論如何是不會放過她了.

「噗嘰, 噗嘰, 噗嘰, 噗嘰, 噗嘰, 噗嘰…」

偉田語文如雙雙無語. 一個專注於女兒的胴體, 緩緩地抽插著自己女兒性器, 一個則是無奈的看著父親抽插自己的性器. 整間浴室只有陰莖與陰道摩擦的聲音.

「噗嘰, 噗嘰, 噗嘰, 噗嘰, 噗嘰, 噗嘰…」

良久良久, 始終不見父親停止的跡象. 文如感覺腰肢早就不是自己的, 每次父親把陰莖緩緩地送入她的陰道時, 觸電般地顫抖都會使她的腹部起伏, 大腿根部不自主的晃動. 父親更是閉起了眼睛, 彷彿正細細的探索著女兒子宮的結構, 品味著陰道壁上的每一個起伏. 其後更是誇張, 只要每次將陰莖送入陰道, 偉田就會輕輕地發出讚美般的嘆息聲.

「吼(噗嘰), 吼(噗嘰), 吼(噗嘰), 吼(噗嘰), 吼(噗嘰), 吼(噗嘰)…」

其實每一下的抽送, 都將文如一步步推向失守的邊緣. 也許父親沒有察覺, 但每一下的抽插, 文如漸漸的也開始發出輕聲的嬌呼.

「是有那麼爽喔?」文如用質問的口吻, 想掩蓋自己的失態.

突如其來的問題, 打斷了偉田的陶醉, 更是一陣錯愕. 尷尬之餘, 回想起了從開始至此刻, 自己對女兒所做的總總非禮. 一切都太遲了, 自己的陰莖還插在女兒的陰部裡面呢! 懊悔之念正要興起, 文如的陰道正好一股收縮的力道, 箍緊了偉田的陰莖. 這一箍, 幾乎要把悔恨的念頭給撲滅.

偏偏一股洩精的衝動在這女兒的陰道這一箍之下, 直衝偉田的腦門. 還來不及懊悔, 眼前立刻面臨天人交戰的抉擇. 想著自己的陰莖享受了這麼久的快意抽插, 此刻正要達陣得分, 豈有半途而廢之理. 但眼下插著的, 可是自己的女兒啊, 這一洩, 可是要人神共憤的呀. 這種煎熬與壓力, 根本不是偉田這種失敗者的魯蛇性格有能力承受的. 果不其然, 被壓力擊垮的偉田, 有如失心瘋一般的自言自語, 竟然一個人演起了獨腳戲. 睜眼說瞎話的, 演得好像是女兒強姦他一般.

「喔, 如如, 不行啊, 你怎麼可以跟把拔做愛呢.」

「如如, 真的不行啦, 把拔要抽出來了啦.」

「如如, 你的小穴穴怎麼一直吸把拔的機八呢, 這樣不行啦, 把拔抽不出來啊.」

嘴上邊說著, 身體可也沒閒著, 一抽一插的, 表演得好像是女兒的陰部把他的陰莖吸得拔不出去一般. 這樣荒腔走板的行徑, 還真是把魯蛇的特質表現的淋漓盡致.

見父親這種無恥的行為, 想到自己竟被這種魯蛇幹到意亂情迷, 真是又羞又憤. 想打他又渾身無力, 父親的雙手還掐在自己的兩粒乳房上. 一搓一揉的, 令人不情願的舒爽著.

說時遲那時快, 父親突然一個大動作彎身, 文如感到整隻陰莖爆脹似的衝進自己的下體, 龜頭頸刮過陰道皺褶所留下的強烈的快感還來不及消除, 子宮口就感受到龜頭的頂撞, 電擊般的快感頂上了文如的腦子, 此刻她終於按耐不住的放聲淫叫. 緊接著父親把陰莖幾乎抽到了陰道外, 跟著馬上又是一下整隻衝回陰部. 文如自然也是一聲淫嚎. 一下接著一下, 文如便跟著一聲接著一聲.

文如心中納悶著, 為什麼父親突然變得如此激動亢奮, 原來偉田的陰莖被女兒的陰道一箍之後, 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交感神經的連鎖反應, 強忍許久的射精衝動, 一次全部傾洩了出來. 一發接著一發, 每每在陰莖插到最深處之時, 狠狠的射進了文如的子宮. 灼熱的精液使原本已春心蕩漾的女兒更加接近瘋狂. 起先還垂掛在洗手台邊緣的雙腳, 此時竟主動的勾向父親的後腰, 緊緊的把父親夾住.

隨著幾下僵直的抽插, 更顧不得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偉田一股腦地把所有的精液灌進了文如的陰部. 射完精後, 兩腿還顫抖著. 光是這樣還不滿足, 貪婪的張口往女兒的雙唇吸吻下去. 原本文如還努力著使勁緊縮陰道, 這一吻, 文如只能不受控制的全身鬆軟, 緊縮的陰道口終於放鬆了一點, 滿貫的精液噗茲茲的汨流了出來.

高潮過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清醒, 兩人四目相接, 半晌說不出話來, 因為都不敢相信剛才自己做了什麼. 偉田從女兒的陰道中拔出射精過後疲軟的陰莖, 猶如殭屍般蹣跚地走出了浴室, 留下一臉錯愕的女兒, 從陰道口流出的精液漫出了洗手台邊緣, 滴到了磁磚上, 發出了滴答的聲響.

~End~

後記.

隔天, 偉田一如往常的下了班在房裡上網, 正好尿急起來上個廁所. 想不到正當自己尿到一半之時, 女兒毫無預警地也走了進來. 站在洗手台邊盯著父親小解. 偉田不知所措, 卻也無法中斷, 只好硬著頭皮讓女兒看著他撒尿. 匆匆解完拉起褲頭, 轉身走到洗手台前打算洗手. 只見女兒兩手一撐, 坐上了洗手台. 雖然文如還是轉頭不與父親的眼神接觸, 但是兩手解下連身裙的肩帶, 任憑它滑落, 露出那對小兒堅挺的雙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