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

幾個月前,我在網上貼過一篇文章,講述了我少年時代和媽媽甜蜜的初體驗的經過,這一方面是為了紀念我深愛著的媽媽,同時也是為了排遣我的無限思念。

由於長期以來對媽媽的思念,我終於對酷似媽媽的妹妹杰茜產生了不道德的想法。

大家也許都還記得,杰茜是我和媽媽亂倫之愛的結晶,名義上她是我的妹妹,實際上卻是我的女兒。

媽媽死於三十年前的一次車禍,那給我及我們一家帶來了長期的痛苦,我清楚地記得那時我是多麼地痛不欲生,有時甚至想到了死。好在時間能沖淡一切,如今,我也開始步入老年,但對媽媽的愛卻愈久彌堅,越發的熾烈了。

當然,現在杰茜也已人到中年了。

她現在是一個十分普通的中學教員,今年四十歲,就在我們居住的社區任職,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兩個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現在當然都已經成年了。

媽媽和我一直努力避免我們之間不正常的關系影響杰茜的成長,所以,現在的杰茜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性,當然,她根本不可能知道我這個她異常信賴的大哥其實就是她的生身父親。

我們之間很親密,感情很好,但我毫不懷疑如果她知道我長久以來對她的各種齷齪的念頭的話,她一定會驚駭,並進而拒絕我的要求,因為她始終是個傳統的女性,特別是到了她這樣的年紀,很難要求她做一些出閣的事。

我對自己很失望,我想念媽媽想得要發瘋,現在,我又不能對妹妹做出這樣可怕的事,我害怕從此失去妹妹對我的愛和尊敬,我真的是要瘋了。

但,世事的發展總是難以預料的。

學校每年六月都要放假,那時,妹妹和我就有機會天天碰面了。

我自己開有一間公司,運轉相當良好,所以我基本上處於半退休狀態,反正公司的業務我已經托付專人管理了,我也樂得清閑。

我的妻子是個律師,她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但律師的工作占用了她大量的時間,我們見面的機會反而很少,我大多數時候是孤身一人。

妹妹的丈夫是個地區代理商,由於業務的關係,經常往外跑,長年不在家。

這樣一來,很自然地,我和妹妹待在一起的時間明顯地增多了,特別是在學校放假的時候。

一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因為我答應了妹妹要把她的兩個孩子送到車站去,他們的祖父母邀請他們一起到豪華游艇上渡假,這幾乎是每年必須的節目了,大概要花上兩個星期。

在去的路上,兄妹倆抱怨說他們年紀已經不小了,再參加這樣的聚會沒什麼意思,但我知道他們其實是很盼望有這樣的旅行機會的,因為他們的祖父母一對溫厚但又很開明的長者,他們一定會相處得很愉快。

等我把他們送走,就開始尋思著家裡只有我和妹妹兩個人了,我們該怎麼打發時間。我看到在車站旁的花店裡擺放的鮮花十分好看,於是,我選了一束紅色的牡丹,打算送給妹妹,她現在正在家裡等我,她許諾說作為我送她的孩子去車站的回報,將為我准備一次早餐。

到妹妹家的時候,她才剛剛起來不久,還穿著睡衣。當我把花束亮出來時,妹妹顯然沒有想到我會送花給她,顯得十分驚訝,但隨即表示了她的驚喜,並給了我一個熱情洋溢的吻,弄得我有些想入非非,差點出醜。

我舒服地坐在餐桌上,愜意地享受妹妹親手給我做的咖啡,眼睛卻盯著妹妹睡衣裡若隱若現的胴體看。她的臉有些浮腫,頭發也顯得凌亂,而且沒有化妝,顯然是剛睡醒過來,還來不及梳洗的緣故。

不過,我覺得她這樣更好看,嬌慵可愛,像極了媽媽,當年爸爸死後的一段時間,媽媽就是這樣的形象。不過,不同的是妹妹的眼睛很大,烏黑發亮,但其他地方簡直和媽媽是一個模子裡出來的,白皙的皮膚,修直的鼻梁,性感的嘴唇,簡直就是媽媽的翻版。

