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的夢

X 菁玉最近不知怎麼回事,顯得十分沒有精神;就連在主播台上也頻頻吃螺絲,主播群女同事們從側面打聽才知道她最近跟男朋友文杰分手了。怎麼可能呢?

菁玉的男友邱文杰是個家喻戶曉的大帥哥,又是邱氏財團少東;菁玉與他交往也快三年了,金童玉女不知羨煞多少新聞部的同事們;如今竟然分手了,實在令人不解;大概只有菁玉能告訴我們真正的答案吧!

深夜十二點鐘 X 菁玉剛剛報完 X 線夜報,下了主播台;同事們約他去吃宵夜,她拒絕了;表示已經很累了要回家睡覺,大家覺得她剛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好;便不勉強她了,一群同事們便相約吃宵夜去了。

X 菁玉一個人回到更衣室,卸下主播的套裝;只剩下一套紫色的性感內衣褲,她看著整容鏡裡的自己;姣好的身材加上感性的面貌,覺得自己跟文杰真的是天生的一對;文杰家世好,學歷高;兩人的關係也十分親密,但她始終覺得文杰總是缺少了什麼?咳!算了!反正是自己提出分手的,況且;自己還那麼年輕…….。

走出八德路 TVXS 大樓外,原來外面正下著大雨,X 菁玉撐著一把小傘;雨勢大得根本無法用傘遮蔽,菁玉的身子有一部份已經淋溼了;她慌忙地對著往來的計程車招呼揮手,可是沒有任何一輛肯停車載客;更離譜的是有一輛白色小客車在她面前直呼而過,濺起的水花將她噴得全身都溼透了……!

只好先回公司了,她回身再走回大樓裡;準備回更衣室去梳洗一番,到了新聞部門前卻發現門是上鎖的;她便去找值夜班的福伯取鑰匙,哪知道值班的福伯早已不見人影了。

當菁玉正徬徨無助的時候,背後傳來一個身影:『妳不是夜報主播 X 菁玉小姐嗎?』

來者是 TVXS 餐飲部的助理廚師阿德,他雖是餐飲部最年輕的廚師;但年紀也有三十來歲了,高大壯碩的體格;清晰可見的鬍渣與胸毛,外表給人感覺就是一個十足粗魯的男子。

『你是餐飲部的人嗎?我想回新聞部可是門鎖上了。』

X 菁玉對阿德說由於菁玉的全身都溼透了,她身上所穿的性感紫色內衣清晰可見;阿德先是盯了一下她的胸部,再對她說道:『我來幫妳開開看。』

阿德走到菁玉的身旁試著幫她開鎖,一邊跟她聊著:『X 小姐,我最喜歡聽妳報新聞了,妳長得那麼漂亮;聲音又好聽,早就應該讓妳當晚報的主播了!什麼 X 雅琴,只不過是資歷較老而已。』

雖然知道是灌迷湯,但聽在 X 菁玉耳裡;還是感到十分窩心,頓時在淋溼的身上又升起了一股暖意。

『不行,還是打不開。』

菁玉著急道:『那..那怎麼辦呢?』

這時阿德毫不忌諱地用雙手握住菁玉的肩膀說:『沒關係,我們餐飲部有浴室和乾淨的工作服。妳先到那兒去梳洗,換上乾淨的衣服以後;我再開車送妳回家好了!』

菁玉對阿德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臉上立刻一陣泛紅;因為從來不曾被如此粗壯的男子握住肩膀,她趕緊慌忙道:『那怎麼好意思呢?』

阿德十分豪爽地說:『沒關係啦,大家都是同事嘛!不要客氣。』

阿德帶著菁玉到餐飲部廚房的浴室,這是一個只能容納一個人的淋浴室;褶疊門是用毛玻璃作的。菁玉進入浴室以後便轉開水龍頭開始淋浴,阿德刻意將廚房的燈關掉,頓時只剩下浴室的燈亮著;在半透明的毛玻璃下,X 菁玉的迷人的身體隱約可見;那兩腿之間濃密的幽谷,隨著她轉動身體而若隱若現;那高聳的雙峰,在蓮蓬頭的刺激下更加挺立了。

『啊··!這就是我的偶像主播 X 菁玉嗎?』

阿德蹲在門外,沈醉在他如詩的夢裡!

