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嬌妻

第二天晚上阿華就打電話過來了,他打聽到了那位治療師的電話,還千交代萬交代的說一定要打電話過去,如果不打過去的話還要跟我絕交。碰到這種朋友實在沒辦法,我也知道他是為我好,本來只是想應付一下就好了,這下不行了,只好照著電話號碼撥過去。

「陳醫師診所你好!」接電話的是一位年輕的小姐,聽她講話的口氣,我想大概是小妹吧。

「對不起,我姓林,我想看診,不知道貴診所的地址是在哪裡?」

「阿!請問你是在哪裡聽到本診所的呢?」聽她的語氣雖然是很客氣,不過好像稍有點警覺的樣子。

「喔!是×××先生介紹的。」我照著阿華的吩咐搬出介紹人。

「啊!原來是曾先生,他可是幫我們介紹了不少客人呢!」警戒心一下子就消除了,換上一副輕鬆愉快的聲音︰「那麼林先生,請問你知不知到我們這邊診療的方式呢?」

「這我不清楚,能不能麻煩你解說一下。」

「好的!我們這邊一律由醫師出診到病患的住所,當然,不方便時也可以找外面的地方,不過在家中心情會比較放鬆,效果會比較好。」

「這樣子也可以!那請問要如何約定醫師的時間呢?還有收費是如何?」

「這方面的是都是由醫師親自與患者談然後再決定的,所以能不能麻煩你先留個電話,醫師會與你們聯絡,詳細的情況醫師也會告訴你們,至於收費是按個案而定,並沒一定,不過你放心好了,我們的病人從沒有喊貴的。只不過現在醫師的時間表已經排到了三個月之後,所以要等醫師可以排出時間後才會與你們聯絡,這可能要請你們多等一段時間,真是不好意思。」

「那能不能提早一點呢?」真沒想到這種治療師的生意居然是這麼的好。

「真是對不起,因為醫師一個星期只能看兩三個病患,所以實在沒辦法。」

「那就沒辦法了,那我先留下電話好了!」我把電話留給那位小妹,心想這下總算能跟阿華交代了,電話也打了,他總沒話說了吧!

第二天阿華果然打電話來問情況,我把情形告訴了他,阿華抱怨了幾句,說為何要這麼久之類的話就掛斷電話了,而我也把這事拋到腦後去了。

想不到過了三、四天,我正在工作時突然接到一個料想不到的電話。

「請問林先生在嗎?」是個聲音很好聽的女子。

「我就是,請問哪裡找?」我聽著聲音一面思索是誰,因為這聲音完全沒有印象。

「我是××診所的陳醫師!你有留預約電話在我們這裡,所以想跟你聯絡一下診療時間。」想不到竟然這麼快就收到回電了。

「啊!這麼快,前幾天診所裡的小妹才說還要等好幾個月的。」

「是的!本來事這樣的。不過正好有對夫婦因為臨時有事剛取消了預定的治療,而你又是曾先生介紹的,所以就把你們先排進來了。那能不能現在請你先把你們的問題大略的描訴一下呢?」

雖然跟外人尤其是個女人談這種事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對方是醫師,應該沒什麼關係吧,而且在電話中,不是面對面也比較容易講話,所以我把大致的情況訴說的一遍。

「嗯……嗯……」陳醫師靜靜的聽完我的敘訴後靜止了一小段時間。

「基本上這不是很複雜的情況,我想只要診療個兩次就足夠了,那麼×月×日以及×月×日你們有空嗎?」

「嗯!可以的。」我看了下月曆,那是兩個星期與三個星期之後。

「那請問收費是如何呢?」這個問題我也是蠻掛心的。

「是這樣的,兩次診療收費是五萬元。」

「五萬元?」我真的懷疑我聽錯了,哪有這麼離譜的收費!

