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的夢

高傲的呂滔看了他一眼;打了個哈欠未作任何反應,而阿德與菁玉兩人則裝作不認識。電梯到的四樓,呂滔步出電梯轉身對菁玉說:『這件事情就這樣!』,菁玉對他點一點頭。

電梯門關上,裡面只剩下阿德與菁玉兩個人了;阿德忍不住地衝上去抱住菁玉開始擁吻,菁玉緊張地推開了他︰『阿德!不行啦!會有人進來……。』

阿德則將電梯控制箱的拉門用力拉下,將電梯啟動扭改成OFF;電梯就這樣停在六樓與七樓之間不動了,只剩下風扇空調的聲音;然後他回頭對菁玉說:『這樣就不必怕了!』

兩人就大膽地擁吻起來,阿德很快地拉下褲子的拉鍊;露出巨大的肉棒,讓菁玉蹲下來為他服務;而菁玉現在已經是工夫一流的,她很有技巧地將阿德的肉棒盡吞至根部;並快速地前後套弄,阿德感到十分的舒適;而菁玉也感覺格外地興奮刺激,但兩人都深知時間不宜拖久;所以阿德很快地將菁玉拉起來,將她推倒在牆壁;撩起她桃紅色的窄裙,脫掉她黑色的性感內褲;然後再抬起她一邊的大腿,讓菁玉的密洞顯露出來;然後他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對準菁玉的肉洞向上一挺,『啊….』菁玉舒服地叫了出來!

兩人開始上下擺動,雖然站著交合十分不好活動;但是兩人都異常興奮,因為他們第一次在上班時間內做愛;所以感覺特別刺激。大概是有點緊張的關係,阿德大約抽送了一百餘下以後便『啊…不行了!要出來了!』

他趕緊抽出肉棒,而菁玉也趕快蹲了下來,用小嘴套住阿德的肉棒,讓他將熱燙的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嘴裡;而菁玉也趕緊將所有的精液吞下好不留下證據….。

兩人趕緊整理服裝儀容,讓電梯恢復正常;阿德很窩心地在菁玉臉上親吻了一下,哪知道電梯門這麼快地打開;X 雅莉正好要進來,兩人見狀趕快分開,雅莉看了嚇了一跳;以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菁玉與阿德兩個人很緊張地步出電梯,阿德趕緊去作他的工作了;而菁玉也用文件夾摀住她的臉部,趕緊到化妝室去補妝了!電梯裡剩下雅莉一個人,她心裡還在想著菁玉與阿德剛才在電梯裡作什麼?想著想著她突然看到地板上有兩三個閃光,她蹲下來看到了有三滴水珠滴在上面;她用手去摸摸看,再將手舉起;發現水珠牽著一條細細透明黏稠的絲,她將黏液拿到鼻前聞了一下?

一陣酸澀味道刺激驚醒了她!原來這不是水珠,而是女人的淫液…..。難道菁玉與阿德?想著這裡她便沒有再想下去…..。

菁玉自從被雅莉撞見以後,心裡一直覺的很不安;她很緊張的告訴阿德:『萬一我們的事情被雅莉宣傳出去怎麼辦?』

阿德也感到憂心的說:『妳儘管放心去播妳的新聞,這件事交給我來辦就了!』

其實雅莉並沒有特別去記這件事情,她還是跟往常一樣;負責播報氣象。下午五點半鐘,雅莉剛看完新的氣象播報稿,一個人獨自到洗手間去;就在她剛要進入其中一間女廁的時候,突然後面有人迅速摀住她的嘴巴;並將她推到廁所內『嗚..嗚..』

