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行浴愛

第一章 春光乍洩

「康啷」一聲, 浴室傳出巨響, 偉田原本正在電腦前上網, 被嚇了一跳,趕緊衝向浴室.

「如如? 如如?」浴室的門依然鎖著, 裡面毫無回應. 文如是偉田的女兒, 今年剛滿17歲. 從文如14歲那年起, 偉田就與妻子離異, 前妻總是抱怨他太投入工作, 回到家又總是窩在自己的房裡, 最後終於忍受不住, 丟下父女倆自己跑了. 自怨自艾的偉田因此更加消沈, 在生活上更是邋遢, 變成一個標準的魯蛇男.

文如失去母親之後, 生活更加憂鬱, 使得原本就生得纖瘦的體態, 更增添幾分單薄. 不只是瘦弱, 文如的胸部發育還比不上同年齡的女孩, 大約只有A罩杯. 雖然如此, 他卻有著相當白皙的肌膚, 以及水蛇般的纖細腰身. 由於實在是太瘦了, 既使雙腿併攏夾緊, 股間還是會有一大塊空隙. 配上他瓜子臉蛋及深邃的輪廓, 還真有成為超模的潛力. 可惜頹廢的父親無法好好照顧正值青春的文如, 加上日積月累的冷漠, 使得文如對她的父親感到嫌惡. 他在心中責怪不盡責的父親, 認為他是家庭失和的罪魁禍首. 即便如此, 偉田還是執意用「如如」來稱呼女兒, 那是她小時候的暱稱, 這點更增加了文如對父親的反感.

偉田得不到女兒回應, 而且已經敲了許久的門, 心覺不妥, 費了一番力氣, 把門給踹了開. 映入眼簾的景象令他大為震驚.

只見文如穿著睡衣, 側倒在一攤血水之中, 猶如胎兒在母體中的姿勢, 睡褲則是褪到了膝蓋, 隱約可見一絲血絲從其股間汨汨流出. 當下研判應該是月經來潮, 併發貧血造成的昏迷. 偉田趕緊上前檢查女兒的生命跡象, 呼吸心跳皆正常, 這才鬆了一口氣.

偉田想到自己剛剛緊張的模樣, 不禁覺得好笑. 不經意間, 再次的瞥見女兒白皙的腰臀, 驚覺不妥, 女兒隨時會醒來, 這種情境豈不是尷尬. 卻在這時, 偉田感到一股下體的強烈腫脹感, 原來他竟然對自己的女兒有了生理反應, 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

自從妻子懷上文如之後, 偉田就再也沒有嘗過魚水之歡. 妻子刻意的冷落不僅使他備感挫折, 每每自己看著A片打手槍之際, 都感到非常的自卑. 時至今日, 他已有十多年的時間沒有親眼見到裸露的女體了. 現下突然一個半露臀腿的女兒擺在眼前, 一時間竟然慌了手腳. 本想拔腿逃離現場, 卻又捨不得就這樣放著女兒不管. 照顧女兒的心終究無法抹滅,想來總是要替女兒打理一下的, 一個咬牙, 只見偉田雙手緩緩伸向女兒, 徐徐褪去了文如的衣褲…

第二章 雨露均霑

也不知過了多久, 文如意識逐漸清醒, 但映入眼簾的情景, 才是最讓她震驚的. hhhbook.com文如只見自己全身赤裸躺臥在浴缸中, 身體還微微的濕潤著, 父親蹲在浴缸外側, 手上拿著一條毛巾, 正在擦拭著她的大腿根部接近私密之處, 而且父親的眼神彷彿著魔一般直盯著她的下體. 更令其害怕的是, 父親竟然只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 褲檔的位置還隱約可見微黃的尿垢. 驚恐之下她雙臂向外亂抓一通, 想要起身, 卻發現渾身無力, 連擡起腿都非常困難.

「別動, 你剛剛昏倒了, 可能還撞到頭. 而且流了很多血, 為了要洗掉那些血還有檢查有沒有傷口, 才把你放到這裡的.」一邊說著還一邊伸手往陰阜擦過去.

