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龍三鳳樂融融

抵抗不住林玉潔和陳靜收縮的小屄的壓迫,陳健和陳力變軟的肉棒,終於自兩隻青春有力的小屄中擠滑了出來。

林玉潔一翻身來到了陳健的身旁,陳力卻把姐姐陳靜抱起來,兩個坐到了沙發上。

「姐姐,你想死我了。」陳健撫摸著陳靜的乳房說。

「你呀,是想肏姐姐的小屄罷了。」

「你不想讓我肏嗎?」

「去你的。」陳靜的嬌嗔地白了陳力一眼,卻用手將陳力軟綿綿的雞巴握在手心輕輕地撫摸著。

林玉潔卻把頭伸在陳健的胯下,用嘴含住了陳健粘糊糊的雞巴吮著。舌頭的肉粒刺激著陳健的龜頭,麻麻地好不舒服。漸漸地,大肉棒又挺拔起來,將林玉潔的小嘴撐得滿滿的。

「玉潔,讓爸爸肏你的小屄好嗎?」

「我的小屄今天癢了一下午,剛才小力肏得我好爽,可是現在它又癢了,正想有個雞巴來肏呢。」林玉潔背靠著陳健,將屁股對著陳健挺立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上去,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真爽啊……」林玉潔依靠雙腿的力量,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陳健一動不用動就可享受肏屄的快感,而且正好可以從林玉潔的背後,伸手向前,捉住她胸前一對正在上下波動的屋挺乳球,盡情撫摸。

陳力的肉棒在陳靜溫柔的撫摸下也硬了起來,陳靜的小手都握不住了。

「弟弟,你的雞巴又大了,好燙好熱呀!。」

「都肏這麼多回了,你才知道大啊,以前你的小屄都沒感覺呀。」

「我就感覺插進我的小屄弄得我好爽,來,弟弟,來肏姐姐的小屄。」

陳力翻身而起,把坐在沙發上把陳靜的雙腿,高高舉起放在自己的肩頭,使滿勁的把肉棒入陳靜體內。

一邊的正林玉潔坐在陳健身上,奮力地上下挺動著屁股,小屄中湧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順著陳健的雞巴向下流去。

「啊,爸爸,你的硬雞巴,肏得我好爽啊,美死我。」

「現在可是你在肏爸爸啊,爸爸是給你肏得舒服死了,你屁股可真會肏。」

林玉潔一邊發出一句句淫聲浪語,一邊上下晃著屁股,用小屄肏夾著陳健的肉棒。由於身體重力的原固,每一次落下,肉棒都猛猛地撞一下花心,又酸又麻的味道讓林玉潔每一次都全身發顫,爽到了極點。

大約有二十多分鐘,林玉潔又來了高潮,美妙的感覺讓她全身無力,軟綿綿地。陳健順勢讓林玉潔趴下,抱住她的屁股,猛烈地的肏起來。

「呀……爸爸……我的大雞巴爸爸……我要爽死了……你肏死我吧……我上天了……好美呀……呀,呀!……大雞巴呀……你要把我插透了……插爛了……呀!……呀……!」

在陳健的猛烈抽插下,林玉潔第一波的高潮還沒過去,第二波的高潮就又來到了。而陳健也在林玉潔的身體內又射出了一大股精液,軟了下來。兩人擁抱著、撫摸著、觀看陳力還在奮力地肏著陳靜。

陳力的小腹打在陳靜的屁股上啪啪地響,陳靜被弟弟肏得花枝亂顫,噫噫呀呀地胡言亂語。

「…啊…爽死了……我死了……好弟弟……你的雞巴太會肏了……啊!……」

「美姐姐……我就是要肏死你……插爛你的小屄……」

「是的……來吧……把姐姐肏死好了,這……太爽了……啊!」

「姐姐,真爽啊,我真是肏不夠你的小屄,啊………我不行了!」

陳力將肉棒拔了出來,扳起陳靜的頭,插進了她的小嘴,陳靜配合地將濕淋淋的雞巴含住吸了一下,陳力緊緊地抱住她的頭,濃白的精液在陳靜的嘴角流了出來……

疲倦的四人,草草地將身上穢物收拾了下,赤裸裸地互相依偎在沙發上,欣賞DV剛剛錄下的畫面。

「爸爸,弟弟,肏著我爽不爽?」林玉潔問。

陳力捏著她小的乳頭說:「當然爽了,肏一輩子都行。」

「可是你的雞巴硬不了那麼久啊。」林玉潔笑著說,「剛才你們把我和小靜肏得爽死了,於是現在我卻想到一件事要你們幫忙。」

「什麼事,我們一定都會幫你做的。」

「是這樣……」

※※※ ※※※ ※※※

林玉潔和陳健、陳力、陳靜一家人激烈的肉戰終於停止。林玉潔對大家說:「我求你們幫忙的事,就是要爸爸和陳力去肏我的媽媽。」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是不是不太好呀?」三個人問。

