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夢

四、生病(一)

祁老太爺生病了,這對祁家大院的人來說,無疑是件大事。有人歡喜有人憂,有的巴不得老太爺早點上路,自己就可以把持整個家族,爲所欲爲;有的則怕老太爺不在了,自己不再受寵,淪爲他人淫樂的對象。其實祁老太爺不過是上次在庭院與孫媳汪月霞雲雨時微微傷風感冒而已,根本無關生死。

這不,除了出差的大兒子祁宏、遠嫁他鄉的七個女兒還未趕回來之外,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趙櫻雪、四姨太葉婉茹、二兒子祁健、三兒子祁軍、小兒子祁威、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大女兒祁芳、二女兒祁鳳、六女兒祁佳、么女祁欣、孫兒祁子畫和媳婦汪月霞、祁子夕和媳婦李雪慧、祁子軒都圍在老天爺的房內,噓寒問暖,各安心思。

「咳、咳」,祁老大爺側身頭枕三姨太趙櫻雪大腿躺在床上,麵色微黃。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坐在床內,分別拿捏著老大爺的手臂和大腿,四姨太葉婉茹坐在床前爲老太爺送湯喂藥。左側依次站著二兒子祁健、三兒子祁軍、小兒子祁威、孫兒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右側依次站著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孫媳汪月霞和李雪慧。

「爺爺,你可要保重身體啊!」汪月霞上前跪在床前,柔柔地說道。

「霞兒放心,爺爺隻是上次在亭子散步時受了點風寒,不妨事,不妨事,」祁老太爺目視著孫媳汪月霞因爲跪著身體從粉紅色紗裙中露出的雪白的胸脯,拍了拍汪月霞的小手,蠟黃色臉頰上居然泛起片片紅潮。

「嗯」,正在給祁老太爺按摩大腿的二姨太柳岩妙突然發現老爺子的下體居然有了反映,硬硬的東西不時頂撞著自己的小手。「死老鬼,看到嫩屄就有反映了」,柳岩妙暗罵道。小手抓住祁老太爺的雞巴,狠命地捏了一把。

「哎呀,咳咳」,祁老大太爺突發受到襲擊,不由地發出聲來。

「老爺、爸爸、爺爺……你沒事吧?」除柳岩妙外屋裏的人都緊張地道。

「沒事,沒事。」祁老太爺仔細打量了一下屋裏的女人,老臉嘿嘿笑道。但見:孫媳汪月霞身著粉紅色長紗裙,上繡水色小花朵朵,領口處和袖口處皆用淺青色絲線鎖邊,一頭青絲用一支雕花木簪挽起,臉潤眼媚,沒帶肚兜的胸脯兩個大白奶子顫巍巍地,堅挺的兩個奶頭將粉色透明薄紗撐起兩個小點,長裙下露出一雙白色高跟露趾皮鞋,塗著淺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可愛的伸展著,誘人萬分;

孫媳李雪慧身穿米黃的真絲素紋長裙,外套緋紅色流縈醉花紗衣。透明的紗衣上織就出牡丹暗紋,翩翩的緋邊半袖,鬆鬆的堆疊在肩部,露出大片白白的胸脯。梳得光滑平整的高髻正中插著一支紅玉金菱花。耳朵帶著金花耳墜上鑲著上等的紅寶石,光彩流溢,晶光閃動。白皙細膩的臉龐畫了了豔麗的粉霞妝,顯得雙眼更勾人心魄,黛眉翹鼻,貝齒朱唇,似笑非笑的輕搖著紗扇。胸前留著兩縷長發被風輕輕吹起,果真是風情萬種態,千嬌百媚生。

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分別著深紫、淺紫、淡黃、巨黃色半透明的絲質長裙,腳蹬高跟涼皮鞋,顯出個個欣長高挑的身材,臉上略施粉黛、氣質若蘭,舉手投足間、盡是風騷。

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趙櫻雪、四姨太葉婉茹分別身著寶藍色、天藍色、淺紅色、藕白色真絲旗袍,將那高聳聳、鼓脹脹大肥奶子緊緊包裹著,露出如雪的手臂和圓潤的大腿,渾身上下散發著高貴的氣息,優雅而有氣質。

