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紅的滋味

這段時間,熊鳳幻著實好好地休息了一陣,寫真集發行當日,公司舉辦了一個「林熊鳳幻邁向成人女星」記者會,熊鳳幻在馬文的吩咐下,以由人的打扮出席了這場記者會。為了這個驚動整個演藝圈的驚人新聞,記者會現場早早就擠滿了超過一百家媒體的二百多名記者苦苦地守候。熊鳳幻出現的時候立刻就引來一陣驚呼,只見她戴著一副墨鏡,上身穿著薄紗般的水藍色衣服,透過這層薄紗,每個人都可以看到熊鳳幻裡面竟然沒有穿內衣,她的乳房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她的乳頭,當場立刻就有人噴出鼻血。當大家眼光集中在熊鳳幻的胸部時,有些目光敏銳的記者已經發現,熊鳳幻下半身穿的是一件超短的白色迷你裙,露出她光潔而修長的雙腿,然而更驚人的是,在她走動的時候,短裙的起伏之間,竟然隱約可以看到熊鳳幻的雙腿交集處,有一團濛濛的黑影,難道熊鳳幻竟然沒有穿內褲!?

是的,熊鳳幻不僅沒有穿胸罩,也沒有穿著內褲,其實這一切都是大老闆弟弟雄哥的主意,他要讓今天這場記者會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不上新聞的頭版絕不甘休!熊鳳幻雖然又經過一些心裡掙扎,但為了確定自己的決心,她終於願意配合。熊鳳幻很快地走到座位,面對嘈雜的一大群記者坐下,身前雖然有桌子,但是沒有桌巾,她坐下之後,兩腿之間的黑毛似乎在跟記者們打招呼似地暴露出來,雖然光線的緣故,導致看得不是很真切,但坐在前排的記者很快就發現桌底的綺旎風光,先前大多數沒有發現熊鳳幻沒穿內褲的記者們,這回因為眾人交頭接耳,紛紛從胸部轉而注意熊鳳幻的裙底,引起了現場更大的震驚。而熊鳳幻時而將腿疊起,時而將腿放下,讓男記者們的眼睛死盯著不放,個個喘氣不已;就連女記者,也是臉紅心跳,都覺得林熊鳳幻此舉未免過於大膽。

整個記者會就在這麼一個沸騰的氣氛下進行著,熊鳳幻按照先前擬好的說詞,逐一回答每個記者的問題。由於公司希望暫時仍舊維持熊鳳幻清純的形象,對於一些較為露骨的問題,熊鳳幻都避重就輕地回答,但是無論如何,在場的記者都覺得這場記者會絕對具有超強的爆炸力,熊鳳幻的穿著打扮、以及第一本三點全裸寫真集,還有即將上映的成人電影,絕對是明天轟動全國的大新聞!隔天,各報頭版紛紛在顯著的位置刊登熊鳳幻記者會的消息,有些攝影記者甚至拍到熊鳳幻迷你裙飄起,陰毛微露的相片,馬賽克處理後登出來。這樣爆炸性的話題,就像一顆巨石投入平靜的水面,濺起巨浪漣漪,全國輿論大嘩,熊鳳幻立刻成為整個社會的焦點,甚至連日本媒體都特別加以報導。

寫真集首批五萬本第一天就銷售一空,公司立刻趕印十萬本,但至少也要三天後才能補貨。再隔天,「強姦清純玉女──偶像明星林熊鳳幻的第一次」電影終於上演了,雖然是一部三級片,但電影院前大排長龍,絕不遜於任何一部強檔片,而且觀眾男女都有,大家都抱著新鮮好奇的態度前來觀賞,雖然影片的劇情令人失望,但是能觀賞到熊鳳幻激情的演出,以及看到她天使般的胴體,都覺得值回票價了!熊鳳幻的人氣急速地竄升,寫真集銷售超過五十萬本,電影票房破六千萬,不僅讓許多影評人跌破眼鏡,也讓公司的大老闆笑得合不攏嘴,熊鳳幻自己也因為電影、寫真集的賣座而賺了一筆,保守估計,至少有八百萬以上的收入。這筆豐厚的紅利,讓熊鳳幻覺得,能靠著出賣色相賺這麼多的錢,就算再羞恥,也不必以為意了!畢竟這個社會仍是笑貧不笑娼,有錢比什麼都重要!更何況伴隨著利而來的,就是名了,熊鳳幻雖然曾經也是當紅的偶像明星,但那時迷她的是以青少年居多,從來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簡直可以用紅得發紫來形容,自從電影上映之後,各電視台的通告邀約不斷,每個主持人對她百般奉承,極力討好,讓她再嚐走紅的滋味,說真的,比起前陣子載浮載沈的狀況,現在是好得多了!即使仍然要面對一些社會道德上的壓力,但是只要自己想通了,就覺得沒有什麼了!