話說阿德在浴室外窺視 X 菁玉淋浴,但好事不長久;菁玉很快就已經梳洗完畢,阿德拿一件乾淨的廚師工作袍遞給她穿;這是一件和式的工作服,類似空手道裝要綁腰帶的樣式。菁玉換好了衣服便步出浴室,一陣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由於她裡面沒有穿任何內衣,所以胸前白皙的肌膚清晰可見;隱約微露半個乳房。

阿德見菁玉迷人的模樣而呆住了,贊美聲脫口而出:『X 菁玉小姐,妳好漂亮喔;想不到妳不化妝的時候看起來是那麼地清純!』

被阿德如此稱讚菁玉羞澀的說:『阿德,真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要麻煩你!』

阿德十分得意地說:『走吧,我送妳回家!』

兩人來到地下一樓的車庫,阿德的車子是一輛三門的箱型小貨車;阿德將座位清理了一下:『抱歉!東西太多有點亂!』

菁玉連忙回答:『沒關係啦!』

兩人上了車以後,車子就直駛出 TVXS 大樓;此刻是深夜兩點鐘了,外面的雨勢比之前更大了;同時還夾帶著強風,車子行駛時還不時可以看見強風將一些垃圾樹葉吹得滿天飛舞。菁玉開口:『好恐怖哦,這麼大的風!』

阿德回答:『奇怪?好像沒有聽說有颱風要來啊!』

由於阿德的貨車避震系統不是很好,所以車子開起來顛頗的相當厲害;此時菁玉覺得下體有些不自在,好像有什麼東西抵住她的私處;由於她只有穿一件工作袍而已,所以抵住她下體的東西所帶給她的觸感是很明顯的;加上車子顛頗得很厲害,那種觸感讓她覺的很不自在但是好像又很…很舒服;在一陣連續搖擺與刺激下,她已經覺得私處所受到的刺激相當愉快;最後菁玉忍不住從嬌小的嘴巴叫出了短促的一聲︰『啊!..』

『怎麼了!』hhhbook.com

阿德連忙問到,菁玉有些不自在地指著自己的座位說:『座..座墊上好..好像有什麼東西耶。』

接著她自己將手伸到坐墊與私處接觸的地方,將那不明之物拿出來;天啊!原來是一顆大鋼珠,大概有小孩的拳頭那麼大;難怪她…..。

阿德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那是我用來練腕力的鋼珠啦,妳也知道我們這行需要有很大的力氣的。』

菁玉也回答:『沒.沒關係!』

阿德連忙將鋼珠取了過來,卻發現亮麗的鋼珠上佈滿了類似像膠水的透明液體,那是?沒錯,那是淫水!

原來菁玉在這大鋼珠的刺激下,私處早就已經溼淋淋一片了。兩個人都知道鋼珠上附著的是什麼東西,所以氣氛頓時變得很尷尬;兩個人的臉都泛紅了。

沈寂了一段時間兩人沒有再對話,阿德此刻用斜眼偷偷瞄了菁玉的表情;發現此刻她的臉還是非常的紅,再往下看菁玉的一對乳房在車子顛簸的起伏下;上下左右搖擺不定,非常好看。此刻阿德的陽具也有一些忍不住了,褲襠前立刻升起了一座高高的帳篷;非常的雄偉,菁玉看到阿德的陽具升起以後嚇了一跳!立刻將頭擺到另一邊;這個時候氣氛更加尷尬,菁玉的心跳得非常的快;她又偷偷地去瞄了一次阿德的帳篷,只是此刻她並不是害怕,而是覺得阿德這個人蠻好玩的;而且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居然有如此巨大的陽具….。

車子終於開到了菁玉的住所,車外的風雨更大了;阿德拿了一把特大號的雨傘對菁玉道:『X 菁玉小姐,我先送妳到門口吧!』

菁玉見風雨這麼大就回答:『好吧!』

兩個人就撐著一把特大號的雨傘一起下了車,朝住所大門走去。

這個時候空中突然落下一塊鐵皮,眼看就要劃過菁玉的背部;千鈞一髮之際阿德立即推開菁玉:『危險!哎呀!』

鐵片劃過阿德左手上臂,上臂開始流血;但剛流出的血卻馬上被大雨沖淡。

菁玉慌忙道:『阿德!你還好吧,哎呀!你流血了。』

阿德若無其事地說:『不要緊,皮外傷而已。』

菁玉愧疚地說:『先到我家敷個藥吧!』

阿德道:『這麼晚了方便嗎?』

菁玉回答:『沒關係,今晚你幫了我這麼多忙;我還沒來得及謝你,現在你又為了救我而受傷!』

阿德見菁玉很有誠意地提出便回答:『那..好吧!』

兩個人就一起朝菁玉的家門走去!

