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健身房

亞當看著她們的的動作,笑了笑,繼續說道:「把心情放鬆,把全身的感覺都放鬆。希望你專心仔細聽我所說的話,心裡不去想其他任何事情。眼睛閉起來!……眼睛閉起來!希望你覺得很舒適,輕鬆,保持內心清靜。除了我的話以外,什麼都別想。……閉起眼睛來!舒舒服服的閉著眼睛,保持內心清靜,除了我的話以外,什麼都別想。……你覺得雙臂雙腳都很重吧,放鬆雙臂,放鬆雙腳,放鬆,放鬆全身。……放鬆兩腿肌肉,放鬆手臂肌肉,全身放鬆;彷彿你已回到冥冥之中,回到冥冥之中。你在冥冥之中,你會覺得更加放鬆,更加舒服。……你更加放鬆……更加舒服。……你現在只能聽到我的聲音,只聽到我的聲音……只聽到我的聲音。要保持內心清靜,要保持內心清靜。全神貫注,只聽到我的聲音。現在你會覺得很舒服,全身很鬆弛。你開始想睡了,……開始想睡了……很想睡了……非常想睡……保持內心清靜……只聽到我的聲音。你覺得全身放鬆,全身舒適。有規則的深呼吸……有規則的深呼吸……深深的呼吸,……放鬆全身……只聽見我的聲音,保持內心平靜。」

亞當注意到寶華和蘊如的身體已經漸漸地處在了放鬆的狀態,她們的眉頭也慢慢地舒展開來,於是他繼續慢慢熟練的引導著。

「你已開始入睡,……開始入睡……保持內心清靜……你已入睡……你已入 睡……你已睡著了……深深地睡著了。深深地睡著了。舒舒服服的睡吧!……深深地,舒舒服服地睡吧!……你睡的更深,更舒服,……你睡的更深,更舒服;更深,……更舒服;……更深,更舒服;你深深地睡著,保持內心清靜,你睡的更深,更舒服;……你睡的更深,更舒服。睡著……睡著……睡著……全身舒舒服服地睡著,……睡著……睡著……睡著。你睡得很舒服……睡著。……當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你會睡得更深,……如今睡的更深。當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你會睡得更深……更深……更深……更深……更深……睡得更深……更深……更深……更深。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你會睡得更深……更深……更深……更深。」

「一……二……九……十,你們現在已經被我催眠了,睡著了。」

亞當坐在二位被催眠的美女說著:「這表示你們的身體已經完全準備好跟隨著我的指示了。」

亞當看著寶華和蘊如,注意到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在她們眼皮底的眼球仍然能發現一些輕微的轉動,看來她們對暗示的感受性都算還可以,但這樣還是不夠的,亞當決定繼續加深她們對他的服從性。

「從現在起,你們將不會遲疑我給你們的任何指令,你們會乖乖地服從著我的指令。如果你們瞭解的話,就回答一聲』是『。」

「是」

「是」兩位美女聽話地回應著。

「很好。現在你們要注意聽著我說,除非我摸著你的額頭說話,否則,你將聽不到我下的任何指示。」亞當伸左手輕輕的撫摸著紅衣美女的額頭,說: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寶華」寶華從口中輕柔的吐出話語。

「很好」亞當聽了後伸出右手,重複著剛才的動作,問著那位藍衣美女:

「現在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蘊如似乎還有所抗拒。

亞當心裡驚訝眼前的美女到現在還有自我意識的存在,但是表面卻不動聲色,他冷靜的扶著蘊如坐了起來,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類似於手電筒的東西,打開了開關後,對她說:「睜開眼睛。」

蘊如掙扎著撐開自己沈重的眼皮,當她的眼睛剛打開一條縫,就感覺有一道光直衝進她的視線中。

「對,看著這道光,你要一直注視這道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這道光上。」亞當慢慢地引導著蘊如。