「噎!」文如發出一聲悲鳴, 伸手阻止父親繼續擦拭她的下體. 這實在是太羞恥了, 羞怒之感淹沒了理智, 顧不得父親是否是出於善意, 胡亂的舉手亂揮與伸腳亂踢一通, 現在的她只想起身衝出浴室.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意外, 父親的手在文如的陰蒂上輕輕撫過, 文如頓時感到自己的腰就像融化一般無法施力, 才剛要直起身來, 就馬上全身癱軟的跌回了浴缸, 還忍不住嬌嚀了一聲「哦!」. 文如的掙扎就這樣被輕易的化於無形, 而且對自己的失態感到羞憤, 怒目瞪著父親, 滿腹的屈辱有口難言. 豈料父親不但不罷休, 還若無其事的再次伸手探向女兒的私處, 用兩指掰開她的陰唇. 文如簡直不敢相信父親如此的舉動, 正要破口大罵之際, 又一陣融化般的腰間酥麻, 剛到嘴邊那些難聽的話, 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原來是父親掰開她的陰唇之後, 另一隻手用濕巾擦洗她的花瓣, 還若有似無的輕觸陰蒂. 一下又一下, 從父親臉上看不出有任何顧忌, 就這樣擦拭著自己女兒的生殖器.

無奈全身痠軟無力反抗, 一波又一波的酥麻隨著父親的手指, 一下接著一下的席捲而來. 如果只是單純的碰觸, 絕對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強烈的效果, 想必在文如甦醒之前, 父親一定撫摸了文如一段不短的時間了. 想到這裡, 文如不禁暗中叫苦.

突然, 猶如浪潮拍打上岩石, 一波頂點的浪花直達文如腦門. 「糟了, 是高潮!」腹部肌肉因高潮而緊縮, 雙腿僵直前伸, 文如的身體呈現一副要做V字形卻又做不起來的樣子.

只聽父親說道:「這裡要特別清乾淨, 不然會滋生細菌和發臭.」邊說著, 手上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一下又一下的擦著. 每擦一下, 文如的身體就痙攣一次. 每次文如都差點發出哀號, 但是她使盡全力的不叫出聲來. 這是她唯一能做的無聲的抗議, 她絕對不想讓父親聽到她發出的淫叫聲. 只可惜她的呼吸與表情還是出賣了她. 她張成O型的雙唇, 挑起的眉心以及沈重的呼氣聲,在父親每擦一下的時候, 就出賣她一次.

終於再也擒不住眼淚, 隨著一陣又一陣抽搐的身軀, 淚水從文如的眼角淌了下來, 她只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 文如已經痙攣了不下20次.

就在她覺得快要結束之際, 股間突然傳來奇怪的溫熱感覺, 也許是體力透支, 也許是換氣不足, 但她意識還是清醒, 只是高潮所帶來的刺激已逐漸淡去, 就算父親仍不停地搓揉她的花瓣也一樣. 但這股溫熱的感覺沒有消失, 並且還從雙臀蔓延到腰間. 文如直身往下體一看, 不禁臉色鐵青,原來這股溫熱的感覺, 來自於她失禁的尿液.

第三章 進退維谷

「你弄夠了沒啊!」又羞又怒的她再也顧不得一切, 一手扯下掛在一旁的毛巾, 遮著下體想跳出浴缸. 濕滑的地板害她往前撲了一跤. 偉田正尷尬於現況, 卻仍心疼著女兒, 想從後面抱起跌跤的文如, 當然只是引起更大的反感, 還有更多的掙扎.

「爸爸只是心疼你, 想照料你啊!」笨拙的偉田卻不懂得放手, 越是抱得緊了. 結實的胸膛貼上了文如的後背, 溫暖的體熱在彼此的肌膚間傳遞.

「那你幹麻不穿衣服!」

「我要幫你清洗, 怕弄濕了嘛…」

一陣尷尬的沈寂, 兩人無語. 只剩微微的尿騷味撲鼻而來.

「放開人家啦!」掙脫了父親的雙臂, 文如轉身打開蓮蓬頭, 準備沖洗方才被尿液沾到的身體.

文如再度踩進浴缸裡, 待水溫上升, 便開始沖洗.

「你還在這裡幹麻?」

此時的偉田早已無地自容, 留下當然不是, 但要離開卻又心有不甘, 蹲在地上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就在文如伸手取向肥皂之時, 瞥見了自己昏倒前所穿的睡衣. 此刻正浸泡在臉盆裝的肥皂水裡, 水盆中尚暈出微微的血紅. 見到這一幕, 文如不由得心軟了. 再看看蹲伏在一旁的父親, 見其羞愧得不敢看自己一眼, 也有些於心不忍.

縱使剛才很是屈辱, 但好像也看不出父親是否是刻意猥褻, 現下心情雖然有點不情願, 但想說也就算了. 平常就覺得這老爸很魯蛇, 今天這樣就只當他是白目吧. 噘起了小嘴低聲罵了一句:「白癡ㄟ」拿起了肥皂在開始在身上搓洗起來.

