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龍三鳳樂融融

陳靜剛才麻癢的小屄插入肉棒,她好像被解放了般出了一口氣,整個人感到都被充實了,沒有了剛才空虛無助的感覺,只是覺得好美,說不出舒服。

「小力,來……摸姐姐的奶子,來……」

陳力看著父女淫亂早就心癢難耐了,應聲來到了陳靜前面。陳靜現在是爬在桌子上雙腿站在地上,翹著屁股被陳健肏著,兩個小臂撐著身體,乳房由於下垂的緣故顯得更大、更豐滿。陳力撫弄起來更是得心應手。

「姐姐,你奶子真好玩,我都不捨得放開。」

「你……起勁的玩好了,……噢……啊……爸爸,插得好……」

陳健已經漸漸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噓噓地喘著氣。陳靜緊緊的小嫩屄夾著他的肉棒,每次入都嘰咕作響,抽出時帶出大量陳靜分泌的淫液,順著陳靜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著。陳靜的小屄更是能感覺到陳健的用力,因為每一下猛烈的插入,她都感到那粗熱的雞巴想要穿透自己的身體一般,撞擊了小屄口邊的陰蒂後又軋向深處的花心,那滋味是那麼的妙不可言。

「……噢……好啊……肏死我了……爸爸……再用力……」

陳健看著淫蕩的女兒在自己和兒子兩人的夾擊下,喊出一陣陣淫蕩的話語,扭動著嬌軀;肉棒在女兒小屄的磨擦下產生一波又一波快感傳遍全身,不由得興奮到了極點,知道要射精了,使足了全身的力氣狠狠地肏了幾下,抱住陳靜的屁股,把燙熱的精液澆灌在陳靜的小屄深處。

「啊呀……爸爸……我要死了……你肏死了我……」

陳靜也在這下狠銀的肏、精液的衝擊下,從花心深處湧出了一大股淫液,產生了高潮,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般,整個柔軟的身體爬在了桌子上。感覺好像在雲端一般。

一陣平靜過後,陳健射精後變小的肉棒被陳靜緊湊的小屄慢慢地擠了出來,沾滿了濕濕的淫液,陳健離開了陳靜的身後。

「小力,你來吧。你想怎麼樣肏姐姐呢?」

「就這樣好了,我也想從後邊試試。」

陳力急切地來到陳靜的屁股後,摟住姐姐的細腰,將漲得已經有些發痛的肉棒插入了姐姐濕淋淋滿是淫液的小屄,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聽到陳力的噓氣聲,陳靜不禁笑了,「瞧把你憋得,癢死了吧?快些狠狠地肏姐姐的嫩屄,讓姐姐給你止止癢。」

「真是我的好姐姐,我來了……」

陳力得到了陳靜的鼓勵,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拚命的搗了起來。沒幾下就將剛剛高潮過後的陳靜肏得又淫叫了起來:

「好猛……,弟弟……把姐姐肏死吧……這樣太美了……把小屄肏爛吧……

噢,好爽呀……姐姐不要活了……就這樣,我肏死吧……「

兩分鐘不到,陳靜來了第二次高潮,而陳力則在奮力的抽插著,讓陳靜的這次高潮延續了更長的時間,把陳靜美得也不動了,只是浪叫著,喘著粗氣,任由陳力在自己的小屄中恣意的肏弄。

「姐姐,我看不是你給我止癢,是我在給你止癢呢。」

「是的,是的。好弟弟,再狠狠肏姐姐的小屄,姐姐好癢啊。」

狂風不終朝,暴雨不終晝。越是激烈的東西越是平靜的快,陳力這樣大力的肏屄雙方的快感最強,但是卻無法讓肉棒持久不射,因為磨擦的快意太強了。短短的十多分鐘,當陳力把陳靜送上第三次高潮的雲端時,他也在陳靜的小屄中流出了濃濃的精液。

從此,淫樂就成了他們父女,姐弟的生活絕不可少的一部分。他們在這個小院的每一個角落,任何方便的時間,瘋狂地做愛。

※※※※※※※※※※※※※※※※※※※※※※

陳靜漫不經心地向家中走去,手裡提著好多的蔬菜、水果。

陳力馬上就要畢業了,面臨著升學的壓力,他們學校從高一到高三都是要住校的,只在每個星期六,星期日才可以回家。

今天是星期五,晚上陳力就可以回來了。於是陳靜去菜市場買了好多東西,要給在學校住了一個星期的弟弟改善一下伙食。

「小靜─;小靜─;陳靜……」

陳靜忽然聽到有一個人在身後喊自己。回頭一看,一個女孩子向自己跑來,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