話說菁玉與阿德兩人回到屋子裡,菁玉忙著找尋急救箱;根本沒有時間將身上的工作袍換下,忙亂了一陣子後終於找到了急救箱。

她趕緊到阿德身邊道:『阿德,我先幫你止血;請你先把外衣脫掉吧!』

阿德很乾脆地就把外衣脫了,眼前菁玉所看到的是一個驃形大漢;寬闊的肩膀與濃密的胸毛,從背面看起來簡直壯得像一頭熊一樣。

菁玉看到這樣的體格差點愣住了,因為這跟她的前任男友文杰的體型完全不同;文杰是屬於瘦高型的….。

菁玉還是趕緊為阿德止血,由於阿德的塊頭非常大;菁玉幾乎必須貼著阿德的身體才能幫他止血。

兩個人的身子貼的非常近,已經近到可以聽到彼此呼吸的聲音。阿德覺得自己真是豔福不淺,居然可以跟自己的偶像主播這麼的親近;他很仔細地打量著菁玉,赫然發現她的工作袍已經鬆掉了,大概是剛才一陣慌忙所導致的;低下頭去看,菁玉那一對挺立的乳房已經完全呈現在眼前,飽滿的雙峰加上淡粉紅色的乳暈;讓阿德的鼻血快噴出來了!

他趕緊抬頭強迫自己不去看她,可是他的陽具卻沒有那麼聽話;已經迅速地充血了….。

菁玉與阿德身體貼得很近,她從阿德身上所聞到的是一種特殊的體味;這種體味是屬於粗線條的男人體味,她覺得這種味道非但不會感到排斥;反而令她有興奮的感覺,因為她覺得這種體味比起一般文縐縐的男人所擦的古龍水味道好多了;她就暫時沈醉在這獨特的氣味當中..

這時阿德的肉棒突然的脹大抵住了菁玉的小腹,菁玉嚇了一跳︰『呀!』

她推開了阿德,卻再度看到阿德巨大肉棒鼓起;吃驚地道:『你.你..』

因為剛才推開阿德太用力了,以致於她的袍子脫落了一邊,露出了半邊的肩膀與酥胸;阿德見到此狀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個健步就撲向菁玉︰『菁玉小姐,我好喜歡妳!』

菁玉對阿德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一時還無法反應就已經被阿德壓倒在地上了;『不!不要!』

她試著想要掙脫,雖然她的體型不算嬌小;但和阿德這樣的驃形大漢比起來,她的體型確實顯得嬌小了。所以她根本無法掙脫。

說著說著阿德已經強壓著菁玉,並很快地將唇與菁玉的唇湊上;菁玉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強吻過,阿德很快的將舌頭伸進菁玉了芳唇裡去挑弄她的舌頭;另外右手也握住了她的乳房上下的戳弄,而菁玉只是感到一陣暈眩與呼吸困難;但是在阿德粗造鬍渣的刺激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愛撫她的乳房;此時菁玉的下體也有了反應,阿德順著菁玉的乳房往下撫摸經過小腹來到了她的神密幽谷,阿德順手一摸發現她的密洞已經都溼遍了;蜜汁還不斷地從她粉紅色的小縫流出來。

這時菁玉從抗拒變成半推半就的狀態了,阿德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順手撩起一股黏稠蜜汁;拿到眼前望了一望︰『啊﹏這就是偶像主播菁玉的蜜汁嗎?』

他將手指上的蜜汁放進嘴裡嚐了一嚐,:『味道相當不錯!』

菁玉看到這種情景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居然有人會去品嚐她下體私處的蜜汁;她羞澀地不敢看阿德,但是好奇心又趨使她很想去看。

阿德迅速地將菁玉的袍子脫下,眼前呈現的即是全裸的 TVXS 主播 X 菁玉。

他也很快地將自己衣服全部脫光,兩人已經是完全赤裸相見了;阿德開始對菁玉的全身作最強烈的愛撫;先是雙手緊握住她的一對雙峰,菁玉的雙乳形狀是屬於牛角型的乳房;乳尖是往上挺立的,大小十分適中;再加上她白皙的肌膚更顯得她這對雙峰的完美,而如今菁玉的雙乳卻完全在阿德的掌握之中。