一個月之後,hhhbook.com公司決定打鐵趁熱,再度開拍新片。新的企劃是這樣的:雖然熊鳳幻已經成為AV女優,但畢竟年輕,經驗不足,技術、性感各方面也都處於不及格的狀態,因此,要在這一行成為頂尖,一定要經過適當的調教,磨練技術,培養性感,成為真正的成人女星!而調教熊鳳幻的過程,正是下一部電影的主題!至於調教的人選,當然肥水不落外人田,就是公司拍片的這一群工作人員囉!對於新的企劃,熊鳳幻倒是沒有什麼異議,因為她現在已經沈醉在努力賺大錢的美夢之中,而以她的姿色來拍攝成人電影,的確是賺錢的捷徑,至於影片的內容、或是跟什麼人一起演,都無所謂了,連那麼醜、那麼噁心的雄哥都一起做過愛了,還有誰不可以呢?

所以隔天,熊鳳幻很準時地在片場出現,工作人員是老早就做好準備了,他們仍是萬分期待著跟熊鳳幻的交歡。片場佈置成日本和室的樣子,鋪著榻榻米以及數張圓形的坐墊,由於電影是以熊鳳幻的調教為主題,為呈現真實感,從熊鳳幻一到達片場,機器就開了,包括熊鳳幻化妝、更衣的過程,都拍攝下來。一切準備就緒之後,熊鳳幻穿著睡袍,在阿強的導引下,坐到和室中央,此時,雄哥忽然穿著一條內褲出現在她眼前,雖然事前不知情,但是熊鳳幻並沒有十分驚訝,她知道雖然先前說過是由拍片的工作人員擔任男演員,但雄哥畢竟是出錢的一方,他想要與她做愛,不會有人反對的。而雄哥這邊,雖然已經幹過熊鳳幻一次,但對於她處女的美妙滋味始終是念念不忘,事後即使知道熊鳳幻也跟其他人玩過,但每每翻看她的寫真集,看著她天使般的臉孔和胴體就忍不住想要發洩一番,好不容易等到新片開拍,當然他要下達指示,由自己率先進行調教!而且算一算,熊鳳幻也一個多月沒有與男人睡了,現在憋足這一炮來幹她,也算是與處女的感覺差不多吧!

想著想著,雄哥臉上不禁展露出淫邪的微笑,她走近熊鳳幻,見她不像兩個月前那麼驚惶,心下微感失望,但是她美麗依舊,吹彈可破的肌膚觸手可及,心中的慾望立刻又被勾引上來。他撫摸著熊鳳幻的臉蛋坐了下來,說道:「林熊鳳幻,要成為最好的AV女優可不是靠漂亮的臉蛋就可以了,妳的床上功夫還不夠,需要我們加以指導,好好調教,希望妳能在調教的過程中好好學習,把做愛的技術練到爐火純青,將來才能感動妳的影迷,才不會辜負全國觀眾對妳的期望!」熊鳳幻心中對這一套說詞覺得好笑,但仍是回答說:「是的,我會好好的學習,一定要讓大家滿意為止!」

雄哥聽了似乎十分滿意,「首先我要教導妳接吻的技術。」其實之前熊鳳幻雖然曾經被強吻過,算不是什麼經驗,但這些日子以來也看過不少接吻的鏡頭,大約知道該怎麼做,所以當雄哥嘴巴湊過來之時,她已經閉上雙眼,微啟櫻唇,迎接雄哥的舌頭,雄哥輕輕環住熊鳳幻的纖腰,將嘴唇覆蓋到熊鳳幻小小雙唇上,將舌頭伸進熊鳳幻的嘴內,繞著她的香舌攪動,熊鳳幻含著雄哥的舌頭,也將自己的舌頭輕輕吐出,摩擦著雄哥的唇舌,雖然鼻中湧進一股雄哥的口臭,但是她已經置之度外,並不斷地說服自己去享受這一切!