雅莉嘗試著想要叫出聲音,阿德亮出了一隻七寸長的短刀『不要叫!否則劃破妳的臉!』

刀子比在雅莉的臉頰上,雅莉見狀雙腿都發軟了。

『只要妳保證不要叫,我就放開手。』

阿德十分嚴肅地對雅莉說,雅莉心裡十分害怕;只好答應著點點頭,阿德放開了他的手,雅莉呼出一口大氣:『你..你想要怎麼樣?』

阿德︰『我問妳,妳是不是知道我和菁玉在電梯裡做愛的事情?』

雅莉這時才會意過來:『原來你們兩個人真的有…..』

阿德怒道:『妳看到了什麼?』

雅莉回答:『我什麼也沒看到!』

阿德問:『真的?』

雅莉正經地回答:『真的!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

此刻阿德有一點懊惱,因為他相信雅莉真的不曉得他們的事;倒是他自己先揭穿了…。

阿德心裡想(怎麼辦?乾脆一不作,二不休;順便上了她再說)

於是他再度亮起刀子:『這件事情如果宣揚出去我一定宰了妳!』

雅莉又見到刀子便很緊張地:『不會!我發誓我不會講出去的!』

『不行,我不相信;妳要拿出證明!』

阿德嚴詞地說,雅莉害怕地問:『證..什麼證明﹖』

阿德道:『比方說…跟我作一次吧!』

雅莉擔心的事終於要發生,她大聲地叫:『不要!』

阿德迅速地摀住她的嘴,將刀子壓在她臉頰上:『不要亂動!否則留下疤我可不負責,而且;臉上有疤妳就一輩子都當不成主播了!』

阿德說中了雅莉的弱點,的確!當上正式主播一直是她的夢想,為了實現這個夢想她不曉得熬了多久?好不容易才從駐地記者升任到今天的氣象播報員,如果今天她毀容了那一切希望都將落空….。

阿德見雅莉不再反抗,便露出微笑地對她說:『不反抗我就對妳溫柔一點!』

阿德開始脫掉雅莉的長褲,看到雅莉裡面穿的是簡單樣式的白色內褲;『看不出來妳是清純派的!』

雅莉緊閉著雙眼,心裡只希望這段痛苦的時間趕快過去。

阿德用刀子將雅莉的內褲割破,將內褲扯去;終於看到氣象美少女的密洞了,雅莉的恥毛很少;只有在中間有細細的一搓呈現暗咖啡顏色,雅莉下意識地將兩腿交叉夾緊;阿德便扯住她的頭髮:『妳最好是識相一點,不然待一會兒就有妳好看的!』

雅莉這才乖乖將兩腿分開,阿德也快速地拉下拉鍊;將他那巨大肉棒顯露出來,雅莉看到這麼大的肉棒;嚇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她很想大聲地嘶喊出來;但是為了夢想她不能。

女廁所內部空間很小,為了方便交合;阿德命令雅莉抱住他,並將雙腳勾纏住他的腰部;讓她整個人銜在半空中,而阿德如此便很容易能夠對準雅莉的肉洞;他握住肉棒在雅莉肉洞口劃了劃圈圈以後,便將整隻肉棒用力向上一挺!

(嗚!)雅莉感覺到下體有撕裂感覺,她緊咬著嘴唇;緊閉雙眼含著眼淚地被阿德所佔有了!

阿德在插入雅莉的肉洞以後心想:(天啊!怎麼會這麼緊)

前所未有的緊迫感,讓阿德舒適得所有毛髮都快豎立起來!而雅莉只是覺得︰(痛!好痛!下體既灼熱又疼痛!但是又不能聲張…)只能強忍痛苦盼望時間趕快過去。

阿德看了一下兩人的交合處,看到了黏液夾帶著血絲;此刻他終於會意過來了:『原來妳是處女!那我更應該好好的疼妳一下了!』

說畢他便加速了下體抽送的速度。阿德心想(賺到了!居然讓我上到了處女)……。

由於阿德抽送的動作過大,以致於腳步不是很穩;有一點前後晃動,而雅莉雖心有不甘,但又害怕跌倒;只好更抱緊阿德,而她抱得越緊,下體與阿德的結合就更緊密….如此卻令阿德更加受不了!