阿德碩大的手掌緊握著她的雙乳作畫圓圈式的強烈撫弄,而嘴巴亦立即湊上菁玉的乳尖,拼命地吸喫著;阿德的鬍渣不斷地刺激著菁玉的乳房,使得她的乳頭已經迅速挺起。

菁玉除了對自己的處境感到不可思議以外,身體卻掩飾不了遭受強烈愛撫下所產生的快感;她上下地擺動身體,小嘴亦忍不住地發出了聲音:『嗯..啊..啊.』

阿德知道菁玉已經開始興奮了,便開始朝她下體展開進攻;菁玉下體的毛非常的濃密捲曲,從恥丘、陰唇一直延伸到肛門都佈滿了恥毛;所以阿德必須用手指撥開她濃密的毛才能看到密洞。

他將整個臉埋進菁玉雙腿的中心,伸出舌尖對她的肉洞深處作前後挑弄。

菁玉的肉洞遭受阿德強烈刺激下也有了較激烈的反應:『不要..不…..啊..好..好…好舒服…』

她忍不住地用雙手壓住阿德的頭,希望阿德的舌尖能更深入肉洞的深處;而阿德當然是義不容辭地更加賣力刺激菁玉的小穴。

當菁玉正沈醉於肉洞深處的愉悅的時候,阿德突然將她拉起來;他讓菁玉跪在他面前,而自己將雞巴送到菁玉面前;菁玉了解阿德的意思,畢竟她是有過性經驗的女孩;她主動用手握住阿德的雞巴張開小嘴含住了它,但是阿德的雞巴實在太粗大了;菁玉只能勉強將龜頭的部份含住前後套弄,但是這樣卻讓阿德的雞巴恨的癢癢的;於是他用手抓住菁玉的頭髮,腰部一挺;硬生生將巨大的肉棒塞入菁玉的小嘴裡,開始作活塞式的抽送。

『嗚..嗚..嗯..』

菁玉被阿德這樣強力的抽送下,簡直無法呼吸;但是阿德的肉棒送得越深,她卻越有快感;而肉洞的蜜汁也更加狂爛了;阿德抽送到兩百餘下的時候才拔出肉棒,菁玉因喉嚨受刺激而開始咳嗽;而阿德見狀不忍心才改讓菁玉改用舌頭來舔弄肉棒,肉棒上面佈滿了菁玉的唾液;看起來更為兇悍。

當兩人的慾望都將要沸騰的時候,菁玉反而主動躺下;自己分開雙腿,因為她的小穴已經癢好久了;自從和文杰分手以後,已經將近兩個多月沒有男人來灌溉她的小穴了,現在她只希望趕快有人幫她止癢。

她對阿德說:『快!快插進來…』

阿德十分得意地來到她的跨下,握住自己巨大的肉棒;對準菁玉小穴的洞口,用龜頭在洞口上下刮弄;菁玉見阿德遲遲不插進來,十分著急地『討厭!快一點嘛…』

阿德這才挺直了身軀,將大肉棒對正;徐徐的插入菁玉的穴內,一陣窄實的壓迫感令阿德無比的舒適。

菁玉的表情由眉頭深鎖改而露出微笑:『啊..啊.嗯…』

阿德將身體壓下,龜頭直達菁玉的花心;菁玉的小穴是十分緊的,阿德的肉棒在菁玉小穴的吞食之下感到痲痺;『快!.快用力…』

菁玉的肉洞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她用雙手托住阿德的屁股;拼命地往自己的下體施壓,而她自己也盡量將臀部向上頂;希望下身的抽送能夠加劇!

『啪!啪!啪!…』

阿德的抽送加上菁玉爆發出的淫水聲充滿整個屋子,『哦!…嗚.嗚..啊.用力..再..再用力….』

菁玉肉洞過於舒服忍不住地大叫….『啊!…。』

阿德大約抽送了三百餘下,兩人都已經是汗水淋離;阿德抽出大肉棒,自己躺在地上,肉棒依然是挺立不搖的;只是表面佈滿著菁玉的淫水。他將菁玉拉了過來,讓菁玉的肉洞直接對準肉棒坐上去;『嗯!』下體又是一陣迫實感,菁玉皺著眉頭叫了一聲。