「玉潔,怎麼是你啊?」

原來是陳靜在初中和高中時的同學林玉潔;而且她們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正在逛街,剛才在那邊的店裡看見你,就趕快出來喊你。」

「你不是大學一畢業就去了*市上班嗎?今天怎麼在家?」

「我不去了,那個單位我去了半個月,不怎麼樣。再說,我媽她說,我一人在外邊,她也不放心。而且我也擔心我媽她一個人在家,就決定回來,不去了。」

「那你怎麼不早說啊,找我玩去。」

「我也回來沒幾天,而且這幾天正忙著找工作的事。」

「怎麼樣了?」

「還行,熟人介紹了一個公司,見過面了,還挺合意,隔幾天就要去上班……。小靜,你怎麼樣,結婚了嗎?」

「沒有,沒有。」

「看你提著這麼多菜,還以為你結婚了呢。」

「這是做給我弟弟的,他在學校住校。只有禮拜六,禮拜天回家。」

「小力,有你這樣的姐姐真是好幸福。我也到你們家蹭飯吃,怎麼樣……」

「嗯……,當然歡迎了,好久沒上我們家,走。」

陳靜本來想今天弟弟回家,他一定會迫不及待地要肏自已的小屄,所以不但要讓他大吃一頓,還要讓他的肉棒好好爽一下。可是,林玉潔是自己的好朋友,以前也經常在她家或在自己家吃飯,再說人家都說出口,怎麼能推脫呢。

兩人說說笑笑,回到了陳靜的家中。

「你自己玩吧……我去做飯。」陳靜對林玉潔說。

「好啊,今天我可不幫你做了啊,算是你請客好了。改天我再請你。」林玉潔笑著說。

「好了,好了,懶蟲,以前你也沒幫過我幾次。」陳靜拿著買回來的東西走進了廚房。開始準備著晚飯……

「陳靜,陳靜你過來。」陳靜正在廚房忙著,突然聽到林玉潔在樓上大聲地喊自己,急忙走了出來,向樓上跑去。

「怎麼了,我正做飯呢……」

陳靜快速地來到樓上,一進客廳卻嚇得臉一下子白了。林玉潔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機。可是電視機中放的卻是自己和爸爸,弟弟大肏小屄的畫面。

原來,陳靜家中有DV攝像機。有一次陳力心血來潮,把他們亂倫肏屄的畫面拍了下來,後來大家一看還不錯,於是一邊肏屄一邊拍攝,成了他們肏屄時的小花樣。對這種東西,他們是決不複製的。也是害怕被別人看到,一般都是用同一塊記憶卡,而現在林玉潔看到的就是上個禮拜天他們拍的。

電視機中陳靜在床上撅著雪白的屁股,陳力跪在她身後,正用大肉棒肏著她的小屄。陳健在床下站著,肏著她的小嘴。

陳靜嚇得不知所措,心想:「完了,完了,這下怎麼辦呀。怎麼忘了DV在這呢?!………」。

林玉潔看見陳靜進來後驚嚇得站在那裡不動了,於是站起來走了過去。

「小靜,看你模樣是又漂亮又清純。沒想到還這麼淫蕩呀,而且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林玉潔調笑著對她說。

「玉潔,我……,玉潔,千萬不能對外人說。我求求你了,不能把這事說出去,不然我們一家都完了,我求求你了。」陳靜一臉的驚慌抓住林玉潔的手哀求地說。

「唉,小靜,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說。你想,我們是好朋友,怎麼能出賣你呢。再說了,剛才我看到這個片子,不喊你,看過關掉了,你知道嗎?」看著陳靜嚇得不輕,林玉潔急忙說道。