電話那頭的陳醫師輕輕的笑著,看樣子她對這種情況已經很熟悉了。

「林先生!我保證讓你們覺得物超所值,而且我們這邊是顧客覺得滿意後再付款,如果你們覺得沒效果或是不滿意,是可以不用付款的」。

「那好吧!時間就定在那時好了。」聽了陳醫師如此說我也就釋懷了,反正對我們而言沒什麼損失。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診療可能要花不少時間,所以可能要請你們在隔天請假,在家中好好休息……」陳醫師還不厭其煩的交代了一些瑣事。

「好的,我已經記下來了。」接下來我將家中的地址告訴她,至於其他治療的細節的部分就等到診療當日再說了。

下班之後,回到家中我就將情形跟婷婷說明,我知道她也是為了這個問題正在煩惱著,也想盡辦法要面對這困擾的大問題。所以她也是非常贊成,說她會盡力配合陳醫師的。既然達成了共識,我們夫妻倆就等待那天的來臨。

第三章 啟蒙(前篇)

與陳醫師約定的時間就是這個星期三了,我雖然沒有什麼期待,但是心裡也是充滿著好奇,到底是怎樣的診療方式呢?

「林桑!麻煩你馬上到南部的××社一趟,上次出貨的那台機器故障了。還有,順便把小郭帶去見習一下。」星期二早上時老闆突然很緊張的跑到我的辦公室來。

「叫小郭自己去就可以了!我明後天都已經請休假了。」還有重要的事情要作,怎麼能在這時出差呢,我正想把這麻煩事推出去。

「不行啊!機器都是你設計的,只有你最清楚了,××社說要是不在這幾天修好,他們就要退貨,到時公司損失就慘重了。拜託你了,完成之後我會給你獎金,還有你要休幾天假都可以。」老闆都好像快哭出來一樣,苦苦的哀求著。

這老傢伙這時候才在這裡哇哇叫的,上次在會議中我堅持不能降低品質規格時,他還大聲咆叫說我是老闆還是他是老闆,把我臭罵了一頓。果然現在就出問題了,可是不收拾這個爛攤子也是不行,這就是上班族的悲哀。

「好吧!等我把料備好,下午就開車下去。」

當老闆滿意的離開之後,我就趕緊的聯絡庫存部門把所需的材料備好。另外我也沒忘記跟陳醫師聯絡更改診療時間,但是陳醫生說她的時間已經排的滿滿的無法更改,後來商量的結果是由婷婷先與陳醫師面談,而我則是等下次再三人一起,我覺得這樣子也可以,因為也沒其他選擇,於是就這麼說定。

當我跟婷婷說明這事時,婷婷也是跟我抱怨,不過她也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而我雖然也擔心婷婷自己一個人面對診療會不會心裡不安,不過想說反正是女醫師,婷婷應該比較不會緊張才對,而且我不在場說不定還比較容易談話呢!交代完事情後,我就與小郭火速南下去面對那些煩人的機器了。

當我忙完××社的工作回到公司已經是星期五,稍事整理一下回到家中已是10點多了,婷婷高高興興的歡迎我回來,不過還是一副害羞的模樣。婷婷原本就是如此,所以我也不在意,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她好像眼睛都不敢看我。

泡過婷婷為我準備的熱水澡後,我疲憊的身體都恢復了。洗完澡之後我與婷婷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當然要問的的就是陳醫師來的診療的情形。

「前天陳醫師來過了嗎?」我輕輕抱著婷婷邊問。

「嗯!來過了。」

「那面談的情形如何呢?有幫助嗎?」

「嗯!」婷婷只是輕輕的回了一聲,然後頭低得更低了,我可以看出她的臉非常的紅。

「那結果怎樣呢?還是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好奇心大起,雙手抱著婷婷的纖腰要她講給我聽。

「那天你不在家,我很早就吃過晚飯,陳醫師來的時後大約8點左右,剛開門時我不知道她就是陳醫師。」

「為什麼呢?」

「因為她的打扮穿著不像個醫師。」

「咦!那是怎樣呢?」我感覺到很好奇。

「她大約三十歲左右,長得很漂亮。」婷婷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

「那有什麼好奇怪的,誰規定醫師不可以長的很漂亮的?」

「但是她穿著一件火紅色的緊身衣,裙子也是非常的短……」婷婷低著頭小聲的說。

「哦!那後來怎樣呢?快告訴我。」我的好奇心已經被引起來了,這個陳醫師究竟怎樣的一個人呢?和我原先的想像差得很遠。

「我也是覺得很驚異,不過還是把她請進來。」然後婷婷低著頭,紅著臉,小聲的訴說的當天的情形。

※※※※※

她進門後我才更清楚看到她的穿著,那是一件非常低胸的紅色緊身衣,豐滿的趐胸露出了一半,而且她也沒穿胸衣,因為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兩顆突出的乳頭。而且她的裙子更是短到快要露出她的雙股,當她在玄關脫到高跟鞋時那豐滿的雙股與黑色的絲質內褲都可以一覽無遺。

