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林志玲被調教

志玲也感到自己是如此的醜態百出!自己不單無力阻止強暴者的施暴,而且她本身也不能阻止自己興奮起來,一浪又一浪的刺激,也令志玲她心跳加速,甚至差不多理性也要崩潰,好不容易才捱過了接二連三的快感,志玲不知道她還會被辱多少次。

但志玲也沒有時間思考了,一剛一柔的刺激過後,又是被高壓水柱噴射陰部的強勁刺激;今次沖水時,男人甚至用手指撐起了志玲的兩片陰唇,讓水柱直接打在她的陰唇上;被異物撐開了陰唇,志玲搖頭地亂叫,也不知她是痛還是爽了,想是爽的多一點,因為重要的據點被強力衝擊,志玲的叫聲越來越妖媚,而且與水柱反方向的淫水,也隨著熱水而倒流出來;花灑只要稍稍移了位,不同位置的陰肉受壓,志玲分泌陰液的幅度卻更大,一瞬間,志玲就洩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男人關了花灑,將她鬆綁,抱回床上,看著志玲躺在床上雙眼呆滯,急速喘氣,胸口起伏不定,男人知時候可以操插她了!男人準備好自己蠢蠢欲動的「弟弟」,志玲她也已經無力反抗我了。

男人把志玲的雙腳大大地張開,並把她摺起來,男人的陽具早就準備行動了,對準目標就要出擊,男人的第一個目標不是志玲的陰道,反而是她的屁眼,剛才摸一摸,志玲的屁股就已經給男人深刻的印象,他想知道她的肉團,是否除了好摸好榨,也是好插?

「嗚嗚!嗚……不要搞我……嗚……我……我……啊啊啊!痛死我!啊啊啊!我後面還是處女啊!」志玲用台語講出上面一句說話。

即時來第一插,志玲也即時反應:「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我……我……啊啊呀……」過了第一下的痛楚後,志玲的臉上開始浮現亢奮,當然攻擊的一方也感到興奮,被志玲的兩團屁肉緊夾著,令男人的肉棒每一吋也感受到志玲屁道的壓迫力,雖然並未享受操插她陰道的樂趣,但志玲的後庭插起來,比不比插前面爽。

鑽進了志玲後庭的盡頭,再拉弓引箭,再度衝刺,男人可感到志玲屁股不斷排擠自己的寶鎗,但在志玲後花園遇到的阻力越大,男人就知道相對地志玲受的刺激越大,她的叫聲已經變得清脆;相反,志玲的前面卻越發感到空虛,志玲被挑起的性慾令她的「小妹」寂寞難耐,在沒有什麼襲擊之下,一度停下來的分泌,又再次活躍起來了。

「啊啊……我……爽……我……啊啊啊……前面……啊啊啊……要爽……啊啊呀……」志玲又講了幾句台語。

男人也無閒理會志玲的陰部了,他集中火力進攻她的屁道,志玲的肉團越是抗拒,我就操男人越起勁,志玲就越受到刺激,她的淫水也越旺盛,而且志玲她被摺疊,陰部幾乎對準了她的臉,密汁濺得她滿臉皆是,間中洩出的淫水,更在她叫床時直射入她自己的口中,差點令志玲她自己咽嗆來。

男人也感到自己的陽具有點飽和的跡象,沒有必要把能量達至最大級數才發炮,這樣才可以久玩一點,他就加快抽擊志玲屁道的速度,志玲她感應到男人攻擊頻率的轉變,居然叫道:

「插我……啊啊啊啊……快點……大力點……啊啊啊啊呀…」

「…操死我……啊啊啊啊……」

「那麼林小姐準備好了嗎?」

「嗯!快快射我!啊啊啊啊……射入我的屁股……啊啊……啊啊啊啊啊!」

經過第一次發射後,男人的陽具從志玲的屁口抽出,但依然粗大醜陋,上面沾滿了精液,「他」同主人一樣都在喘氣,不過主人就把「他」塞入了志玲的口中。這時志玲已經癱瘓了在床上,精神散渙,似乎在回味剛才的快感,嘴巴亦不由自主的將開,為男人套玩著,男人站在床上,志玲就跪在他面前,細心地為男人口交,由龜頭開始,舌頭慢慢舔乾淨陽具上的精液,一點一滴,都一絲不苟,直至整支陽具都套入口中。好似乎完全忘記了那支陽具剛插入了自己最污衊的地方,忘記了衛生,只是盡心地舔,一次又一次套入口中弄玩,志玲自己亦不知為何自己有如此舉動男人亦出奇地享受著,又再一次侮辱志玲:「林小姐你的口技不錯呀,是不是由言成旭先生訓練你的呢,你根本有性奴的天份。」

