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龍三鳳樂融融

陳靜仰頭喝著杯中的啤酒。陳健看著她,眼前是泛起他妻子的身影,不由的叫出了聲:「嬌嬌!」

陳靜放下杯子,看到陳健朦朧的眼神知道爸爸已經快要醉了,於是將椅子悄悄地移到了陳健的近前。

「你看我像『嬌嬌』嗎?」

「像……像……你就是嬌嬌……」陳健壓抑多年的情感終於爆發,陳健將陳靜抱在懷中緊緊的擁著她。而這一切都是陳靜計劃之中的事。

「嬌嬌……嬌嬌……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我……我不是在……在你身邊嗎……」

「嬌嬌……我愛你……」

「……你想要我嗎……」

「我想死了……嬌嬌……我要你……你要原諒我……這幾年我有時實在忍不住了,偷偷去找了幾次小姐……嬌嬌……你原諒我嗎?……」

「……我怎麼會不原諒你,會怪你呢?……我知道你……好苦……」陳靜爬陳健的肩上幽幽地說道。

「我們到房中吧……」

陳健抱著她踉踉蹌蹌地走進臥室,臥室裡面只開著一盞昏暗的床頭燈。陳健此時的心思早已被酒精所麻醉了,一心只想著陳靜就是他的『嬌嬌』。恐怕是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會認出是自己的女兒,何況,這不叫人清醒的光線。

陳健把陳靜放在床上就去脫她的衣服,夏天的衣服本來就不多,而今天,陳靜又特意穿得很少,而且還方便脫下的衣服。三下五除二,陳靜就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了。陳靜幫忙給爸爸脫衣服倒是費了點工夫。

兩人赤裸著身體,陳健像是瘋了似的撲在了陳靜的身上,一隻手捉住陳靜的一隻豐滿的乳房,像是握住個麵團似的使勁揉搓。本來雪白的肌膚,變成了粉紅色。另一隻手將陳靜的雙腿分開,將身子壓了上去,他的肉棒已經充血變硬了,正頂在陳靜小屄的口上。陳靜為了配合陳健的動作將雙腿大大的分開,兩隻腳伸到的上去了。

陳健一邊揉著陳靜的乳房,一隻手扶著肉棒放在了陳靜小屄的兩瓣陰唇間。

陳靜感覺到了陳健肉棒的堅硬還有熾熱,心中喊道:「來吧,插進去吧,爸爸,享受您女兒的處女吧。」

可是陳健卻不知道她是處女,現在他甚至不知道他身下的這個肉體是他的女兒。他鬆開扶肉棒的手,屁股一挺,就已經插進去小半,他又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勁將肉棒向陳靜體內插去。

陳靜雖然是處女,可是她的小屄再緊又怎麼能阻礙陳健這猛烈的衝擊呢。陳靜感到一陣鑽心的痛感從她的私處傳遍她的全身,可是她又怕嚇醒陳健,不敢吱聲,咬著牙強忍著。

陳健的肉棒已經全部沒入了陳靜的小屄,他半蹲在陳靜雙腿之間,用身體將陳靜的雙腿撐得大大的分開著,陳靜的雙腿由於分開的太大只能向上舉著;陳健蹲著,借由雙腿用力,毫不停歇地將粗大的肉棒拔出,又狠狠刺入陳靜的小屄深處……

他這種姿勢肏女人的小屄最是得力、猛烈。而且陳健的性慾久經壓抑,此時肏著陳靜豐滿、柔軟、溫曖的肉體,一古腦的發洩了出來。可憐陳靜卻是一個初經人道的處子之身,怎能承受得了如此粗暴的蹂躪……但是由於陳靜出於對父親的愛,是自願獻身給陳健的,此時又能如何……

「……噫,呀……呀……啊……」陳靜滿臉痛苦的表情,雙手緊緊的扯著床單。只能用大聲地發出這種毫無意義的詞來減少一點自己的嫩屄裡的痛感……陳靜感覺從自己的小屄到高舉的雙腿像是要被撕裂開來……

「……噫,呀……呀……啊……」陳靜的叫喊夾雜著陳健「吁……吁……」

的喘氣聲……還有陳健將肉棒狠狠入陳靜的小屄時,小腹撞擊陳靜粉嫩的大腿發出的響亮的「……啪……啪……」之聲。

畢竟陳健也是很長時間未肏過女人的小屄,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如此猛烈又毫不停歇的抽插。