他用雙手緊抓住雅莉的屁股,準備作最後的衝刺;他用盡了所有的腰力向上頂刺,每一刺都直抵雅莉的花心;雅莉也痛得有些受不了,她雙手緊抓住阿德的脖子,流著眼淚直喊:『好痛!不要..不要了.….』

阿德肉棒正痛快著,才不理會雅莉的感受..。

就在汗水與淚水相溶之際,阿德的肉棒終於爆發了!一股濃稠的熱精直射入雅莉密洞的花心裡,而雅莉臉上已經沒有表情;只留下兩道明顯的淚痕,阿德拔出肉棒,將雅莉放在馬桶上坐著;他邊整理褲子邊對雅莉說:『想當主播的代價太大了,不是嗎?』

雅莉又一陣淚水湧上雙眼,她只能沈默地望著阿德離去;她拾起被阿德扯破的內褲,穿好自己的長褲;步出洗手間,強顏歡笑準備播報氣象去了….。

『晚安!我是 X 雅莉,明天的天氣是如何呢?….。』

在未來的許多日子裡,雅莉的日子大概都是『陰時多雲偶陣雨』!

自從阿德擺平雅莉的事情以後,從此菁玉與雅莉兩人之間;不再有對話,不管是在公司的任何一個角落;兩個人相遇都形同陌生人一般,當然這其中的祕密只有四個人知道,三個當事人跟我(作者)

時間很快地過去了兩個月,上週五 X 雅莉向公司請了半個月的長假;據說要到夏威夷去度假,但是阿德私下得知;原來雅莉她懷孕了,懷了阿德的孩子;阿德此刻突然覺得有些內疚,他以匿名的方式寄了一萬塊錢現金給雅莉;希望能夠對她稍有彌補!畢竟還是他讓雅莉從女孩變成了女人的……。

週末下午,沒有排班的的同事們都休假回家去了;餐飲部受到董事長指示,幫他製作一個小蛋糕送給他的小女兒;而蛋糕在午時就已經作好了,主廚吩咐阿德將蛋糕送到九樓董事長室。

阿德手裡提著小蛋糕,搭著電梯準備要到董事長室去;他從來都沒有去過董事長室,當然也未曾與董事長照過面。聽說董事長 X 富升是個喜愛美女的好色之徒,TVXS 的每一位女主播都要經過他欽點首肯;才能上主播台,這也難怪 TVXS 的美女群特別多!

阿德很快地來到九樓董事長室門前,見到外面秘書桌前空無一人;大概是週末下班了﹗阿德舉起手在原木門前敲了一敲:『董事長,我是餐飲部的人,我們送蛋糕過來了!』

門內並沒有任何反應,阿德就私下扭開門把;打開們走了進去,他看到室內的裝潢驚呼了一下!原來室內的裝潢非常華麗,原木的辦公傢具;亮麗的大理石地板,視野極佳的玻璃落地窗…..。原來這就是上等人的工作享受!

辦公室裡還是空無一人,阿德正考慮要回去的時候;突然聽到從旁傳來一陣嘆息聲『啊﹏啊!』

這是男子的呻吟聲,阿德好奇地找尋聲音的來源;發現原來角落還有一個偏廳,他將頭探了過去看了一下;嚇了一跳!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身著主播套裝的女孩正背對著他在為坐在皮製沙發上的中年男子口交,阿德知道這個中年男子一定就是董事長;而背對著他的女主播是誰他從這個角度看不出來也猜不出來,反正等一會就知道了!

阿德心裡想:(如果不趁這機會好好地敲董事長一筆的話就太傻了)

原本他想躲在旁邊再欣賞一陣子,但他始終無法看到女主角的真面目;於是他急了!決定站出去看個仔細!