男人乾脆將志玲整個人壓下,高高在上,然後居然當志玲的嘴巴是陰道,甚至是屁眼,抽插起來,志玲只可以發出「嗚嗚」的呻吟聲。抽插了幾乎15分鐘,男人拔出陽具,上面被志玲的口水沾濕,加上自己的精液分泌物,放在志玲34c的豪乳上,更加捉住志玲的雙手,要她自己擠出一條乳溝,放便男人在自己身上前後「抽插」,同時男人又不放過她胸上的兩點,不時用手指甲捏緊,以刺激志玲的每一吋神經。

男人感覺自己的拍檔已經在這條男人夢寐以求的溝上享受個完畢,更想有所發洩,於是男人又撐大志玲的口,將陽巨插入她口中,再抽插了幾下,完全射在志玲口內,志玲根本吞不下,想吐出來,又被巨物塞住自己的小嘴,十分辛苦,幾乎令她窒息。男人射完之後,又一次再志玲為她清潔。

男人眼見志玲幾過近3小時的調教,已經疲憊不堪,終於昏暈過去,亦不忌心一個大美人,如此疲憊,因暫時離開了房間。

志玲身上的3個洞口已經有兩個失守了,最後一個亦不久會比這個男人姦淫,男人只是按指示要調教志玲,但背後指示他的人是誰呢?

志玲足足睡了6個小時才在昏暈中醒過來,只覺自己下體,特別是屁股,好像被火燒過一般刺痛,自己的小嘴巴就沾滿了男人的分泌物,她知道自己剛才比一個不知名男人強暴過,她叫自己馬上清醒過來,尋找逃生的方法,可是找了半刻鐘都找不到。氣急敗壞之時,她突然想去沖個涼,可以令自己清醒一點,於是就好奇的打開衣櫃,驚訝的是裡面的衣服居然全是自己拍過廣告的性感泳衣,根本穿與不穿都沒有分別,但她亦勉強找了一件比教布料較多的來穿。

進入了浴室,志玲發現裡面甚麼清潔用品都有,更加有不少香水,洗面奶等護膚品,這是剛才志玲與男人掙扎時不留意的。

開始淋浴了,志玲首先用強力花洒清潔自己的口腔,頓時間又想起同男人口交的情況,一想至此,自己的下體又不爭氣的流出淫水,志玲急忙用花洒清洗,但強大的水力又仿佛男人的插入,痕癢難當,一心想為自己清潔的志玲,居然在浴室用強力花洒自慰起來。

經過一番清潔後,志玲被迫穿上那套泳衣,走出浴室,又叫她吃了一驚是,那個剛才幹得她慾仙慾死的男人又坐在床上,他換了另一條緊身褲,不過依然是戴上冷帽。

「志玲小姐,你剛才舒服嗎,我看見你好似好辛苦」

原來自己的一舉一動已全被他攝入機中,志玲心感又羞又怒,再一次對男人作出反抗,那男人彷佛知道志玲的企圖,有力的一支手已掐住她的脖頸,壓得志玲要透不過氣來。那男人以極快的動作拿起了床上的一條粗麻繩,抓住她竭力想要掙脫的雙手,緊緊的纏了幾繞。同時又用剛才志玲剛才的t-back塞住她的小嘴巴,志玲好明顯嗅到那條t-back充滿自己的淫水味道。

她只可以由喉嚨中發出不規則的怪聲,刺激起男人的慾望,好亦明白自己的扭動,會加劇男人的攻擊,只好暫時停下來。自己的雙手被縛,下半身不能自由活動,志玲已經不知所措,她感到那男人的身體壓下來,雙手沿著自己泳衣邊緣摸索著,當摸到雙乳間的絲布帶時,猛地一下將它撕開,豐滿而沉重的乳峰立刻脫離布塊的束縛墜了下來,男人忙雙手接住,那種從兩手中得到的充實的肉感,讓男人興奮的揉搓起來。

自己的豪乳比人家玩弄,志玲拼死掙扎,但反而配合著男人對乳房,乳頭的吸吮,咬弄。男人敏感的舌頭察覺到志玲的乳頭不斷漲大,更加賣力去挑逗,志玲亦發出了一聲聲呻吟,防線又告失守了。

男人又將舌頭向下慢慢游,直到了志玲的最後一個據點。

男人的舌頭在志玲的陰部不停地舔來舔去,志玲在男人的舔弄下嘴裡只能發出“啊 啊 ”的聲音,為了不使自己的聲音被人聽到,志玲居然用手掩在了自己的嘴巴。

男人雙手托住志玲的彎腿,讓志玲的雙腿向兩側屈起抬高,男人先用舌頭分開那志玲那卷曲的陰毛,頂開那厚厚的陰唇,頓時一股成熟女人的體味和陰部特有的氣味衝進了男人的鼻腔。男人的舌頭輕輕舔著志玲那暗紅的陰蒂,並不時用 牙齒輕咬著。志玲在男人的刺激下小屁股輕輕抖動,口中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