「是這樣,我的媽媽長得也是非常漂亮;我媽早熟早婚,15歲時就生了我。可是在我12歲時,我的爸爸為一個別的女人還是拋棄了我們兩個。我媽媽非常傷心,於是讓我跟了她的姓;為了我,還有對男人的失望,她從來都沒再婚的打算,現在已經十年了。可是今年她才三十七歲,在性慾的需求上正是最強烈的時候。她一個人怎麼能忍受得這種寂寞呢!?」

「當我長大品嚐了性的甜蜜,而且沉湎其中時,心中就更能體會到媽媽的寂寞和痛苦了。我想幫助她,讓她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勸過她,對她說:」現在我已經長大,可自立了,你為什麼不考慮再婚呢?『她說一人這麼多年都過來,已經無所謂了。「

「你媽媽既然這麼說了,如果我們貿然去做,很可能弄巧成拙的。」陳健說。

「是呀,尤其是你媽媽現在還是陳力的班主任。」陳靜接著道。

「林老師嗎?我可沒想到,不過你媽媽長得可真美!」陳力說。

「今天以前我還為難呢,可是現在好了,只要你們答應幫我就行了。我已經想好了一個計劃。」

星期天下午,林冰回到了家。雖然是星期天,但是她仍舊要去學校去一趟。

這在林玉潔的爸爸拋棄她們母女兩個後,已經成為了習慣,因為只有在工作時,才會把心中的寂寞煩惱暫時忘卻。

從門上的小視口看到林冰回來的林玉潔和陳力,急忙跑回到屋中。兩個人早已經是一絲不掛地做好了準備,林玉潔上身爬在床上,撅起屁股,陳力站在她身後把肉棒送入了她的小屄,林玉潔更是做作地大聲地叫起床來:「……哎呀……好雞巴……肏死我了……好爽啊……」

推門而進的林冰,聽到從林玉潔的房內傳出的叫聲,不禁一愣,向林玉潔的房間走了過去。房門不但沒有鎖,還開著一絲縫隙;正好可以從側面把林玉潔和陳力的肏屄場面一覽無遺。

林冰看到女兒在一男孩子的大力的肏下,正在大聲的浪叫。心中想:「玉潔可沒對我說過有男朋友啊。再說,大白天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有心進去教育她一通。

可是手才碰到房門卻又把手縮了回來,心想是自己的女兒被人家肏,自己現在進去了,到時傳到別人的耳中,還是自家臉上無光。

「玉潔姐,我的雞巴好不好,肏得你爽不爽。」

「啊……好弟弟……你大雞巴好大、好硬……把姐姐肏得爽死了……」

在門前站了這麼一會,林冰這時也認出了陳力,『這不是玉潔的好朋友陳靜的弟弟,自己的學生陳力嗎!哎,你們倆、你們倆,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看著自己漂亮如花的女兒被人肏著,大聲的浪叫,林冰有點站不住了,腰膝發軟,氣息也漸漸粗了起來,心底中那原始的慾望一點一點地膨脹了起來。

林冰也意識到了,心想:「既然我又不能進去說他們,我也不能在這兒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人家肏的樣子啊,這像什麼話。『心中雖然這麼想著,可是林冰還是看著陳力又狠狠地肏了兩下,才快步離開了。

一直在偷偷地注意著媽媽動靜的林玉潔,看到人影閃動知道媽媽走了,急忙讓陳力停下。

林玉潔來到門前看了看,林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隨手一帶門,卻因為心不在焉,房門晃晃悠悠地又開了一條不大不小的縫隙。林玉潔一看大喜,對陳力說:「看來,配的鑰匙也不用著了。我去看看。」