這真是是跟我的想像差很遠,本來我聽你描訴時,還以為是個老學究型的女醫師,想不到竟是這樣子的。

「陳醫師,請到客聽坐坐。」我將陳醫師引進客廳之後,又倒了杯果汁。

「林太太!請不要拘束,我們放輕鬆些,先聊聊好了,我可以稱呼你作婷婷嗎?……」陳醫師果然是很有經驗,聊了幾句話之後就讓氣氛輕鬆多了。

「陳醫師……」

「哈!不要那麼拘束,我年紀稍大些,叫我紅姐就可以了。」

「那……紅姐……」之後我們聊了好一會兒,接著紅姐就轉入正題。

「婷婷,能不能請你把你們夫妻相處的情形詳細的描訴一下呢?」

「我跟先生是相親結婚的,我先生人還不錯,平時很溫柔,只不過在新婚之夜那時……所以從那晚之後,只要一行房我就緊張無比,我先生那個跟本就進不來。」我把情況跟紅姐詳細的說明清楚。

「嗯!我知道了,這基本上是初次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你腦中,無法克服,所以才會讓你每次遇到類似的場合就會害怕,而造成肌肉不自主的用力。另外還有一點想請問的是,你以前有沒有任何形式的性經驗?」紅姐很溫柔的問我,她的口氣讓我不會覺得有任何的難堪。

「沒有!」我低著頭。

「那手淫?」

我又搖搖頭。

「嗯!我知道了,目前的治療方式,首先是要讓你體會何謂性。」

我瞪著大眼,不解的望著紅姐。

「也就是讓你先學會如何享受性的快樂,這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那要如何作呢?」

「這就交給我好了,首先我們到你們夫妻的房裡。」紅姐信心滿滿的對著我說。

聽了紅姐的話我心裡也放下心來,於是我領著紅姐到臥房中。

「坐在床邊。」紅姐以命令的口氣對著我說。

我順從的聽從紅姐,接著紅姐也坐在我的身旁。然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紅姐竟然開始親吻我的耳垂,同時雙手也開始在我的胸前輕輕的撫摸著。

「啊!……」我嚇了一跳,伸手想要推開紅姐。

「不要緊的,我們都是女孩子,我要教你如何享受性愛……」紅姐又說了一些安慰的話。

「嗯!」這時我心裡已經慢慢恢復平靜,而且就像紅姐說的一樣,兩個人都是女人應該沒什麼關係的。漸漸地我開始放輕鬆了,肌肉也不再那麼緊繃。

「對!放輕鬆,眼睛閉起來。」紅姐的聲音好像催眠一樣。

我閉上眼睛,感覺到紅姐正輕吻著我的雙唇,然後舌頭慢慢的伸到我嘴中,我不禁張開我的嘴唇,讓紅姐的香舌進到我的嘴裡,這種緊張卻舒服的感覺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漸漸地我的舌頭已經不知不覺的跟紅姐的舌頭纏繞在一起了。

紅姐從她的舌頭送過來大量的唾液,而我也貪婪的吸吮著,這種感覺真的非常刺激。漸漸地我的舌頭也開始伸到紅姐的嘴中,紅姐輕吸著我的舌頭,另一方面也將更多的唾液送入我的嘴內,紅姐唾液真是香甜,我一邊吞嚥著,另一方面我的舌頭也不斷的追求與紅姐的舌頭作更多的接觸,我以前從不知道接吻竟是如此舒服。

這時紅姐將我輕輕的放倒在床上,然後用更強的力量親吻著我。

「嗯……嗯……嗯……」在紅姐的擺佈之下,我只能無助呻吟。

接著,紅姐的手在我胸前輕輕撫摸,紅姐的力道非常的輕柔,雖然是隔著衣服,但是卻摸得我非常的舒服。摸了一陣子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覺得我需要更多的接觸。

「嗯……紅姐……裡面……」我只能半呻吟的發出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