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健身房

「天威?!他好像是一個攝影師,是嗎?」亞當不確定地問道。

「是的,主人。」

「他來幹什麼?」

「他找我們拍寫真集,主人。」寶華毫無保留地回答著亞當的問題。

「寶華,是誰來了?」蘊如從洗手間傳來聲音。

「回答她。」亞當命令著寶華。

「是主人。」寶華回答道。

「什麼?」蘊如從洗手間出來看著背對她的寶華,奇怪地問道,「你在說什麼啊?」這時的她似乎還沒有留意到亞當的存在。

「她沒有說錯。」亞當推開寶華讓她去把門關上後,對蘊如說。

「教練?你怎麼來了?你剛才在說什麼啊?」蘊如發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寶華說得沒錯,我是寶華的主人。」亞當仍然微笑著回答。

「什麼?你別開玩笑了。」蘊如搖著頭說,她覺得她似乎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從來不開玩笑,而且我不單單是寶華的主人,同時也是你的主人。」

亞當一邊回答一邊逼近著步步後退的蘊如。

「你,你,你不要過來,再過來的話我就要叫救命了!」蘊如慌張的大喊。

「嘖嘖,你太吵了。」亞當搖了搖頭說,「看來是時候讓你安靜一下了。 」

「你要幹什麼?」已經被逼到牆角的蘊如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你有』碎花健身圖『嗎?」亞當在靜默兩秒後突然問道。

蘊如聽了後張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著亞當,她不懂亞當為什麼會突然間冒出一句毫無關係的話,但是只是那麼一瞬間,她便閉上了雙眼,整個人順著牆角滑了下來,低著頭跌坐在地上。

亞當蹲下來,左手輕柔地撫摸著蘊右臉,說:「蘊如,我是誰?」

「你是我的主人。」蘊如低聲說道。

「睜開眼睛,看著我。」亞當的手滑至蘊如的下巴,把她的頭提起來說。

蘊如睜開了眼睛,雙眼無神地看著亞當。

「你是主人的什麼人?」亞當繼續問道。

「我是主人的奴隸。」蘊如呆板的回答。

「站起來,去沙發上坐著。」亞當命令道。

蘊如象機器人似的做著每一個動作,當完成後,便靜靜地等待著主人的下一個命令。

接著,亞當命令寶華跪在蘊如的面前,並且把她自己和蘊如身上的所有衣服全部脫掉。

亞當坐到了蘊如的身邊,把蘊如抱起來放在他的大腿上,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在她的胸前來回地搓揉著她的雙乳,問:「舒服嗎?」

「舒服,主人。」蘊如歎息著說。

「記住,這種舒服會一直在你記憶裡保存。」亞當吻了吻蘊如的臉頰後說,「這種舒服會讓你很快樂,然後你會渴望更多的快樂。」

「是的,主人。」

這時,亞當把蘊如放回沙發上,對蘊如說:「蘊如,看著寶華,」亞當一邊說一邊離開沙發,然後把寶華拉過來扶坐在他的胸前。

蘊如依照命令,無神地看著她眼底下的寶華。只見她的主人輕輕的揉著寶華那美好的雙乳,捏著那對堅挺、淡淡粉紅色的蓓蕾。而寶華雖然被控制著意識,但是肉體深處原始的渴望卻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纖細但卻性感的大腿張了開來。然後她主人的手慢慢地來到了寶華的私密處,尋找著寶華的敏感點,當找到後,開始觸碰著那一個讓人興奮的地方。不多久,寶華開始呻吟,她的私處也開始流出一滴滴晶瑩的液體來……