阿德雙手緊抓住菁玉的雙乳,讓菁玉自己上下擺動屁股;阿德的大肉棒不須要動就已經抵達菁玉的花心了『噗滋!噗滋!噗滋!』

菁玉又再度釋放大量的淫水,使得兩人的交合處再度發出劇烈奔騰的聲音!菁玉上下搖擺著頭忍不住地大叫『哦!喔….嗯……啊!』

兩人正在沈醉在天雷地火之間的時候,阿德見菁玉身後的三十七吋大電視;伸手一把抓將遙控器取了過來,他打開了電視選擇了 TVXS 整點新聞台;哪裡知道這麼巧正在重播菁玉播報的時段『接下來我們一塊兒來看看國內新聞…………』

阿德見那電視裡溫文端莊播報新聞的菁玉與現在全身赤裸坐在他肚皮上狂舞的菁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他心想著﹕(任妳在播報新聞時候多麼英姿煥發,脫掉衣服以後也不過是個女人?)

想到這裡阿德莫名地興奮,他決定要徹底地佔有菁玉;他用雙手緊握著菁玉的腰肢,然後主動將臀部向上挺,原本已嬌喘不已的菁玉又再度沸騰『啊!好……好……好舒服..!』

阿德賣命地挺動肉棒,每一擺動都深深刺入菁玉的花心深處!菁玉的雙乳隨著劇烈的起伏而上下擺動,真是十分地誘人…..。

阿德再度起身,他將菁玉的雙腿抬起來扛在間上;用他巨大的身軀向下壓,讓菁玉的密洞徹底呈現;而他則對準兩片兩片粉紅色的肉片中心,開始大起大落地抽送。

『喔!….嗯…太.太舒服了………..啊!』

菁玉迷人的臉龐興奮地左右搖擺,阿德見狀更是賣命地抽送;兩人身上的汗水相互交溶,淫水、汗水佈滿了整個地面。

『嗚!..阿德!….阿德!….用力!…再用力!..啊!不行了!…』

菁玉興奮地叫著阿德的名字,阿德則放慢抽送的速度,改用旋轉腰部的方式在菁玉的肉洞裡劃圓圈攪弄;菁玉被阿德如此的刺激,興奮地抬起頭來伸出她的舌頭熱吻著阿德;像似情慾無從發洩一般。

經過一翻攪弄後阿德又再度恢復大起大落地抽送,只是抽送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菁玉此時已經極盡瘋狂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出來了!』

那一瞬間菁玉解放了,一股濁白的液體衝擊著阿德的肉棒,而阿德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經快到了極限,於是他再瘋狂抽送四十餘下以後;肉棒也爆發了,他迅速地抽出肉棒;將一股滾燙黏濁的精液射在菁玉白皙的臉龐上,許多精液直接地流入菁玉的嘴裡;而她也不排斥地吞下了精液,因為菁玉心裡終於明白這就是她想要的性愛,這是文杰所無法帶給她的狂野式性愛!

阿德起身穿著褲子,他對著菁玉說:『怎麼樣?下次穿主播服跟我做愛吧﹗』

菁玉仍然攤著身子躺在地上,她沒有力氣回答阿德的問題;只是閉上眼睛對阿德點一點頭表示很滿意…………。

電視上的整點新聞正巧也播映完畢:『以上就是這節晚間整點新聞,晚安!我是 X 菁玉!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再會!!』

最近菁玉怎麼感覺變漂亮了?整個人都變得容光煥發起來,在主播台上的表現亦十分耀眼!同事們都紛紛猜測,是不是談戀愛了?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在菁玉與阿德邂逅之後,兩人從此都有固定的幽會,時而在車裡,時而在公司餐飲部廚房;有時在公司頂樓,有時在汽車旅館;但最常幽會的地點還是在菁玉的家裡,因為菁玉是一個人住的房子;而且是獨棟式的,屋內纏綿再怎麼激烈;屋外都不易發覺…。

而現在的菁玉也深知她不能沒有阿德,因為唯有阿德可以帶給她真正的快樂;阿德也是她心目中真正的『男人』!

星期六的下午,菁玉剛剛播完整點新聞;正與總經理呂滔一起討論著最近年底選舉之專題報導的播報重點,兩個人邊討論邊走進電梯;電梯內有一男子,就是阿德。

阿德在公司裡屬於勞動階級,他見了總經理呂滔與菁玉一起走進來;很禮貌性地向呂滔問候:『總經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