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紅杏傳

林雅從小就怕雷,這下子她呆在城門口進退兩難,回家的話就要頂著大雨與打雷走上三十里路,回酒樓的話就要去面對與生人互相奉承的假惺惺場面,林雅思索一下,罷了,比起打雷,她更不喜歡講奉承話,所以運起真氣,林雅還是決定直接回家。

個性單純的林雅很怕被雷打到,所以不走相對空曠的大路,她記憶中有條周圍都是大樹的丘陵小道,於是腳步一轉,林雅就往那條小道走去。

大雨滂薄,但卻淋不濕林雅,雨滴在離林雅身體三寸時就被彈開了,林雅聽著遠方的雷聲,心裡慢慢輕鬆起來,自己覺得走這條路是對的。

只是雷這種東西又怎麼能猜得到它會打在哪,林雅才暗自慶幸完,巨大的閃電與雷就打在一邊的山頭上,林雅嚇了一大跳,真氣一滯,大雨瞬間就將她淋濕了。

如果淋濕還不要緊,林雅被這麼一嚇再也不敢走下去了,這時她看見前方不遠處有間小草屋,心中大喜,前去躲雨就成了林雅心裡唯一的念頭。

第六章

林雅接近小屋,六識靈敏的她已經察覺到裡面只有一個老人,一個普通的老人。

雨越下越急,雨勢已經不容許林雅再猶豫,全身淋濕的感覺的確很難受,現在也只能以這副狼狽樣去向人借地方躲躲雨了。

林雅輕輕敲了柴門,裡面馬上傳來有些蹣跚的腳步聲,「呀」的一聲,老舊的柴門背後出現一個老邁的面孔。

老人才出了聲「誰……」就愣住了,原本混濁的眼神頓時露出些許亮光,這個看起來七、八十歲的老人竟頓時說不出話,這讓林雅有些好笑。

「老丈,不好意思,小女子趕路碰上大雨,想借老丈的地方躲躲雨,不知方便不方便呢?」林雅微微笑著,自己現在的外貌不過是普通村姑,這個老人是不是太久沒看過女人了?

「啊……歡迎……老頭……老頭子沒看過像你這麼美麗的女子,怠慢怠慢,快請進!」老人半晌才回神來,臉上有些窘迫。

林雅一聽下意識地摸摸臉,原來雨水已經將臉上的易容都沖走了,自己絕世的容顏再也藏不住;再看看身子,雖然是粗布衣服,但悶熱的夏日也不可能穿多厚的衣服,淋濕的衣服完全服貼在肌膚上,林雅豐挺的胸線與纖細的腰身完全展現出來,這下換林雅臉紅了,也難怪這個獨居在野外的老人會動了心。

林雅有些騎虎難下,不過想想這老人看起來已經七、八十歲,動作緩慢、步履蹣跚,自己又武功高強,想必不會有危險,而且已經開口借地方了,雨又一時半刻不會停,只好硬著頭皮進去了,至於自己身子的樣子……就當作回禮吧!

*** *** ***

在江淮城這邊,駱掌櫃從都道使的宴會上抽身出來,將沈碩帶到一間雅房裡去。房裡坐著一位道人,這就是武當派真正的掌權者清玄子。

沈碩聽過這個武當的無冕掌門,他是真正掌門清真子的師弟,清真子是武當難得一見的武學天才,天份過人,其修為據稱已直追武當開山祖師張三丰,黑道聯盟被楊天單槍匹馬挑掉後,就是清真子帶領武當將其餘逃掉的黑道高手幾乎誅殺殆盡,使得武林氣象一新,武當的聲勢也超越少林。

只不過清真子武功雖高,但個性實在淡泊,管理門派這種事實在不對胃口,幸好師弟清玄子出面幫忙,將武當上上下下管的井井有條,讓武當成為中原第一門派,但是上天是公平的,清玄子資質平庸,武功遠不如師兄,因此這些年來也沒人發出讓清玄子接任掌門的聲音。