「我可愛的蘊如」亞當笑看著眼前蘊如,「你看到了寶華的快樂嗎?」

「看到了,主人。」蘊如呼吸急促的回答。

「你也想要快樂嗎?」亞當的手雖然從未停過,但是他的眼睛卻一直盯著蘊如在問。

「想要,主人。」蘊如開始有點坐立不安。

「很好,不過」亞當頓了頓說,「如果想要快樂的話,就先讓寶華完全的快樂起來才行。你懂嗎,蘊如?」

「是的,主人。」蘊如緊盯著寶華說。

「來,按照我剛才的做法,好好的服侍寶華,但是你要用你的嘴來完成這些服務。知道嗎?」

「是的,主人。」蘊如回答完後便慢慢地跪在寶華的兩腿之間,雙手撐在她身旁的兩側,用她的嘴親吻著寶華身上的每一寸肌膚,然後一路來到了她的私處。蘊如用舌頭伸進寶華的私處,溫柔地從下方開始一路向上舔,直到被她的主人按住了頭,讓她的舌頭一直停留在寶華的陰道裡不斷地撥弄著寶華的陰蒂……

而先後被亞當和蘊如挑逗的寶華,這時她的身體開始越來越緊繃,她不斷地在呻吟,似乎在渴求著什麼,雖然她的意識仍被控制著,但是她的身體卻有著最自然的反應。她分泌的汁液越來越多,雙腿不由自主的擡高,然後夾住了蘊如的頭……

這時的亞當也並未停止工作,他的一隻手用力地搓揉著寶華乳房,另一隻手則按著蘊如的頭部不讓她動彈,自己則跪在寶華的身側啃咬著另一個沒有被手照顧到的椒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蘊如和亞當上下夾擊的寶華,到達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她的全身顫抖著,剛剛用力夾住蘊如頭部的雙腿似乎突然失去了力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聽到聲音的亞當在這時才放開按住蘊如的手,他坐了起來,看著仍然在舔著寶華的蘊如,他覺得自己的指揮棒突然的一陣燥熱。

亞當用力地拉起蘊如,抱著她瘋狂地吻著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膚,引發蘊如的呼吸越來越濁重。

亞當把蘊如輕輕地放在餐桌上,撫摸著沾了些許寶華愛液的臉龐,「我的寶貝,你是屬於我的,是嗎?」

「是的,主人。」蘊如喘息著回答。

「你是永遠屬於我的。」亞當在說話的同時,把自己的指揮棒猛地插進了蘊如的淫穴裡。

「啊……啊……啊……」未經人事的蘊如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搖著頭拚命地想要讓那痛苦的東西離開她的身體。

亞當怕肉體上的痛苦會使蘊如從脫離現在的狀態,於是他捧起蘊如的頭,直視著蘊如說:「蘊如,深深地放鬆……深深地放鬆……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影響你……放鬆……忘記所有讓你不高興的事情……忘記所有讓你不舒服的感覺……深深地放鬆……深深地放鬆……」

慢慢地,蘊如的身體再一次的放鬆下來,她神情木然,眼睛迷惘地凝視著亞當。

亞當見狀,開始緩慢地抽插著蘊如的淫穴,「現在的你感覺不到任何痛苦,你是一個沒有痛苦的人,你只會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沒有……痛苦……感覺……快樂……」蘊如按照亞當的指示感受著自己的身體。

「很好,很好」亞當繼續抽送著,「記住,讓主人操你將是你最快樂的事情,也是最能讓你有高潮的感覺,你的快樂就是與主人做愛。」

「讓……主人……操……我……是……最……快樂……事……高潮……快樂……是……做……愛……」蘊如的身體漸漸地適應了亞當的頻率。

很快的,亞當就沒法子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野獸一樣姦淫著蘊如,屋子迴盪著蘊如的呻吟和亞當沈重的呼吸……「你現在全身都需要我給你的快樂,是嗎?」

「是的……主人……喔……喔……嗯……」

「你快到達到高潮了,是嗎」

「是的……主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一聲短促但尖銳的聲音後,蘊如在感到有一鼓熱流衝進她的體內後就暈了過去。她的身體還在擅抖著,雙腿懸掛在半空中無意識的搖擺著……「我的寶貝,你可真棒啊……」亞當輕撫著蘊如的臉龐說。