洗了片刻覺得背後總洗不太到, 剛剛又好像有沾到一點點尿液, 轉頭看了看父親, 竟然還低頭蹲在那兒. 遲疑了一會兒, 便說:「洗一下背後啦.」說完伸手把肥皂遞了出去.「只準洗背後喔.」

文如的話如同天上降臨的救贖, 偉田簡直不敢相信至己的耳朵. 擡頭望向女兒, 只見文如帶著有點不屑的表情瞪了他一眼, 卻很快的躲開兩人目光的接觸. 於是便唯唯諾諾的起身接過肥皂, 跨入浴缸準備幫女兒洗背.

偉田既驚又恐, 手足無措, 從背後望著女兒的胴體, 曼妙的身姿使他不由得看得出神. 等得不耐煩的文如催促道:「快點啦.」

偉田這才回過神來, 趕緊搓揉肥皂, 在文如背上打皂沫.

「你也洗一下吧, 臭死了, 是幾天沒洗澡啦.」

偉田愣了一下, 才趕緊脫去內褲, 搓洗起自己的身子, 並且習慣性的連臉也一起塗了肥皂. 正當他閉起眼睛搓臉時, 文如轉身沖洗腰背的泡沫. 不轉身還好, 這一轉身, 文如純真的童年就此崩壞了, 只見眼下一副噁心皺皮的陽具, 半勃起的垂掛在父親的兩腿間. 文如從未見過如此醜陋的陽具的, 除了青筋繚繞, 在許多地方還有不規則的肉疣, 崎嶇不平. 文如可說是心情複雜, 既是好奇, 又是作嘔, 甚至還有些害羞得不知所措. 這尺寸也不知是大是小, 但光是半勃起的狀態, 用文如的單手握住, 也還足足可以露出一個龜頭還一吋有餘.

偉田搓洗著臉部, 習慣性的往蓮蓬頭靠近想要沖水, 結果整個人貼上了女兒. 連著下體一起碰觸到文如的肚臍. 文如皺眉得轉過頭去, 並用雙手想要推開父親, 無奈背後已經是牆壁, 自己的雙峰與父親的胸膛只有貼在一起的分. 偉田這才驚覺不對, 但為時已晚. 女兒的體熱透過陰莖的傳遞, 彷彿觸動了開關, 一下子陰莖就曾長了一個拳頭的長度, 而且還向上微微彎曲, 頂在女兒的肚子上.

再一次的無語, 兩人四目相接, 偉田這雙眼睛是充滿著的恐懼與求饒. 文如這一雙則是深邃得耐人尋味. 女兒這次的眼神有些不同了, 雖然少不了嫌惡與羞怒, 但多了一丁點質問的味道. 是在質問父親為何用男根頂處女兒嗎? 還是質問為何父親的男根會如此雄偉與堅挺? 這堅挺的勢態彷彿是在對女兒的胴體致敬.

查覺到父親愣愣地盯著自己, 文如反射性地低頭不敢直視. 卻又免不了瞧見雄偉的陽具, 何況此刻它正碰觸著自己的腹部. 偉田感到無助與絕望, 這下子恐怕萬劫不復了. 先前犯的錯也許還可以推託, 說是為了照顧女兒, 現在這個樣子, 是說什麼也沒有用的了. 要被永遠的討厭了, 除了離開別無他法了.

正當偉田要轉身離去時, 怪事發生了. 文如雙手沾了皂沫, 伸手貼上了偉田胸膛.

偉田見女兒低頭不語, 默默地搓洗著, 自己當然是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乖乖地讓女兒替她洗身子. 只見女兒搓洗著父親的胸膛, 漸漸的搓洗到肩膀與腋下, 再到兩腰與腹肌. 越往下身洗, 女兒的動作就變得越緩慢, 猶豫, 但可以發現女兒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父親的陽具. 時間彷彿要凍結了, 每分每秒都成了偉田的煎熬, 他怕自己會忍不住發出舒爽的叫聲, 讓女兒察覺他這個父親心中有了邪念. 但女兒纖纖的玉手在自己的身上遊移, 這番快美, 又豈是能言喻的.

正當偉田還沈浸在接受撫觸的快感之時, 女兒的動作卻突然停止. 偉田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一方面擔心是否女兒發現了自己的邪念, 一方面又捨不得這美妙的觸感就這樣終止. 又是一陣長長的靜默, 偉田身上的皂沫早已經被沖得乾淨, 詭譎的氣氛充滿了整個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