「玉潔,你真的不會對旁人說?」

「當然了!我發誓。再說,就算我說,人家也不一定相信呀。」

「玉潔,真是謝謝你了。」陳靜激動地說。

「別客氣;不過我有一個更好的主意。」林玉潔一邊慢慢地拉長語調,一邊轉身走向沙發,躺在了上面慢慢地說道。

「玉潔,什麼主意啊?」陳靜急忙跟了過去。

「殺人滅口!」林玉潔大笑起來。

「玉潔,你別開我玩笑了。」

「小靜,是這樣;你和弟弟、爸爸幹這種事,被我知道了;要是如果,你爸爸還有陳力也把我給肏了,我們不就在同一條船上了嗎?我不是更不會對別人說了嗎?」

「可是,如果他們強姦你,會坐牢的。到時,事情一鬧大,恐怕知道的人更多了。」陳靜驚嚇過度,腦子反應都慢了,沒想到林玉潔為什麼要這樣說。

「要是我自願讓他們肏,還是強姦嗎?」

「你自願?」陳靜這下才恍然大悟過來:「玉潔,真的嗎?」

「看你那淫浪的樣子……」林玉潔指著電視機,畫面中陳靜正吸吮著弟弟剛剛在自己體內射完精的雄壯肉棒,而爸爸又把粗大的肉棒向小屄插入。

林玉潔把手從緊緊的皮帶下伸向自己的小屄處,這一瞬間,把一個長髮飄逸清純美麗的少女,變得像是一個極是需要卻得不到滿足只,好用手自己解決的蕩婦一般。

「看得我好不難受!」林玉潔接著說。

其實,她心想,小靜都浪成這樣了,我還在她面前裝什麼呀。乾脆今天就用他爸爸、還有弟弟的肉棒解解渴好了。

陳靜坐在了林玉潔的身邊說:「玉潔,原來你是發騷了。你早就被男人給肏過了吧?」

「當然了,現在誰還傻得把自己的處女留給將來要嫁的人。再說那些男人看見你,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肏你,第二個念頭就是怎麼樣能肏到你。你說,處女的日子好過嗎?還不如及時行樂呢!」

「你也是好浪啊。老實說被多少人肏過。」陳靜這時一顆心也已放下了,調笑地問林玉潔。

「多少人?好多,我也記不清了,不過最少也有二十人吧!」

「你好厲害呀!」

「那也沒你厲害呀,自己的弟弟都敢做,這也就算了;連自己的爸爸也敢做!」

陳靜的臉羞紅了說:「你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我就告訴你吧………。」

「今天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小力不在家還好一點,如果他一回來,他們兩個就會把我給肏得死去活來的,爽是爽得很,可是畢竟我自己對付不了他們兩個呀,還得用手,用嘴累得半死。他們倆憐惜我,不能肏得盡性。今天小力又要回來了,正好你可以替我分擔一下;讓他們大肏一回。」

「是呀,肏得時間長了,就是受不了。叉得腿就像被劈開了樣;大學時,我被一個男生騙到了他的宿舍,他們宿舍有六個人,輪流肏了我整整一夜,這個的軟了,那個的又硬了。開始還可以,一會爽了,一會又爽了,可是最後我就不行了,只有躺在那裡隨便他們肏了。累得我回到宿舍後,躺了三天都沒上課。」

「呀!好猛呀,六個人!」

「好了,不說了,趕緊做飯吧,我們一起去,看得人家癢得難受。」林玉潔站起來,關掉了電視機和DV.

陳力興沖沖回到家,本想一回來就把姐姐扒光,狠狠地肏她的小屄一頓,把一星期來的積壓的精力,都發洩在姐姐雪白的肉體中。一進客廳卻看到,姐姐、爸爸還有姐姐的同學林玉潔坐在那裡,擺好豐盛的晚餐。既然還有外人,陳力只好壓住心中性致,洗了手坐了下來。

「你好,玉潔姐。」陳力說。

「小力,回來了。好久不見,長得好高呀。」林玉潔對小力說。

「好了,開飯吧。小力,瞧姐姐給你做了好多的菜。」陳健說。

「謝謝我的好姐姐,真香呀。」陳力挾了一下菜送到了嘴裡。

四個人邊說邊笑吃著飯……。

「我吃飽了。」陳健把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說。

「我也吃好了。」陳力站了起來想要出去。

「小力,坐下,姐姐還做了甜點,你們一定會喜歡的。」陳靜急忙說。陳力就又坐了下來。陳靜沖林玉潔擠了下眼,兩個人站了起來開始把餐桌收拾乾淨。

「玉潔,你讓小力來收拾好了,你是客人嘛。」陳健對林玉潔說。

「別這樣說,我又不外人。您就把我當您女兒一樣好了。」林玉潔說著沖陳靜一笑。陳靜也會心的笑了起來。兩個走了出去。

「爸爸,小力,甜點準備好了,在樓上,快來吧。」陳靜喊了一聲。

「還要上樓吃呀?」陳力說,和陳健一起來到了樓上。

兩個人一進屋內就看到:地板上鋪了一塊又大又厚又柔軟的毛毯,林玉潔和陳靜兩個一絲不掛,雪白豐滿的身體能讓所有正常的男人眼花繚亂。

林玉潔爬在毛毯上,向上翹著圓圓的屁股正對著他們倆,輕輕地晃著,上面還有一個紅紅的蘋果。

陳靜跪在毛毯上對陳力和陳健說:「爸爸,剛才玉潔不是讓您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嗎,您要嗎?小力,姐姐的甜點好嗎?」