我邊吃東西邊細細地打量妹妹渾圓豐滿的臀部,美麗圓潤的腳踝,以及胸前那一對鼓起的弧線,正所謂秀色可餐嘛。

我們邊吃邊聊,吃完後,妹妹收拾桌子,我拿起報紙,假裝看報,其實卻是在偷偷欣賞妹妹性感的身軀在衣服裡扭動的風姿。

妹妹看來對我送的花很在意,她把我送的牡丹拿起來,小心地去掉了包在根莖上的包紙,然後把它放在桌上,自己蹬著一把梯子爬上去,想把放在壁櫥上的一個花瓶拿下來,但當她爬到頂上時,她突然畏縮不前,臉上現出痛苦的表情。

「怎麼了?」我忙站起來,快步走到她的身後。

「哦,」她呻吟一聲,「我的後背好痛,已經有兩個星期了,看來都好不了了,我是不是已經老了?」

「好吧,小心點,讓哥哥給看看。」我關心地說著,伸出手,按住了她的腰部,小心地把她扶下梯子。

妹妹給花瓶注上水,用心地把牡丹插上去,擺放好位置,左看右看,滿意後,才把花束端端正正地擺放在桌子的正中央。

「小心點,妳的後背怎樣了?」我問,「哪裡還痛?」

「哦,就在這兒,不過現在已經好多了。」她把手伸到背後,指點著肩胛骨下的一個部位,告訴我就是那裡痛,我忙心疼地伸手給她按摩。

「哦,那裡有個小疙瘩。」她抱怨道。

「是的,有塊小東西,我看妳有點肌肉痙攣,讓哥哥給妳按摩一下。」

「謝謝你,哥哥。」妹妹謝了一聲,「我本來還想去看看醫生呢。」

「妳確實需要護理,」我微笑道,「讓哥哥給妳做一次身體按摩吧,哥哥的技術不錯喔。」

「是業餘的吧。」

「說對了,我那位就很喜歡我給她按摩。」

妹妹笑了,我們一起進到她的臥室去,我到浴室去拿毛巾,她則坐在床上等我。

我從衣架上取下一條毛巾,順便到藥櫃裡找來一瓶外用酒精,然後回到妹妹身邊,示意她脫下衣服。

妹妹的裡面沒有戴乳罩,所以她讓我轉過頭去。

等我轉過頭來,她已經俯身躺在床上,她的乳房整個地埋在鬆軟的被單裡,我看不見它們,而原來罩著的袍子已經褪到了屁股上。

妹妹背部的曲線相當美,肌膚白皙光滑,看上去沒有一絲瑕疵。

當我用手撫摸上去時,心裡感到有些不安,手不禁有些發抖。

「哦,好冷!」

當我把酒精擦到她的背上時,她頓時倒吸了口氣。

我用心地給她按摩她的後背,用拇指忽輕忽重地揉弄她疼痛的地方。

「哎喲,哥哥,好痛啊!」

她抗議我的粗魯。

我不理會她的抗議,繼續用拇指使勁揉弄,直到我感到她的身體開始放鬆,肌肉漸漸鬆弛下來,我才慢慢減輕了力量,妹妹也不再抱怨了,相反身體軟綿綿地癱在床上,一幅舒服的樣子。

「現在,」我說,「知道我不是在騙妳了吧?我知道怎樣做才能使妳滿意的,哥哥再給妳按摩一下身子,好吧?」

「嗯──唔。」

妹妹不說話,只是哼哼幾聲。

我見她沒有反對,於是開始用心地給她做身體的按摩。先是她的後背,我把手掌輕輕地貼在妹妹柔軟光滑的脊背上,溫柔地撫弄著,妹妹只是低著頭,在鼻腔裡偶爾發出細微的喘息聲。