雄哥與熊鳳幻經過了一番纏綿熱吻,雖然看得出熊鳳幻接吻的技術還很生嫩,但那種含苞待放的感覺更加刺激著他的情慾,他轉而激烈地吻著熊鳳幻,吻她的眼睛、吻她的鼻子、吻她的耳朵、吻她的脖子……,雙手也在熊鳳幻身上四處游移,熊鳳幻在雄哥強烈的刺激之下也漸漸出現性感了,她的身軀開始不安分地扭動,當雄哥舐到她的敏感部位時,就覺得有一股電流流竄在她的五臟六腑之中,不知不覺地,身上的袍子已經被雄哥除去,原本就沒有穿著內衣褲,現在已經又是全身赤裸在攝影機前。

雄哥粗大的手掌探往熊鳳幻的私處,發現那裡只是些微的濕潤,於是將中指抵在熊鳳幻的陰核上,輕輕地搓動,一股酥麻的感覺,讓熊鳳幻禁不住呻吟出來,她開始感覺到做愛的美妙了,那真是一種舒服的感覺啊!雄哥將熊鳳幻放倒在榻榻米上,打開她的雙腿,讓她的陰戶朝外,攝影機趁機拍攝一個大大的特寫。雄哥又撥開熊鳳幻的陰唇,讓攝影機仔細地拍出熊鳳幻的陰部構造,熊鳳幻的陰唇還是十分美麗的粉紅色,陰唇打開,陰道口的肉呈現更淺的粉紅色,淫水從洞中泊泊地流出,看起來鮮嫩多汁,讓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雄哥再將中指伸一點進熊鳳幻的陰道,輕輕轉了一圈,熊鳳幻立刻很有反應地扭了一下,雄哥又伸進另一隻手指,兩隻手指合力將陰道口撐開,攝影師東東將鏡頭移得更近了,將熊鳳幻的陰部十分清晰地全拍下來,透過強力的燈光,可以清楚地看到熊鳳幻的陰道內複雜的構造,在雄哥手指的刺激下,陰道不斷地蠕動,淫水也持續地流出,黏稠的汁液沾滿了熊鳳幻的陰戶,以及雄哥的雙手。等到東東將鏡頭移開,雄哥早將嘴湊到熊鳳幻的陰戶上了。在強烈的燈光照射下,熊鳳幻只覺下半身灼熱非常,又在雄哥雙手的撫摸下,官能的快感讓她忘卻一切,盡情享受那種舒爽的感覺。突然她覺得一股熱力接觸自己的陰戶,張開眼睛一看,才知道雄哥將頭埋在她的大腿根,正吸吮著她的唇肉。雄哥的舌頭在她的陰道口進進出出,雙唇也在陰戶周圍不斷地摩擦,此時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只見熊鳳幻白嫩的屁股不斷地扭動,心中尤不滿足,雙手摸到自己的乳房,用力撫摸,快感一波波地湧上。

雄哥見時機成熟,脫去自己的內褲,露出粗大雄偉的肉棒,噗吱一聲,插入熊鳳幻的小穴。熊鳳幻只覺一股熱燙的棒子貫穿自己的下部,隨即一種更強烈的快感湧出,大叫一聲;而雄哥插入之後,也是強烈的快感衝上腦門,但覺溫軟的肉壁緊緊包圍著肉棒,不由得加快抽插,享受那空前快感。這時候兩個人都因為太過舒服而淫聲浪叫,雄哥從跪著抽插,到撲在熊鳳幻身上緊緊地抱住她,他不僅要更深地插入,還要享受擁有她身體感覺。

此時熊鳳幻已經完全不在乎是誰在幹她了,只要是一個男人,可以讓她爽就好了。她覺得過去二十年沒有享受性愛的人生真是浪費青春,這麼美妙的滋味先前居然如此地排斥;但另一方面,她又對自己態度的轉變覺得不可思議,難道自己竟是一個色情狂?竟然會這麼享受一個醜陋男人將他的生殖器官插入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但不容她多想,欲仙欲死的感覺已經讓她狂亂,無法多想。數分鐘之後,她的快感已經達到最高點,熊鳳幻狂喊一聲,強烈的收縮,已經讓她達到高潮。但雄哥仍在她身上猛力抽插,沒過多久,新一波的快感又浮滿全身,她再一次到達臨界點,這次的感覺更為強烈,她不禁喊著:「我要死了,太爽了!」雄哥見她的反應以更強的抽插將肉棒不住地頂到她的子宮口,熊鳳幻也配合著雄哥的節奏,拼命地扭動腰支,終於,她達到二次高潮。此時,雄哥虎吼一聲,拔出肉棒,對著熊鳳幻的臉上噴射出又腥又濃的精液,熊鳳幻正閉著雙眼享受高潮的餘韻,只覺得一股液體噴到自己的臉上,眼皮、口鼻都沾滿了這些液體。