「當然好啊!」

「真是太好了,可是玉潔姐……」

兩個異口同聲地說。

「快來享受甜點吧。」林玉潔回頭嫵媚地嬌聲地說。陳力和陳健的肉棒一進門就被這香艷的場景給刺激的充血了。此時急切地把身上的衣服脫去。

「爸爸,讓我先肏一下玉潔姐吧。」

「好,我等一下再肏,我先讓你姐姐爽一下。」陳健爬在了陳靜的身體上分開陳靜的雙腿,把肉棒對準了陳靜的小屄插了下去,陳靜的小屄還沒完全的濕潤,緊緊地夾著陳健的肉棒,陳健只好微微地用了一點力才肉棒完全的送入。

「噢……爸爸,輕一點……」

這時陳力就站著在林玉潔屁股後,俯下身將肉棒入了林玉潔的小屄,林玉潔的小屄卻早已是春潮氾濫了,陳力毫不費力地把肉棒一插到底,抵在林玉潔的花心上。雙手抓住林玉潔的一對乳房,大力的揉著。

「啊,好爽,玉潔姐,姐姐你的小屄可真好。」

「弟弟,你頂到我的花心了,好癢啊,好弟弟,別停,用你的大雞巴肏姐的小屄,你的雞巴又粗又長,插進小屄,小屄好爽呀。」

「玉潔姐,你說的話好浪啊。」陳力用肉棒狠狠地肏著林玉潔的小屄,小腹打在林玉潔柔軟的屁股上『啪,啪』做響。

「啊……呀……肏得好……大雞巴……再用力啊……啊,又肏到了花心……噢…噢……好爽啊,好弟弟……你不喜歡姐姐浪嗎?「

「我太喜歡了,你越是浪叫得狠,我肏著越有勁。」

「是嗎……姐姐……使勁叫給你聽……啊…大雞巴弟弟……你肏死姐姐吧…我好爽呀……把我插爛吧……呀……噫呀……我要死了……「

陳靜的小屄在陳健輕輕地抽送下也已是淫水橫流了,陳靜向上挺著身體迎合著陳健的肉棒。

「爸爸,我的小屄裡癢了,好難受……」

「讓爸爸給你止癢。」陳健加快了肏的速度,一下又一下爽得陳靜立刻浪叫起來。

「噢,爸爸,太美了,肏得女兒好爽啊……狠狠肏您的女兒……爽死了。」

「我也是啊,你的小屄好美,夾住我的肉棒好緊,肏著你好爽。」陳健說。

「爸爸……那你就儘管肏好了……把它肏爛……啊呀……」

「好女兒……爸爸可捨不得肏爛它,我還要天天肏它呢。」

「您以後又多了一女兒……啊……爽死了……小力……玉潔肏著好玩嗎?」

「姐姐,我爽死了,玉潔姐這樣的美女看著就很爽,更何況能用肉棒親自肏呢?啊……我要把她肏死……肏死你……」陳力一邊說一邊用力的著林玉潔的小屄。

「姐姐長得美呀,你喜歡……以後姐姐讓你天天肏姐姐的小屄……一直到你煩了……」林玉潔說。

「啊……爽死……玉潔姐……你這麼美的人……這麼美的小屄……我一輩子也肏不煩……」

「好弟弟…你真要肏死姐姐了……太爽了……你的雞巴太有勁了……小靜……我要被被你的帥弟弟肏死了……你怎麼樣了啊?……唉呀……我上天了……「林玉潔問陳靜。

「等一下……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爸爸……爸爸……好會肏小屄的……我現在爽得說不出來,只想叫……啊……啊……「陳靜回答說。

「是嗎?……爸…爸爸……你要留點力氣……等一下……肏您的新女兒一下。」林玉潔也叫陳健爸爸起來。

「好的,你這樣漂亮的女兒,爸爸怎麼會不去肏你!,」陳健笑著對林玉潔說。

陳健感覺要射精了,雙手從下面抓住陳靜的兩瓣屁股,將肉棒用力肏著陳靜的小屄,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向最深處打在陳靜的花心上。

「啊……爸爸……啊……呀……好美呀……我不行了……我爽死了……把女兒的花心要肏爛了……啊……」

陳健瘋狂了有幾十下,終於將肉棒抵在陳靜的小屄深處的花心上,濃濃的精液噴湧而出,打在陳靜的花心上,流向她的子宮。

林玉潔在陳力奮力的肏干下,也來了高潮,爽得她只會大聲『啊』『呀』了,陳力在她嬌柔的浪叫中,肉棒上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最終淹沒了他,把積壓了幾天的精液,盡數澆灌在林玉潔那令他陶醉的小屄中。

房中只剩下四人粗粗的喘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