妹妹的肌膚細膩柔滑,觸感極佳,摸上去柔若無骨,我不期然地有些興奮,但心裡更多的是對她的丈夫的嫉妒和恨意,我知道這些年來,妹妹的丈夫似乎只知道自己對這個家庭的義務,卻好像忘了對自己妻子應盡的義務,總是忙於工作而把妹妹一個人丟在家裡,讓她一個人獨守空房。

我感嘆著妹妹的不幸,但我又能怎樣呢,我只有在這樣的機會時,才能給妹妹一些外在的無關痛痒的安慰而已。我細心地揉弄著妹妹赤裸的脊背,手掌在光滑的肌膚上溫柔地游動著,然後慢慢地向上,撫摸到她柔和的肩部,她自覺地把垂在肩上的頭發分開,讓我可以繼續撫摸她的脖子、肩膀和手臂。

當然,妹妹只是感到我溫柔的動作,但她不知道我這樣做的時候,身體已經產生了不良反應,我身體的某個部位已經處於極度的亢奮狀態中了。

我試圖在給她按摩的時候動作更專業點,但是手卻不聽使喚,動作顯得有些輕僥,好在妹妹沒有覺察出我的動作有什麼特殊之處,反而覺得很舒服的樣子。

她的身體已經完全鬆弛下來,整個人趴在床上,眼睛也已經閉上了,只有鼻子裡發出陣陣輕微的哼哼聲。

我恢復了一些自信,抖擻精神,繼續給她的身體按摩。

「感覺好嗎?」我問。

「唔──是的,很好。」她喃喃道,似乎身體已經完全散架般,懶得再挪動一下身子。

這時,我膽子突然大了起來,猛地掀起她的袍子,把它丟到一邊。

她一下子緊張起來,抬起頭,轉過來看了我一眼。

她臉上是什麼表情呢?

是震驚?

懷疑?

困惑?

還是順從?

我不清楚,似乎每一樣都在她的臉上閃過,然後她把頭枕在手臂上,似乎是有些明白似的吃吃地偷笑起來。

妹妹穿著一條白色的內褲,把豐滿的臀部勒得很緊,漲鼓鼓的屁股高高翹起,彷彿要把窄小的內褲撐破一樣。渾圓的大腿看起來有些鬆弛,在大腿與屁股的交界處,擠出一道皺折,愈發顯出妹妹下身的豐腴。

我開始按摩妹妹的腳。

「媽媽經常讓我這樣做,」我說著,抬起手,聞了聞手指,「這氣味讓我想起媽媽。」

妹妹默不做聲。

我抬起妹妹的腳,讓它枕在我的腿上,輕輕地揉弄她的腳踝、足弓、腳掌,然後開始用力地按摩她的小腿。

妹妹的腿當然已經比不上年輕人那樣的細膩和富有彈性,但對我而言,它仍是那樣的美麗,極具女性成熟的魅力。

撫弄完妹妹的小腿,我把她的腿放下來,分開,我可以看到她白色內褲包圍下私處鼓起的地方。

妹妹依然閉著眼睛,但和剛才愜意地享受我的服務時有些不同,氣氛變得有些微妙。

她的身體已經不再像剛開始那樣放鬆了,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繃得有點緊,從這些微的緊張可以判斷出妹妹有些興奮,她把頭埋在手臂裡,不讓我看到她的表情。

我感到有些迷茫,就在十分鐘前,我絕不會想到妹妹會躺在床上,讓我盡情地撫摸她的身子,而現在,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我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如果妹妹允許我做我想做的事,那麼我長久以來渴望達成的願望將極有可能實現。

我試探著開始撫摸她柔軟的大腿。

我兩只手同時工作,圈住她的大腿,用力地按摩著,同時慢慢地把它們越打越開。

我的手越來越放肆,完全是隨心所欲地恣意撫弄妹妹的大腿,同時手掌也越來越接近妹妹的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