大約有十五、六分鐘,終於將熱燙的精液射入了自己女兒的小屄之中。然後趴在陳靜的身上喘著粗氣,不一會發出了聲,睡著了……

陳靜將她的父親從身上輕輕推下,又悄悄地將床上污穢、零亂的床單換下,步履蹣跚地走進二樓的浴室……

※※※※※※※※※※※※※※※※※※※※※※※

陳靜從浴室中走了出來,她感覺好多了。她來到陳力的門前輕輕地推了推,門鎖著,她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輕輕的叩了兩下。

門打了,陳力看到姐姐站在自己的門前,而濕濕的頭髮顯然是剛剛洗過了澡,一把抱住了她,「好姐姐,我正想你呢。」

「是嗎,怎麼想的?」

「你看,我的小弟弟漲的好難受啊。」陳力拉住陳靜的手去摸自己的肉棒。

「小鬼,剛給你點甜頭,你就上臉了……」陳靜抓住陳力的肉棒揉了兩下,「弟弟,我們進屋去吧……」

陳靜走進陳力的的臥室,便躺在了床上。陳力也隨著她趴上去了,將陳靜的睡衣從下拔到了雙乳的上面,然後輕輕地壓在陳靜身上,握住那對嬌美的乳房。

「姐姐,你好美啊。」又用嘴去輕輕地吻著陳靜的臉頰。

陳靜將雙腿分開,讓陳力移到她的雙腿之間趴在她身上,「小力,你想肏姐姐嗎……」

「當然好想了。」

「那,來吧。」陳靜握住陳力的肉棒引導著它來到自己的小屄前,又用另一隻手將自己的小屄的兩片花瓣分開夾住陳力粗熱的龜頭。

從來沒有這種經驗的陳力感覺到一種刺激,酥麻的感覺從自己被夾住的龜頭像電流一般傳全身,全身的皮膚都在這種剌激下瞬間繃得緊緊的。

「插進來吧,肏姐姐的小屄。」陳靜又將雙手抱住陳力的屁股,向下壓著,教陳力知道該如何去做。

在陳靜雙手的壓推下,陳力的屁股順勢向下用力,粗壯的肉棒便全根插入陳靜的小屄中。

陳靜剛剛被爸爸陳健開苞,而且是狂風暴雨般被蹂躪。小屄的不適感雖然在浴後有了緩解,卻還沒消除。這時又被陳力的肉棒一下子刺開,又是一陣痛疼。

「唉……呀……,弟…弟……輕點……」雙手抱住陳力的屁股不讓他再動。

「姐姐,你還是處女嗎……我聽說,處女在第一次時是很痛的。」陳力看著陳靜有點痛苦的表情關切的問。

「剛才,如果剛才爸爸沒有肏我,姐姐還是處女……現在不是了。」

「爸爸!?姐姐,這……這……為什麼……」陳力不僅發愣了。

「弟弟,你平常想過肏女孩子的小屄嗎?」

「以前沒有,可是直從看見你換衣服,我常常幻想……肏你的小屄,姐姐,我只幻想過肏你一個人,你太美了,我沒見過比姐姐更漂亮的女孩子了。」

「呸,別哄姐姐開心了。」陳靜用一雙美目白了陳力一眼,但是卻又抬起頭用雙唇在陳力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弟弟,你知道爸爸有多麼辛苦嗎?自從媽媽出事後,一是因為我們兩個,二是爸爸深愛著媽媽,所以沒有再婚。可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怎麼會沒有性的的需要呢?你不是也學會了手淫了嗎?」

「可是,你們是父女啊!」

「那有什麼,古今中外,亂倫的事不是多的很嗎。連聖經上都有記!再說……」陳靜妖媚對陳力一笑,用手拍了拍陳力屁股,「我們不是親姐弟嗎,可是你的肉棒現在在哪裡插著呀。」

「姐姐,太委屈你了。」陳力將陳靜豐滿的雙乳抓在手裡輕輕的撫弄,深情地對陳靜說道。

「不,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我愛爸爸,我也愛你。看著爸爸看著媽媽的照片發愣的時候我就感到心痛,想要安慰他,卻又不知道如何去做。後來,我知道,我長得和媽媽太像了。爸爸看見我有時也會發愣,我就下定了決心,可是一直沒勇氣。直到今天,這個暑假,我發現你在偷窺我…我就設計了今天的這個計劃,把自己身體的第一次奉獻給了爸爸,安慰他。而你從此以後也能享受姐姐的小屄……」