林冰回到屋內,坐在床上,面前是一個梳妝台,注視著鏡中自己,雖已中年但仍然漂亮、容光煥發的臉……。

想著女兒剛才的樣子,不由得心潮起伏。連門並沒有關上,都沒在意,更不知道有個人在外面看著她。林冰凝視著著鏡子,就像鏡子對她施了魔法般,解開了套裝的扣子,一隻手從襯衫下面伸了進去,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

林玉潔看著媽媽的動作,這正是她想要的,也是她計算著要發生的。看著自己的計劃一步一步開展著,林玉潔心中暗自得意。

慾望慢慢地高漲。林冰仍在輕輕地撫摸自己的乳房,另一手卻又把襯衫的紐扣一粒一粒的解開……乳罩也被扯了出來扔在了床上……

「哇,粉色!無吊帶縷花的胸罩,如果讓人知道工作套裝下媽媽穿得這麼性感,只怕很多人都會流鼻血啊……」

林冰雙手捧住自己的乳房,輕輕地在空中轉著。雖然乳暈和乳頭不再是少女那種粉紅,可是仍是那麼的嫣紅嬌艷、堅挺,在白皙又豐滿乳座的襯托下,是那麼的誘人。

林冰揉搓著自己的雙乳,看著鏡中自己近似完美的上身,不僅有些驕傲;心中難耐的寂寞卻又化做深深的慾望淹沒她的全身……

林冰的氣息漸漸地粗了,微微地張開了雙唇。一隻手伸向套裙裡,屁股扭動著……一條縷花的內褲也脫離了林冰的身體,身體分泌的汁液讓它的前端已經濕潤了。

林冰把它隨手扔在了一邊,就拉開了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將一個自慰棒拿了起來,插進了自己的小屄,吐出長長的一口氣,閉上眼,仰面躺在了床上。

林玉潔心說:「我就等著你用它呢。」原來有一次林玉潔偶然收拾房間時,發現了林冰的這個秘密。林玉潔對正在自己的房中看著等待的陳力一招手,陳力飛快地衝進了林冰的房間,挺著他那一直撫摸著不讓它軟下來的肉棒。

林冰正閉著眼享受著自慰棒插進體內那種充實的快感,卻感到有人闖進了自己的屋中。她還沒反應過來,陳力已經把自慰棒拔了出來,用自己的肉棒插入了自己敬慕的美貌老師的小屄中,雙手抓住了那對豐滿的乳房。

「啊!誰?!啊!不!陳力,你不可以!別這樣做!陳力放手!」林冰片刻的遲鈍後反應了過來,扭動著身體想要從陳力的身下離開。

林玉潔也衝進了房間,按住了林冰掙扎的雙手,「媽媽,小力都是為了你好啊,一個活生生的男人,又熱又粗硬的雞巴不比那冰冷的自慰棒好嗎?」她示意陳力趕快抽插。

「玉潔,你、你竟然要別人來肏你的媽媽。」

「媽媽,他不是『別人』,剛才您不也看見我的小屄也讓他肏了嗎!」

「我不要……放開我……」林冰說著、掙扎著,仍然感覺到陳力大力的肏下,熾熱的肉棒摩擦著自己久未經人道的小屄,猛烈地衝撞在自己的花心上,給自己的身體帶來一陣陣酥麻的快感。

「媽媽,你知道嗎?自從我知道你在偷偷地用自尉棒,我就很傷心。媽媽你太委屈自己了。人生很短暫,你何苦難為自己呢?小力是我找來的,今天這個事也是我計劃的。」

林冰在陳力的有節奏的肏弄下,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在肉棒的打擊下,快感湧上全身,乳頭硬梆梆的,可是全身卻已經軟綿綿地無力反抗了。而且早已忘卻了的舒爽的滋味,使林冰不自主地張開了剛才還要拚命合攏的雙腿。

林玉潔看到媽媽不再掙扎了就鬆開雙手,把林冰已經解開紐扣的上衣和衫衣脫了下來。

林冰開始喘氣了,嘴裡微微發出噫呀的聲音。

「媽媽,你是不是感到很爽呢。」

「可是,你……不該這樣算計媽媽,讓人家給肏啊。何況,小力還是我的學生。」林冰喘著氣。

「你的意思,如果不是陳力,媽媽您就樂意了。」林玉潔笑著說。

「不……,我不是這意思……啊……呀……」一陣快感襲來,讓被女兒看著被肏的還有點羞澀的林冰,不禁叫了出聲。

「事到如今,我總不能去報案說,我被我女兒和他男朋友……強姦了……但願你是對我好,愛我、關心我。」

「媽媽,小力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只是我追求肉體快樂的一個夥伴。在大學時,你不知道我有好多男人。現在在這個城市,只有他和他的爸爸。不過以後還會有其它人。」