蘊如試圖控制自己,但卻毫無辦法,她覺得那道光越來越漂亮,越來越吸引著她的目光,她根本沒有辦法移開視線。

「放鬆……再放鬆……聽著我說話,現在你的耳朵裡只能聽到我的聲音,明白嗎?」亞當緩慢地、持續地將那道光在蘊如的雙眼之間移動著。

「是的」蘊如神情木然的回答。

「你現在頭腦一片空白、再也不能思考、看著這道光、你只能看著它、心情變的很平靜、很舒服的、慢慢的、聽著我的指揮……明白嗎?」隨著亞當的引導,蘊如的腦子變的一片空白,她很快的就進入到深沈的催眠狀態裡。

「很好,服從我會讓你覺得很輕鬆,很幸福,很快樂。」

蘊如漸漸地開始跟隨那道光來回移動,神情呆滯木然、臉上表情也已經慢慢的鬆弛、在不自覺中,她已經被亞當控制著,亞當讓她放棄了所有的抵抗,讓蘊如完全地臣服於他。

「對,就是這樣,我的寶貝,你很快就要成為我的玩偶了,相信我,快了……」亞當笑著說。

不一會兒,亞當繼續著他剛才的問話:「來,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亞當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撫著蘊如的前額問著他原來的問題。

「我叫蘊如。」蘊如這次毫不猶豫地回答著。

「蘊如,仔細的聽著」,亞當繼續撫摸著蘊如的前額,「我是你的主人,每當你聽到』碎花健身圖『時,不管你身在何處,或做任何事情時,你馬上會進入到像現在這種狀態當中,你會很舒服的沈沈睡去……知道嗎?」

「是的,主人。」

「真乖,我的寶貝。現在來看看你的同伴吧。」亞當拉著蘊如坐在寶華的腳邊後,他便回來寶華的身邊,用手輕柔地撫摸著寶華的額頭,說:「寶華,你能聽到我嗎?」

「能」寶華含糊的吐出話語。

「很好,寶華仔細聽著,我是你的主人,每當你聽到』碎花健身圖『時,不管你身在何處,或做任何事情時,你馬上會進入到像現在這種狀態當中,你會很舒服的沈沈睡去……知道嗎?」亞當一直輕柔地撫摸著寶華的前額。

「是的,主人。」

「很好,我的寶貝。」看著顯然比蘊如接受催眠程度要高的寶華,亞當決定利用她來加強蘊如的受催眠程度。

他指揮著蘊如跪在寶華跟前,擡起寶華的腿,捲起寶華的褲腳,讓她開始從腳趾到膝蓋一路吻她。而他則用雙手順著她的鎖骨一路滑進她的運動服裡,像玩著玩具一樣,挑弄著寶華的乳房……

這時,VIP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亞當轉過身,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人後,對他說一句:「把門關上,站在我旁邊。」便又轉回了身體。

「好了,蘊如,你可以停止了,坐起來。現在我要你張開眼睛。」他命令著。

蘊如聽話的坐了起來,神情恍惚地睜開眼睛,盯著亞當,眼睛空洞看不到焦點。

「擡起頭,看著我身旁的人。」亞當繼續命令著。

蘊如緩慢地擡起頭,無神地盯著亞當身旁的人,等待著亞當的下一個命令。

「很好」他半轉身體,對著仍然躺在墊子上的寶華說:「寶華,坐起來。 睜開眼睛。」

寶華也聽話的照著亞當的命令做。

「坐到蘊如的身邊,看著我身旁的人。」

在亞當下完命令後,只見寶華也動作緩慢地執行著他的命令。

「真乖。蘊如,寶華,看著你們眼前的人,當你們清醒後,會認為眼前的這個人是你們最信任的人,你們不會懷疑他的任何言行,而且你們會無條件地執行他的命令。如果明白的話,給我重複說一遍剛才我所說的話。」亞當說。

過了幾秒後,寶華和蘊如一前一後地重複著亞當的命令。

當她們把命令都複述一遍後,亞當轉身問著他身邊的人:「你還有什麼要求嗎?」

「你確定她們已經完全聽話了嗎?」一個女聲自這個人的身體內發出,原來他竟是麗玨!