「啊啊啊 不要了,受不了 」

志玲正沉醉在男人高超的口交技術中。志玲的陰道口有如玫瑰花瓣,復雜的璧紋上已經沾滿了蜜汁;兩片陰唇已充血脹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見,兩片陰唇微微地張合,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男人看到那種景色,著了迷,他的臉像是被吸過去似的壓在上面,把舌頭慢慢探進志玲的陰道中,急促的抖動、進出。

「上天如何創造出一個如此美麗的女人」

「連下體亦精緻迷人」

對男人的讚賞,志玲根本聽不入耳,只是沉醉在性海當中。粗糙的舌頭刺激著志玲嫩嫩的陰道,志玲的喘吸聲越來越大,猛然,兩條玉腿緊緊夾住了男人的頭,一股熱熱的粘液噴入了男人的口中。男人把志玲噴出來 的陰精全部吞了下去,並把陰道周邊粘上的也都舔得一乾二淨,就連流到她小屁眼上的也被吃得乾乾淨淨。

男人之後用手指按住陰部上方微小的突起,輕輕的揉起來,似乎每次的揉動都使得志玲的身體微微戰抖,喉間也發出很惱人的呻吟聲。男人接著按住陰部兩邊, 輕輕一分,插入了一根手指,陰道內壁上紅色的嫩肉立刻向兩邊擴開,又馬上包裹住那侵入的手指,手指上那柔軟、滑膩的感那男人興奮得發狂。手指不規則的在抽插,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志玲又在痛苦地呻吟,好似是哀求男人每一次插入都深一點,大力一點。男人用手抽插了她陰部好一陣,志玲再一次在痙攣中有了高潮。志玲兩手緊緊抓著床單,皺著眉頭,神情看不出是快樂還是痛苦。堅挺光滑的乳房劇烈的擺動著,吸引著全世界的男人。

男人分開志玲的雙腿至最大,那羞澀的陰戶完全不管主人的思想大大的張開,男人抱住白白的兩條大腿,挺起腰部,將自己早已扯得硬崩崩的肉棒頂住陰道口緩緩地向裏面挺進。志玲終於還是沒能逃脫,肉棒已完全的插入了自己的陰道,眼淚緩緩的從她的眼眶中流出,她緊閉著雙眼,只是希望這場淩辱快些結束,但又期待男人對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抽插。

眼看著自己的肉棒慢慢的擠入美麗女模特兒的陰道,感受著從肉棒上傳來的陣 陣美感,男人深吸口氣,一下盡根插入,他停了停,龜頭上可感到陰道深處的顫動。

「怎可能一個30歲的女人陰道還是很緊的!」他急於讓自己的獵物高潮,開始猛烈的動作,從不同的角度深深地插入肉棒,眼睛注視著陰部兩邊的嫩肉被帶得出出入入,漂亮的豪乳也不停的晃動著,男人握住雙乳,用力的揉捏著。

深入的肉棒都頂在子宮口,從子宮深處緩慢的傳來刺激的美感,志玲想抑制這種快感,但陰道壁上的摩擦使她全身戰抖,已經控制不住了,她下意識地收縮著陰道,陰部內的快感化作一股電流直達腦部,分泌出更多愛液迎合著男人的抽插。

志玲不由自主挺起腰部開始應和男人的插入,恥骨和男人的下身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志玲的嘴裏忽高忽低的呻吟聲更刺激男人用力的刺入,被分得很大的雙腿用力的夾緊男人的腰部。他知道志玲有性感了,賣力的抽插著,突然之間,男人停拔出了自己的陽具,命令志耐轉個身子,他準備用狗仔式對付志玲這頭尤物,他插得更入,更帖大力,同時志玲的叫喊,呻吟就更加大,好似是對男人作出鼓勵,此時志玲已忘記了自己是比人禁錮,強姦,只想男人對自己下體更大力的抽插,發狂的大叫。

「噗嗤、噗嗤」的的聲音,加上志玲的放肆呻吟及男人的喘氣聲,及肌肉拍打的「啪啪啪」聲,場面十分淫亂。

男人又要志玲轉換姿勢,二人已經用了近10個姿勢,男人好像在教導志玲各式各樣的做愛姿態,及同時又試探志玲對那一種姿態有最大反應。女上男下,在男人的教導下,志玲開始主導著這場性戲,上下前後,開始掌握了節奏,雙手按住男人健磧的胸肌,男人雙手亦托住志玲在郁動中,跌蕩有致的胸脯,志玲口中亦喃喃自語起來。

二人已經幹了近一小時,男人一向訓練有素,不覺疲勞,但志玲亦越干越起勁,出力,比起第一次比男人肛交之後就暈倒床上,志玲有了明顯的「進步」。

終於從男人龜頭上傳來陰部內有規律的收縮,她高潮了;男人也大聲喘息著,將一大股白濁的精液射入志玲的陰道深處,倆人都喘著氣回味著剛才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