阿德一個健步跨了出去,想不到沙發上的男女並未發覺;女主播仍然繼續對董事長作口交,阿德忍不住地咳了一聲:『嗯!!!』,

這一咳立刻驚醒了沙發中的男女,董事長立刻跳了起來;拉起拉鍊十分氣憤地指著阿德:『你是誰!有沒有搞錯?進來不懂得敲門嗎?』

阿德沒有理會他,只是等待著看女主播的真面目;女子終於轉過身來,原來是新人主播 X 安琦……。

『喂!我在和你說話,你聽到沒有?』

董事長不耐煩地問著阿德,阿德回答:『我只是送個蛋糕上來,想不到看到這麼精采的表演!』

董事長怒道:『滾!蛋糕留著,馬上給我滾!』

阿德笑了一笑:『嘿嘿!要我滾沒問題,只是我的嘴巴很輕;我怕你們倆的事情明天上頭條新聞……。』

阿德講畢打算要離開,董事長連忙:『慢著,你.你想怎麼樣?』

坐在一旁的安琦知道阿德可能要要脅他們,心裡開始恐懼起來了。

阿德深知已經佔了上風:『先讓我加入你們吧!要怎麼樣讓我再想一想!』

董事長知道這個便宜被敲定了:『好.好吧!』

畢竟像他們這種上等人最輸不起的就是面子!

阿德得意地來到安琦面前,將拉鍊拉下;掏出他那具大的肉棒,令安琦蹲下為他服務;安琦看到阿德那具大的肉棒,嚇得流出眼淚,因為阿德的肉棒幾乎是董事長的兩倍!安琦十分猶豫地看著一旁的董事長:『照他的話做』董長命令安琦順從!

安琦只好用兩手握住阿德的肉棒,張開她的杏口開始前後套弄;阿德覺得她在敷衍了事,便按住安琦的後腦勺;腰部一挺,一口氣將整隻肉棒塞到安琦的嘴裡;並開始前後抽送姦淫著安琦的嘴巴!而在一旁觀看的董事長看得目瞪口呆,但是此刻他並不會同情安琦;反而覺得阿德這個人有點變態又蠻有趣的!

『嗚!嗚!嗚!…』

安琦被巨大的肉棒塞得喘不過氣來,阿德抽出肉棒;讓安琦改用舌頭舔弄,阿德則對身旁的董事長說:『董事長,一起來嘛!』

董事長本來遲疑了一下,後來就忍不住地拉下拉鍊走到阿德身邊;兩隻肉棒一起對著安琦,安琦臉有難色地:『董事長……。』

董事長已經完全站在阿德這一邊了:『妳做不做?不做明天遞辭呈!』

安琦深知無法反抗,只好左右兩手各握一隻肉棒;開始左邊幾口,右邊幾口地親吻起來;董事長與阿德都感到無比的舒服,而虐待安琦的小口亦讓兩人莫名興奮,『啊!…太舒服了!』

當安琦還在親吻兩人的肉棒之際,阿德突然脫隊;繞到安琦身後,一會工夫就將安琦的衣服脫光了,他自己也迅速脫光衣服;讓安琦撲臥在地,並要她臀部翹高;打算採後背位的進攻方式。

安琦感到十分地羞澀,因為她並不是很喜歡這種類似動物交合的姿勢;因為作起來十分沒有安全感!

但是阿德可管不了那麼多了,畢竟他現在可是佔上風;他拍拍安琦的屁股:『屁股抬高一點!』

安琦知道自己沒有立場反抗,只好將屁股盡量抬高;如此一來她的密洞完全呈現在阿德的眼前,安琦不是性愛過度就是自衛過度;因為她的兩片陰唇並不像雅莉那樣呈現淡淡的粉紅色,而是深褐色;而且淫水十足充沛,還沒有插入就已經氾濫成災了;阿德知道安琦的小穴應該不是很緊的,於是用了四隻手指頭一口氣插入了安琦的肉洞裡;前後掏弄了幾下,安琦很舒服地叫了一聲『啊…』

阿德將手指抽出,牽出了一大條黏稠的透明液體;他將手指張開,指縫中牽連交錯著許多的淫液;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