「當然,或者你可以試試她們的聽話程度。」亞當笑著說。

「好」麗玨也不客氣。

「蘊如,寶華你們都仔細聽著,當我說』已經完畢『後,你們將從這個狀態中醒來,但是在你們的潛意識裡,已經把我剛才說的話深深的刻在你們的腦子裡,你們不會記住這些命令,但是你們會執行這些命令,而且是無條件,無懷疑的執行它。」亞當嚴肅地說著。

「是的,主人。」寶華和蘊如輕柔地回答著。

「很好,當你們醒來後,你們會覺得上了一堂很棒的瑜伽課,雖然你們已經忘記了內容,但是你們都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課程,你們都想上。而且你們會迫不及待的要求盡快來上課,知道嗎?」

「是的,主人。」

「很好,那麼已經完畢了。」

寶華和蘊如聽了後似乎一下子恢復了生氣,睜開了雙眼,她們的眼中都閃現了一瞬間的迷惘,就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她們並沒有注意到周圍,她們只是高興地看著眼前的亞當,衝過去拉著他的手,激動地說:「好棒哦,這堂課上得很舒服耶,明天還有沒有課?我們還要來上。!」

「有,但是你們還沒有入會哦。」亞當笑著提醒。

「這沒問題,我們出去後就去交會費。」蘊如興奮地說。

「對啊,無論多少錢我們都願意,真的是太舒服了。」寶華附和著。

「好,那就謝謝你們了。」亞當說。

「不客氣,我們現在就去繳費吧。」寶華和蘊如一左一右拉著亞當的手準備走出VIP室。

「慢著,你們看看誰來了。」亞當阻止著她們的前進。

「誰?啊,麗玨姐,你來了。」寶華驚呼道。

「你們好」麗玨笑著說。

「麗玨姐,你怎麼來了?」蘊如拉著麗玨的手問。

麗玨看著蘊如的手後,笑了。她知道亞當已經控制住她們了,但是她卻還想實驗一下。

「我的腳不太乾淨,你們過來把它舔乾淨好嗎?」

面對著這樣突然完全不合情理而且帶有侮辱性質的要求,寶華和蘊如沒有絲毫的遲疑。她們想也不想地就跪在麗玨的面前,一左一右開始溫柔地舔拭著麗玨的腳面。

「真聽話」麗玨彎下身摸了摸蘊如和寶華的頭,「好了,不用了。你們去交錢吧。」麗玨終於完全相信了亞當的能力,讓她們兩個離開VIP室。

「好,麗玨姐,我們現在一起出去吧。」

「兩位小姐,請跟我來。」

「好的」

*** *** *** *** ***

「叮噹,叮噹,叮噹」

「寶華,門鈴響了,快去開門。」蘊如喊著寶華。

「你開嘛。我不想動。」寶華耍賴地說。

「不行,我在洗手間,怎麼出來啊?」蘊如又氣又羞地說,「可能是天威來約我們談寫真集的事,快去啦。」

「好啦,我去還不行嗎?」寶華無奈的走出房間去開門。

「誰啊?」寶華在門邊問道。

「你好,我是亞當。」門外的人回答。

「你好,咦,亞當教練?!」寶華驚呼著打開了門,「你怎麼來了?」

「我是過來問你拿一張』碎花健身圖『的。」亞當笑著回答。

寶華燦爛的笑容頓時凝固起來,臉上現出呆滯的表情,眼瞼一下子重重地閉合起來。她整個人無意識地向前倒去,亞當見狀伸手抱住了寶華,在她耳邊說:「寶貝,我是你的誰?」

「你是我的主人。」寶華機械地回答。

「很好」亞當高興於指令仍然有效,但是卻好奇寶華似乎像是在等別人,於是他問道:「寶華,你剛才在等人嗎?」

「是的,主人。」

「你們在等誰?」

「天威,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