「什麼,還有他爸爸。」林冰望著自己的女兒,覺得有些陌生,「玉潔,你怎麼會如此呢。」

「淫蕩是嗎,自從我知道爸爸和別的女人遠走高飛後。我就想,為什麼只許男人去泡女人,追求性的歡樂,可女人同樣有慾望卻不可以呢?後來我長大了知道多了,我也知道了這不是男人的專利。既然科學家為我們發明了避孕藥,安全套,為什麼我們不利用它們呢。」

林冰聽了林玉潔的話,心中感慨:「女兒說得有點道理,和男人肏,真是舒服,自己的十年的青春就這樣浪費了,每當夜深人靜自已獨處寂寞,孤枕難眠,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卻怕人言可畏。『

林冰雖然用自慰棒,可又如何和男人的的肉棒相比呢,陳力又一心想要把林冰肏得最舒服,林冰在女兒面前的最後一點羞恥感,也被陳力的肉棒肏得無影無蹤了。

「啊……好爽啊……小力……好孩子……不……好小力………」陳力已經把她送入高潮的雲端,花心中湧出一股高潮後的愛液,暖暖地刺激著陳力的肉棒。

「林老師,你的小屄好緊,快受不了……」

「能不緊嗎,我好久沒被肏了,那個東西插進兩下就又沒意思了。好小力,你的肉棒太好了……啊呀…玉潔……小力……我不行了……啊、啊、啊……「」

「冰姨……我也不行了……我、我要流出來了……」

「……好……好……你都肏得我受不了了……啊……不行,別射在那裡,我沒有避孕。」

「來,姐姐幫你接著。」林玉潔跪在床上,噘起嘴,張開了雙唇。

陳力將肉棒狠命的在林冰的的小屄中肏了十多下,肏得林冰又是爽得亂叫,才把粘乎乎的肉棒插進了林玉潔的小嘴,濃白的精液激噴而出,灌滿了林玉潔的小嘴。林玉潔把陳力推開,把陳力的精液嚥了下去。

「媽媽,你來把它舔乾淨,好嗎?」

「嗯,我試試……」林冰猶豫了一下,還是跪在了陳力的胯下咬住了雞巴,給陳力舔了起來。把心裡的羞恥感完全扔到了九霄雲外。

「玉潔姐,你把冰姨的裙子也脫了吧。」

陳力看著面前這兩個美艷的母女,一個剛剛把自己的精液喝下;一個在舔自己的肉棒,而且還是自己的老師,在學校是那麼美麗高貴,現在卻變得此的放浪。心中的慾望又起來,肉棒也跟著站了起來,頂進了林冰的喉嚨。

林冰張口把陳力粗大的肉棒吐了出來,「小力你好厲害,才射過又硬了。」

「冰姨,誰叫你長得那麼漂亮啊?看見你就想肏你。」

「以前在學校時想過嗎?」

「當然想過,咱們班上好多男同學都說您長得漂亮,私下都想肏您呢?」

「啊、呸,你們這麼大點的小孩子也花心!嗯……小力,再肏冰姨一下好嗎,玉潔你……」林冰謙意地看了林玉潔。

「媽媽,只要你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心願。小力,快點安慰媽媽的浪屄。」

「媽媽才不浪呢,都是你……」林冰說著把身體扭過來把屁股對著陳力,陳力仍是站在地上,將挺立的肉棒向下壓平,入林冰的小屄,硬挺挺的肉棒向上挑著。

「啊……好硬啊……把我給挑起來……小屄給挑爛了……」

陳力一隻手抓住林冰屁股豐滿的白肉,另一手揉搓著林冰在自己肉棒衝擊下不斷晃動的乳房。屁股一挺一挺把肉棒如飛般地在林冰的小屄中進出。

沒有多大會,林冰就支持不住了,「啊……好爽啊……好美……」一句一句的浪語隨著嬌媚的喘息聲迸了出來。

陳力大約猛肏了有十多分鐘,林冰又來了高潮,整個身體都趴在了床上,雙腿也伸直了,使陳力不得不趴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而林冰雙腿緊緊地夾著,陳力肉棒也無法肏了。