阿德:『原來妳早就想要了!』

安琦沒有回答他,只是上下擺動著屁股;就等待阿德插入,阿德也緊握住肉棒;將龜頭在安琦肉洞輕輕的摩擦,但是就是沒有插進去;只見安琦眉頭深鎖肉洞感到奇養無比,而淫水也更加氾濫地流出;『想不想要啊!要就說出來!』

阿德故意挑逗地問著她,安琦羞澀小聲地『要.我想要…』

阿德:『想要什麼說清楚啊!』

安琦還是很小聲地『想要.想要你插進來…』

阿德:『大聲一點!』

安琦下體奇癢難止便大聲喊著:『請.請你快點插進來!』

站在一旁的董事長驚訝阿德的挑逗工夫,心裡甚至對他產生一股崇拜感。阿德雙手緊抓住安琦的小屁股,一口氣將大肉棒送進安琦的肉洞裡:『啊!….』安琦很舒服地叫出聲音,小穴很快地得到舒解;阿德利用三淺一深的方式來攻擊安琦的肉洞,每次的深頂;都直達安琦的花心深處,『嗚.嗚……啊.啊.啊.』

安琦十分舒服地上下擺動屁股:『用力!再用力……』

此刻的她已經顧不得主播的形象,因為生理上的舒適早已超越了她的理智……

『哦!哦!哦!…..操我!..』

阿德被安琦的穢語所刺激也加快抽送:『操死你!操死你!啊!』

阿德見到一旁觀賞的董事長:『董事長,一起來嘛;她的嘴巴還閒著呢!』

董事長聽到馬上興沖沖地走到安琦面前,將自己的肉棒塞進她的嘴裡;馬上安琦前後兩個嘴都被塞滿了:『嗯!嗯!.』

董事長從來都沒有玩過這樣的三人遊戲,因此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就在安琦被前後夾攻了一陣子的時候;董事長最先投降:『啊..我不行了….要出來了….』

他將肉棒從安琦嘴中拔出,一股濃精盡射在安琦的臉上,部份精液還流入她的眼睛;令她睜不開眼睛,而阿德也深呼了一口氣;對安琦的肉洞做最強烈的抽送,只見阿德將安琦的兩片小陰唇幹得塞進去又翻出來;淫水氾濫夾帶著抽送動作發出響亮的交合聲:『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安琦的雙乳亦在阿德的狂抽猛送下,前後搖晃;阿德雙手一伸抓住她的雙乳,死命地搓揉;安琦在如此雙重刺激下激動地大叫『嗚!嗚!嗚!..不行了……要丟了……要丟了….』

終於安琦的陰精倒灌在阿德的肉棒上,而阿德也在數次重重的抽插之中快到了體力極限,她緊掐住安琦的雙乳發出怒吼:『啊……要射了…要射了…』

就在即將爆發的那一煞那,他還是將肉棒抽出;送到安琦的面前射出!滿臉精液的安琦因為太過於舒服,所以主動將阿德肉棒上的殘留精液吸舔的乾乾淨淨…..!

三個人都身體赤裸地癱瘓在大沙發上,阿德對董事長:『對了!X 安琦主動來幫你口交,應該是有目的的吧!』

董事長已經當阿德為患難之交,他毫不保留地告訴阿德:『安琦她想當夜報主播!』

阿德:『夜報主播?那不就要換掉菁玉?這可不行!菁玉是我的相好,我不同意!』

董事長:『好!好!不換!就照你的意思做,對了你現在是在餐飲部嗎,要不要過來幫我作事?下一次我們可以一起研究如何上那一些女…….嘿嘿嘿嘿…』

阿德聽了很驕傲地回答:『好!我阿德沒有什麼才華,就是床上點子特別多!』

『那麼就合作愉快囉!』

兩人高興地握了手,再轉頭一塊看看身旁癱瘓的安琦;一臉無辜樣。阿德搖一搖頭:『可憐的安琦,要當黃金時段的主播代價真的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