亞當回頭看了看寶華,看著她像一個充氣娃娃一樣雙眼緊閉,張大嘴巴在躺在地上,他心裡有了一個新的玩法。

「寶華,站起來」亞當命令著寶華,「睜開眼睛」

寶華艱難地睜開她的雙眼,無神的凝視著亞當。

「你現在快樂嗎?」亞當問道。

「快樂,主人。」寶華機械地回答。

「是誰給你的快樂?」

「是主人,主人。」

「乖,蘊如也帶給你快樂,是嗎?」

「是的,主人。」

「那可要回報她哦」亞當指著蘊如說:「你現在要服侍她,讓她像你達到一樣的高潮,直到我說停為止……你明白嗎?」

「是的……我要服侍……她……明白……主人」

「這次得從腳開始,知道嗎?」

「是的,主人。」

只見寶華步履蹣跚地走了過去,跪在蘊如大張的雙腳面前,吮吻著蘊如的大腿,再一路吻到她的腳趾頭。然後她繼續往上舔去,開始掠奪著蘊如的花田,以舌頭潤濕了黑叢,陣陣花穴的芬芳,惹得她一直流連在這片瑰紅的花瓣上不想離開。

蘊如的身下掀起一道強烈的震波,讓她無法克制地蠕動身軀,禁不住地擡高下顎,吐吶出妖媚的細細聲韻。「啊哼……啊哦……啊哼……」

寶華探出濡濕的舌,直接襲向花蒂,不停旋轉舔舐。

蘊如的穴口霎時湧出一道熱流,寶華輕舔她粉紅色的花瓣,用舌尖抵住流出的蜜液。

寶華撩起花穴前的毛髮,再次舔著穴外的春水。

就在寶華的一吸一放間,蘊如的眼睛雖然還是緊閉著,但是她的身體已經因而顫動了。

「嗯啊……啊……」蘊如被寶華舔舐得全身痙攣抽搐,她不禁嬌哼。

看著她們倆那副嬌媚模樣,讓亞當再也忍不住了,他從背後把寶華拉起,讓她整個人與蘊如重疊著,然後擡臀用力挺進,粗硬火燙的肉棍直接刺入寶華的幽穴,寶華緊窒的肉壁立刻裹住它,幾乎無法抽動。

而由於寶華在之前的遊戲中她的花穴已經得到了充分的濕潤,所以她並沒有象蘊如那樣的痛疼感,使得亞當在抽送時比較暢通無阻,他的動作逐漸加快,一深一淺地刺插著,興奮得微喘著……

亞當狂猛地抽戳送進,讓兩個人的身下不斷抽搐、戰慄,突地一個痙攣,激狂的高潮令寶華拱起身,全身顫動著,但是她的嘴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因為她還一直在親吻著蘊如的每一寸肌膚。

瞬間,一道溫熱的蜜汁從寶華的穴內流淌出來。

在聽見她達到高潮的妖嬌吶喊,亞當再也受不了,一個強肆的衝刺,徹底將他體內的滾熱液體激狂釋放……

亞當在這一輪的衝刺後,頹然地倒在了寶華的背上,他靜靜地休息著,整個屋子好靜,偶爾只能聽到寶華親吻蘊如的皮膚後所發出的聲音……「鈴……鈴……鈴……」電話的響聲打破了整個房子的寂靜。

「喂」寶華被亞當命令來接電話,「是的……嗯……好……沒關係……以後還有機會的嘛……好的……謝謝麗玨姐……好的……再見」

「是麗玨打來的電話嗎?」亞當從背後環著寶華問道。

「是的,主人。」寶華的回答恢復到了原來的機械化。

「她說什麼?」

「她說天威有事不能來了,主人。」寶華重複著電話裡的回答。

「哦」亞當覺得事情似乎有點不正常,「她還說了什麼?」

「沒有,主人」

「這樣啊」亞當想想今天應該還不會出什麼問題後,便放寬了心。他的手不禁又開始撫摸上了寶華的臉,把她轉身面對著他,「既然這樣的話,你願意繼續和主人一起玩嗎?」

「願意,主人。」寶華的回答讓她自己掉進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美麗的甜心,把蘊如抱進房間,我們一起玩,好嗎?」亞當摸了摸寶華的頭說。

「好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