祁老天爺的淫蕩地笑臉自然瞞不過大家的眼睛,衆人對於大家庭的亂倫行爲早已默然,一場肉戰自是不可避免。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掃蕩著屋裏女人梅花體態,楊柳枝腰,各個兒堆著俏,一團兒是嬌。早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動。要不是老爺子沒發話,怕早就逮著心中的對象一頓狂日猛操,來個淫水長流。

「今個兒大家難得聚在一起,難不免要歡暢一翻,但是大家都要聽我的安排,你們可有異議」,祁老爺子說道。

「但憑爸爸做主,兒子謹遵命令」,祁健、祁軍、祁威齊聲道。

「好,好,好」說完,祁老太爺讓三姨太趙櫻雪盤坐在床上,自己頭枕著趙櫻雪的大腿平躺著,二姨太柳岩妙脫掉自己的褲子露出硬梆梆的大雞巴;又叫大夫人秦落衣、四姨太葉婉茹解開旗袍扣子露出兩對肥大的奶子,將奶子在自己的臉上揉壓;同時命令二姨太柳岩妙、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孫媳汪月霞、李雪慧分別從旗袍和長裙中掏出白嫩的大奶子,輪流爬上床上吮吸自己的大雞巴。然後再一次爲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6 人口交。

按長幼之分,首先上場的是二姨太柳岩妙,柳岩妙身材不高,約摸1.65米左右,但她爲之驕傲的是擁有肥大的屁股和一對堅挺的豪乳,單論豐滿肉感而言,祁家大院無人能及。但見她爬在祁老太爺的胯間,肥大的屁股將個天藍色旗袍撐的綁綁緊,兩個屁股瓣子的輪廓清晰可見,胸前一對豪乳因吞吐祁老太爺的雞巴而不停晃動著。祁老太爺一邊享受著柳岩妙性感溫暖的小嘴,一邊伸手把捏著柳岩妙依然堅挺白嫩的大肥奶子,時而將五指全部陷入奶肉中,時而用手指捏弄那黑色的奶頭。

隨後,騷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孫媳汪月霞依次爬上床來,舔吃了祁老太爺老雞巴,站在床前,等待祁老太爺的下一步吩咐。

期間,祁老太爺是咳嗽不斷,「騷屄兒媳……騷屄孫媳……親女兒……乖孫女……」更是淫聲不斷。

最後伺候祁老太爺的是孫媳李雪慧。李雪慧連看了5 、6 個親人吃爺爺大雞巴的淫靡場麵,早已身體舒軟,麵頰潮紅,一雙雪白的大奶子被揉的變幻了諸多摸樣,奶頭紅脹。「終於輪到自己了,一定要把爺爺伺候好」,李雪慧雙手提著米黃的真絲素紋長裙慢慢爬上床,先是彎腰將一個精緻的肥臀對準祁老太爺,再慢慢把裙門揭起,又將兩腿故意放開,把那略有幾根屄毛的騷屄露了出來。搖搖了肥臀,才俯下身子用那「69式」含住了祁老太爺的大雞巴。祁老太爺被6 個親人吃得生硬的大雞巴再次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洞穴,李雪慧小嘴緊緊地包裹著祁老太爺的雞巴,雞巴頭在口腔四周不停地頂撞,將李雪慧的小嘴頂的鼓脹脹的,隻覺胃裏一陣反酸,「嘔、嘔」,晶瑩的口水大量從口中流出掉落在祁老太爺的雞巴蛋上。祁老太爺一邊享受著孫媳李雪慧的溫暖小嘴巴和高超的口技,一邊感受著秦落衣、葉婉茹在臉上的乳壓,顫抖的雙手撫摸著孫媳李雪慧的肥臀,剝開那粉嘟嘟、肥嫩嫩的陰唇,並起兩根手指插了進去。李雪慧即笑聲吟吟,連叫快活不絕。祁老太爺的大雞巴和手指同時被孫媳李雪慧的兩個騷屄包裹著,爽利連連,忙叫道:「慧兒,你這騷屄好緊好肥,實得是有趣的很啊。」大約半個鍾頭,祁老太爺的「家庭性愛一部曲」才演奏完畢。這可急壞了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幾個男人,個個將長衫搭起個帳篷。

「下麵,落衣、岩妙、櫻雪分別與健兒、軍兒、威兒玩母子對決;子畫、子夕、子軒與玉珍、可馨、美娟玩母子對決;婉茹、月嬋、霞兒、惠兒到床上來,咋們三代同床,操他個天翻地覆,槍歪屄腫,哈哈……哈。」祁老太爺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