清玄子本人倒很看得開,他雖然常常面容嚴肅,可是對師兄的尊敬超越其他人,甘於做師兄的副手讓師兄能心無旁鶩地鑽研武學。

「晚輩沈碩,今日得以面見前輩,誠惶誠恐,還望前輩往後多多指教。」沈碩雖也不喜歡這種場合,但既踏足武林就少不了這種事,所以他倒沒有林雅那般排斥。

「沈少俠不必多禮,你師父對中原武林貢獻良多,我們也欠他一份人情,往後少俠若有什麼困難,武噹噹全力相助!」清玄子不怒自威,雖武功不高,但散發出的威嚴卻不同小可。

「前輩也認識家師?」

「見過幾次,唉,若是當初白道團結,楊大俠也不會遭此變故,可惜一樁好姻緣啊!」清玄子講到楊天與謝芷,臉上就充滿悲痛。

「上人俗名謝易,與你師母是兄妹,當初上人欣賞你師父,就將妹妹許配給你師父。」駱掌櫃在一旁偷偷解釋著。

沈碩恍然大悟,原來這清玄子跟自己還有這層關係。

「駱掌櫃,都道使那裡都搞定了嗎?」清玄子收起悲傷,臉上再次充滿了威嚴。

「已經探查出來了,都道使這次出巡,名為探訪民情,實為跟張家堡暗中接觸,那傳聞看來有幾分真實。」

「沈少俠,駱掌櫃說你決意投身江湖,再加上你是楊大俠的徒弟,貧道也不瞞你,三十年前沒被楊大俠跟正派殺掉的餘孽似乎藏在張家堡,而且張家堡跟現在在樓上宴客的淮南都道使有極深的關係,有很多蛛絲馬跡說明了張家堡這幾年快速發展是淮南都道使的幫忙,所以很有可能是官府想插手江湖的事情了。」

沈碩聽了大吃一驚,張家堡是什麼地方他清楚得很,這個神秘幫會擁有極廣大的家業,在短短五年就與武當分庭抗禮,雖說雙方沒什麼閒隙,但有心人都感覺得到張家堡的野心,而張家堡跟師父的仇人有關係,那麼情況就更複雜了。不過清玄子對初次見面的自己就說出這麼重要的情報,應該不是因為欣賞自己這麼簡單吧?

「若前輩有任何需要晚輩的地方請儘管直說,晚輩當義不容辭去完成。」

「嗯,少俠果然聰穎,沒錯,貧道是有事情要拜託少俠。」

「前輩別這麼說,儘管吩咐便是。」

「好,貧道就直說了,少俠一直隱居在江淮,武林中無人知道少俠,但聽駱掌櫃說少俠武功不錯,所以貧道想來想去,臥底這任務只有少俠能勝任了。」清玄子不囉唆,直接把話講明了。

「臥底?前輩想讓晚輩潛進張家堡?」其實就算不說沈碩也能猜到。

「沒錯,貧道一直想送人進去,但張家堡的情報實在太少,一定要武功足以自保的人才能進去,但貧道目前信任的人皆已小有名氣,張家堡不是傻子,也一定知道這裡的人,所以貧道一聽說少俠的事就拜託駱掌櫃安排今日見面之事。」

原來如此,難怪駱掌櫃這麼忙都要自己和清玄子碰面了,不過這件事倒也不需考慮,沈碩豈有不答應的道理,只是這清玄子若要請駱掌櫃,傳個話即可,竟然還特地邀自己見面,這是算器重自己還是江湖規矩呢?看來這世俗之事還真麻煩!

「前輩不需拜託,只要是能幫師父報仇,晚輩必定赴湯蹈火!」

清玄子聽沈碩答應得乾脆,嚴肅的臉也面露欣慰之色,此時語氣彷彿輕鬆了許多:「沈少俠能幫忙真是太好了,這麼一來貧道就能安排門路讓少俠進入張家堡,具體事項這幾日待貧道安排好就會麻煩駱掌櫃帶話給你,少俠此次若能成功必定是首功,希望少俠不負你師父的英明!」

「多謝前輩,晚輩必定盡力完成。」沈碩起身行禮,心想會面終於結束了,只是不知怎麼,突然想起愛妻來。

*** *** ***

小屋裡,林雅濕漉漉地坐在板凳上,溫暖的火盆已經在她面前升起,雖然柴薪因為有些受潮而讓煙有些濃,但倒沒飄到林雅這裡。林雅從剛剛看著老人有些慌亂地搬柴生火,還將一邊堆好的木柴撞倒,拿火盆時也差點摔到自己的腳上,看到這,林雅不禁好笑起來,想必這老人已經很久沒看過別人了。