陳靜雙手捧起陳力的臉,給了他一個甜蜜的吻:「……再說,我怎麼能把我這麼英俊帥呆的弟弟,讓給別的女孩子呢。」說完燦爛的笑了起來。

和剛才爸爸陳健肏她時不同。剛才酒碎中的爸爸一上來就是狠肏猛搗,把處子之身的陳靜肏的是痛苦不堪。

而現在陳力卻是那麼的溫柔。弟弟的肉棒一直插在姐姐陳靜的小屄深處,一動不動,生怕唐突弄痛了姐姐的花心似的。陳力的雙手不停的輕輕的揉搓著陳靜的乳房。漸漸地陳靜的已經被發起了性致,全身微微的發熱,雪白皮膚竟有了嫣紅的顏色。乳房鼓漲了起來,兩個乳頭也發硬了,更加的紅艷。小屄更是分泌出大量的愛液。

「弟弟,你感覺怎麼樣。」

「姐姐,你的小屄好美,濕濕的暖暖的,夾得我好舒服……」

「可是……可是……姐姐卻有點……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是不是我把你肏痛了,我拿出來好了,」

「不,不是…不是痛……,是……是……姐姐的小屄……小屄中好癢……」

「癢?……」

「弟弟,用你的肉棒,給姐姐肏肏……」

陳力如夢方醒,調好身姿,將肉棒抽出又緩緩地插入,就這樣開始反覆的抽插……。

膨大的龜頭被陳靜的小屄緊緊夾著,每一次的拔出都刮著陳靜小屄的肉壁,帶出大量的淫液,流向陳靜大腿根處,而這摩擦也讓陳力的肉棒和陳靜的小屄產生一陣又一陣酥麻的電流,讓姐弟二人初次體會到了淫慾的快感……

「好……弟弟……你肏的姐姐……好……爽……啊……啊……」

「我……也是……好美……好爽……」

「好弟弟……你的雞巴……真大……好燙……啊…啊……爽死姐姐了……」

「姐姐……我就是要讓你……爽死……我……」

「……好呀……肏死姐姐吧……使……勁……使勁肏……」

陳靜品嚐到了這樣美妙的性愛,小屄中瘙癢的感覺,不由使她促使陳力更加大力,猛烈地來自己的小屄。

而陳力此時由於男性的本能,征服欲的高漲,本來也忍不住了,要加快抽插的速度,可是由於怕姐姐不能承受,正在痛苦的忍耐著。接到姐姐的指令後,欣喜若狂,於是將肉棒抽插的飛快,而且每一次往陳靜的小屄中入的時候都是使滿力氣狠狠的一下衝了進去,彷彿就像真要用那粗大、堅硬的肉棒把陳靜濕嫩的小屄搗爛,刺穿一般……

在兩人交合的部位發出「啪……啪……」的響聲,還有「嗤……滋……」從陳靜的小屄中濺出的淫液的聲音……

「……啊……啊……呀……弟弟……你把……姐姐……肏的好爽……啊……

我……不行了……啊!……好爽呀……美死姐姐了……「

而此時陳力也到了緊要的關頭,他飛快的將肉棒拔出,又狠狠扎入陳靜的小屄,使勁的肏了數十下,努力地將肉棒往小屄的最深處頂進去,好像要把自己整個人都要穿著姐姐體內似的……全身一陣說不出的爽美的感覺,將濃濃的精液噴射在陳靜的身體深處……

「噢……,啊……呀……」陳靜在陳力滾燙、有力的精液的噴射下也從體內又湧出一股淫液……

兩個人互相緊緊地擁著對方發熱、顫抖的身體。一動不動地享受著這淫慾高潮後的快感……

※※※※※※※※※※※※※※※※※※※※※※※

第二天早晨。

陳健坐在樓下客廳中的沙發上,抽著香煙。門開了,陳靜端著早餐走出來,放在桌子上。陳健注視著她─陳靜只是隨便的穿了一件加長、寬大的T恤,剛剛遮住她圓圓的臀部,而雪白豐滿的大腿一覽無餘地暴露在清晨涼爽的空氣中,隨著她的走動,T恤搖擺著,依稀可以看到裡面隱藏著的那具肉體的玲瓏曲線,凸凹分明;令人遐想連連……

「小靜……昨天晚上,爸爸是不是……」陳健將手中的香煙掐滅在煙缸中,看著陳靜說。

陳靜對著陳健一個甜美、又有點調皮的微笑;打斷了他的話,嬌聲地說:

「爸爸……昨天你把我弄得好痛。」

「…小靜…,爸爸真是該死……我怎麼做出這種事來了,爸爸對不起……真對不起你。」陳健滿臉痛悔的表情。

「啊,哈!」陳靜輕聲的笑了起來:「沒什麼對不起……還有小力,他也和你一樣!」

「小力……,這、這是怎麼了。我打死這臭小子。」陳健怒氣沖沖。

陳靜走近陳健向他的懷中偎去。

「小靜,別這樣,你是一個大姑娘了。」陳健想把她推開,卻沒推動。

「爸爸,不關小力的事。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我知道,你自從媽媽去世以後就壓抑著性慾,我就想,我既然長得和媽媽如此相像,我為什麼不能代替媽媽來安慰您呢?再說,除了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誰又能和媽媽如此相像。至於小力嗎?他長大了,他偷看我換衣服,還自慰……。既然我已決定用身體來撫慰您,為什麼不能也給弟弟呢。再說,他還是那麼的帥氣。」

「小靜,這是真的嗎?」陳健一臉驚愕的表情,「你怎麼能這樣呢?」

陳靜站起來,「反正昨天您已經肏過您的女兒了,小力也已經肏過她的姐姐了。」

陳健站了起來,一把抱住陳靜,心想:「反正是大錯已經鑄成,做一次也是做,為什麼不好好享受這樣漂亮的女兒呢,說不定好多人都想這麼做,可是卻沒有小靜這樣自願讓父親、弟弟肏的女兒呢。

「可是,小靜這樣太對不起你了,你太委屈了。」

「爸爸,這是我自願這麼做的。再說,只要您別把人家肏得那麼痛,只顧自己發洩……;而像小力那樣……讓我舒服得死去活來的……。我還想要呢!」

「小靜,我的好女兒,我昨晚我醉了……太魯莽了,對不起。我保證,今後一定會溫柔…讓你爽……讓你舒暢………其實,我早該想到,既然你的媽媽在床上就是這樣的放浪,她的女兒怎麼會沒有遺傳。」

陳健將雙手從陳靜的T恤下伸了進去,卻才發現,原來裡竟都是真空的,既沒有胸罩,也沒內褲。他將陳靜移到自己的身前,從陳靜的背後抱著她,坐在了沙發上,雙手正好握住陳靜那對柔軟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愛撫著……陳靜正坐在他的腿上,屁股下更能感覺到一大砣東西在蠢蠢欲動。

「爸爸,我姐姐不但是放浪,我看她是淫蕩呢。」陳力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

「爸爸,你看弟弟說人家是蕩婦呢。」陳靜撒嬌地說道。

「胡說,你姐怎會是一個蕩婦呢?!……」陳健說,

「還是爸爸好。」陳靜被爸爸撫弄得有些發癢了,感覺小屄又分沁出淫液,濕濕地發癢。她不安分地在陳健的懷中扭動著身體。

「你是一個又美麗,又可愛的……」陳健說著卻停了下來。

「什麼呀,接著說,爸爸。」陳靜問,

「一個既美麗、又可愛;既淫蕩、又淫亂的一個小淫娃。」陳健接著調笑地說:「小淫娃,你的小屄好濕啊,是不是裡面好癢啊,想用爸爸的肉棒,還是弟弟的來插你的小屄呀?」

「人家不來了,你們兩個欺侮我一個人。」

陳靜掙扎著假裝要站起來,卻被陳健一下子抱了起來,將她胸部向下放在了桌子上。陳健脫下了褲子,他的肉棒已經充血漲大了。

「小力,讓爸爸先來再享受一下你姐姐的小嫩屄,」

「小靜,這次爸爸不會再把你弄痛了,爸爸要讓你爽得死去活來。」

陳健站在陳靜雪白,圓嫩的屁股後面,雙手抓住兩瓣豐滿的肉臀,向左右分開,露出了陳靜濕淋淋的豐肥白嫩的小屄。

「女兒,爸爸要肏你了。」

「來吧,快插進去吧,別管我痛不痛,好好享用你女兒的小屄吧。」

陳靜雖然昨天已經開苞,又被父子倆肏了兩次,而且現在小屄已經充分濕潤了,可是她的嫩屄依照是那麼的緊縮。陳健粗大的肉棒使了一點勁才得以完全插入,被陳靜溫暖的小屄緊緊地夾著,讓陳健覺得是那麼舒服,大腦中更有一種肏自己女兒那種淫亂的、莫名的快感。

「……噫呀……爸爸,好大的肉棒啊,女兒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