雄哥射精完畢之後,從旁邊退了開去,導演馬文卻在這時全身光溜溜地,像餓虎撲羊般地衝上來,熊鳳幻的臉上還滿是腥臭的精液,忽然又有人爬到自己身上,一驚之下,發現原來是馬文,馬文還說著:「下一個課目就是『連續做愛』!由我執行。」熊鳳幻心想:「合著你們還是按照階級大小一個一個來。」但她仍是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再承受下一個人的插入,但此時的她全身無力,完全無法抗拒,只有任憑馬文將他的肉棒再度插入。

馬文自從上次在住所趁著酒意幹了熊鳳幻一次之後,同樣對熊鳳幻念念不忘,之後因為拍寫真集的緣故,不只一次地見到熊鳳幻的胴體,但每一次只是多刺激他一次,讓他更渴望再幹熊鳳幻一次,於是提出調教的新片企劃,好讓自己有機會再度一親芳澤。如今終於讓他如願以償,看著自己的肉棒深深插入熊鳳幻的肉穴,如夢似幻,人間的一切似乎都可以不在乎了。他用盡力量不斷地在熊鳳幻體內抽插,熊鳳幻像夢囈般地回應著他,口中哼哼有聲,身體輕微地搖擺。眾人心想,畢竟才是二十歲的少女,很難禁得起連續的插幹。

而熊鳳幻的確經過一番大戰後,失去了氣力,下面也沒有什麼感覺了,她可以很清楚地感覺馬文的肉棒在她的陰道內進出,但卻完全沒有舒爽的感覺,只好裝裝樣子盡力配合,幾分鐘後,馬文終於加快抽插的速度,大叫一聲,拔出肉棒,這回他將精液射在熊鳳幻的下腹部上,白色的汁液遍佈在熊鳳幻的肚臍、陰毛以及陰唇上。

馬文射精之後,東東又扛著攝影機靠近,再對熊鳳幻的陰戶作一次特寫。此時,熊鳳幻的陰唇因為過度的抽插,而充血翻紅,點點白色的精液依附在陰唇及陰道口,陰唇兀自微微地顫動,黑色的陰毛在兩個男人的擠壓之下,凌亂不堪,顯示著方才性舞的狂亂。接著,東東又將鏡頭移到熊鳳幻臉上,拍攝她高潮之後的表情,此時的熊鳳幻,疲累不堪,私處又隱隱作痛,只能閉著眼喘著氣,臉上仍縱橫著雄哥留下的精液,和著汗水,從臉頰留下,滴到榻榻米上。

馬文躺在一旁,「卡!今天就拍到這裡了,讓熊鳳幻回去休息兩天,禮拜天再進行下場戲!」熊鳳幻睜開雙眼,強光已經熄了,但她看到拿著燈光的阿強正貪婪地看著她的身體,她心想,「隨便你看吧。」撐著榻榻米,坐了起來,拿起掉在一旁的袍子,用力抹著臉,再拭淨下體,把精液擦去。然後站起身,走向沐浴間,阿強跟著她旁邊,色瞇瞇地說著:「林小姐,表現的真好,看了真是讓人血脈噴張,妳不僅樣子迷人,連相幹的時候都那麼迷人啊!」熊鳳幻沒好氣地回他:「你少無聊了!」阿強順手在她光潔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熊鳳幻嚇了一跳,但決定不理她逕自走入沐浴室,反身關上門。阿強的聲音卻不放過她,「林小姐,大後天,星期天,下午兩點,同樣是這裡,我們再見囉!到時我們可要好好地玩一下。」熊鳳幻閉上眼睛,排除阿強色瞇瞇的臉孔,心中竟然出現了一絲期待的感覺,「原來做愛這麼快樂,以後我可以好好享受不同的男人了。」