「老丈,您別忙了,您肯讓小女子躲雨小女子已經是感謝萬分,哪能再麻煩老丈呢!您快坐下吧,不然小女子可就承受不住了。」

「唉呀呀,老頭我太久沒碰到客人了,看老身慌張的……」

「老丈自己一個人住嗎?」

「嗯……老頭我之前一直住在江淮城裡,不過老婆很久以前生病走了,想想自己住在城裡也無趣,就搬過來這裡種種菜,偶爾挑些菜進城賣,日子倒也過得下去。」老人邊說邊搬張凳子坐在林雅旁,遞了條乾布給林雅擦臉。

「之前還有個獨生子,只是幾年前跟老頭我吵了架就跑出去闖了,到現在也沒個信,唉,現在也看開了,就當他死了吧!」

「老丈別這麼說,說不定他只是有些困難不方便捎信,而且老丈搬過來這裡您兒子哪會知道呢?老丈別擔心了。」

「姑娘人真好,老頭我很感激,只是這小子不喜歡種田,做小生意他也嫌沒出息,其實老頭我不求他能大富大貴,只要平平安安回來,再娶個像姑娘這如天仙般的媳婦,老頭我就很滿足啦!」

林雅俏臉頓一紅,她向來禁不得人稱讚,趕緊繼續擦臉以掩飾臉上的嬌羞:「老丈別亂說,小女子哪是什麼天仙?」

「哈哈!姑娘別害臊,老頭我向來有話直說,姑娘的容貌體態只差我那早走的老伴一點點而已,我兒子若能娶到姑娘你也是他的福氣。」

林雅聽了哭笑不得,剛剛還說要當兒子死了,現在卻在幫兒子牽紅線。

「不瞞老丈,小女子已經成親了。」

老人聽了彷彿從天上掉下來般,呆了半晌,才嘆了口氣:「想不到姑娘已經嫁人了,原諒老頭剛剛胡亂說話……唉!不過這樣也不錯……」老人最後一句幾乎是含在口裡說的,林雅並沒注意到。

「聽老丈的話,老丈的妻子好像是絕世美女的樣子呢!」

「嗯嗯,這不是我說的,她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啊!也是老頭我好運,只是可惜早走,不能陪老頭我走完這一路。」

林雅聽了很是感動,這老人對妻子可真是一往情深啊,希望碩哥哥也能一樣呢……

「對了,老頭我有事情想問姑娘……」

「老丈儘管問。」

「楊天那混帳死了沒?」

林雅大驚,身體本能地往旁一跳欲離開老人,只是這一跳更讓林雅驚駭,自己的內力竟幾乎被鎖在丹田,全身經脈彷彿被壓得緊緊的,只有一點點的內力能通過。林雅不笨,從進門到現在,老人完全沒碰過她,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下藥。只是自己並沒有吃喝,那麼……

林雅略一思索,眼神看向火盆跟掉在地上的乾布。

老人看著林雅的眼神,邪邪地一笑:「姑娘真聰明,馬上就看出來了,感謝姑娘自願上門來幫老身試驗藥效,老身精心調配一年的藥果然很有用啊!」

這時的老人已不是林雅剛剛看到的和藹鄉下老頭子,微屈的背已經挺直,皺紋至少少了一半,老邁的眼神已經充滿邪氣。

「你是尚其振的人?」林雅已經大概明白了一切。

「老子就是尚其振!」尚其振一聲虎吼,就對林雅出手了。

林雅艱難地躲開尚其振的掌風,狼狽地退到牆角,現在的她跟剛學武功的時候一樣,不過就算功力被封,眼力還是一樣好,她很明白尚其振在玩弄她。

「迷煙跟藥水分開無害,結合之後可封人經脈,無色無味,而且還有一項功用……」尚其振淫邪地笑著。

林雅不用他說也知道,此時的她全身皮膚酥麻無比,光是衣服的摩擦也竟能帶起些許的快感,自己的乳尖已經驕傲地挺起了,蜜穴在褻褲的摩擦下也滲出愛液。

林雅一閃神,尚其振已經繞到背後,翹臀頓時陷入魔掌之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