「小力,別肏我……你把我肏死了……我受不了了……你肏玉潔去吧……好爽啊……」

陳力只好把肉棒抽了出來。林玉潔的小屄早已是春潮氾濫了,正用自慰棒在自己動手呢,見陳力過來,急忙把雙腿大大的分開,高高地舉在空中。

「好弟弟,快來肏我,姐姐的小屄好癢啊。」

陳力把林玉潔往床沿邊拉了下,抓住她的雙腿,滋地就肏了進去,將林玉潔的好多淫水都濺了出來。

「爽不爽?」

「爽、爽、爽得很,好弟弟,我太愛你的大雞巴了,它叫我爽死了……啊…搗到花心了……把我搗爛了……啊……啊……好美呀……「

陳力和林玉潔兩人大肏了二十多分鐘,林玉潔來了三次高潮,陳力才把精液射進了林玉潔的體內。

激情過後的三人在床上休息,說笑了一會。天已快黑了,林冰要去做飯,被林玉潔給攔住了。

「今天別做,我領你去一個地方吃。」

「去哪裡啊?」

「你就先別問了,去了您知道了。」

三人出了門叫了出租車,就去了陳靜的家中。

林冰一進門看見陳靜,就明白了原來這是陳力家。桌上已經擺好飯菜,陳靜和陳健正看著電視等他們。看見林冰他們進來,兩人急忙起身。

「小靜,老實說,今天這事是不是你也有份。」林冰笑著對陳靜說,

「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嘛,說實話開始我也有點接受不了。」陳健忙說,「來坐下開飯。」

「媽媽,他們父女都已經肏過了。」林玉潔吃著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對林冰說了一遍。飯也吃得差不多了。

「冰妹,讓我肏肏你的小屄如何。」陳健問。

「既來到你們家,吃了你們的飯,還不是你說了算。」林冰嗔笑著說,卻動手把衣服脫光了,將嬌美的身軀展示在陳健的眼前。

不由大為讚歎:「好美呀,冰妹,你不光臉龐生得好看,身體更動人。我快忍不住了。」

林冰走了過去笑著說:「忍不住,就來吧。反正今天就得給你肏。」伸手從皮帶下面過去抓住了陳健勃起的肉棒,「我看你剛才都已經忍不住了。」

陳健將褲子脫去,讓林冰雙手支著餐桌,把她的雙腿打開從後面插了進去,「好緊,好美的小屄,我可不想就今天肏你,我要天天肏你。」

「我要天天肏冰姨,冰姨的小屄肏起來好舒服。」

「嗯…你的雞巴好硬……好爽……只要你們願意,我天天讓你們肏……喔…好美……」

「這樣好不好,乾脆爸爸和冰姨結婚好了,這樣我們一家人不是可名正言順地住在一起了。」陳靜拍著手站起來說道。

「好啊,我這樣我就又有媽媽了……而且還可以肏媽媽的小屄,姐姐你太偉大了。」陳力第一個贊成。

「不知道爸爸願不願啊!?」林玉潔來到陳健的身後,抱住正努力地肏著自己媽媽的陳健的腰,撒嬌地說。

陳健回過手來,捉住林玉潔的乳房揉搓著,笑著說:「我娶了你媽媽,就會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妻子可肏,還順便能肏你這樣漂亮的女兒。我結一次婚,帶回家兩隻小屄肏,這樣的好事哪裡去找啊,怎麼會不同意呢。冰妹,你怎麼說?」

「反正肏都被你父子倆肏過了,結了以後……還能名正言順點。」林冰一邊浪叫著,一邊說。

「媽媽,你看我現在肏你另外一個女兒。」陳力撩起陳靜下面真空的裙子,把肉棒插進了陳靜的小屄。

「媽媽,小力好壞呀,欺侮我……」陳靜撒嬌地喊著。

「你爸爸不也是在欺侮我嗎……可好爽啊……我來了……我要不行了……玉潔……來……我不能做了……啊……啊……你來吧……我今天已經被肏三次了…啊……喔……爽死了……「

林玉潔扶著無力的林冰向沙發走去,讓她躺在那休息一下。

陳健急不可待地就在林玉潔走著時,將肉棒插了進去,一步一步地走著肏著,「讓我肏一下我漂亮的乖女兒。」

※※※ ※※※ ※※※

禮拜一,陳健和林冰辦了結婚的手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